搜索
手机版 收藏
首页>新闻>财政

2022年一季度宏观经济与政策展望

作者:王琼 来源:债券杂志 发布时间:2022-01-24

      回顾2021年,全年经济经历了上半年的“稳增长压力较小的窗口期”,到下半年首提“跨周期调节”。从经济短周期角度看,上行期由复苏到过热已基本走完,下行压力逐步显现。随着跨周期调节的推进和稳增长政策有序发力,将有望对冲2022年一季度经济下行压力。

      稳增长政策发力 经济下行压力可控

       出口或小幅回落,但依然高位运行。贯穿2021全年经济的主线是出口,四季度出口依然保持韧性,进入2022年,无论是从基数角度还是外需见顶,出口都将面临压力,全年出口或呈现前高后低,一季度出口数据可能为全年最高。   

  财政政策发力前置,固定资产投资托底经济增长。2021年四季度以来,多次高层重要会议均定调“保证财政支出强度”“适度超前开展基础设施投资”,由此认为,2022年一季度财政政策前置发力已在进行时,叠加2021年底国常会要求的“形成实物工作量”“力争在一季度形成更多实物工作量”的要求,基建投资有望形成较强托底保障。此外,在高层会议定调“促进房地产业健康发展和良性循环”后,房地产销售和融资边际改善,预计房地产开发投资拖累将有所收敛;在“碳中和”背景下,制造业升级具备持续性,并且随着上游原材料价格稳步回落,制造业投资有望延续改善。  

  消费短期内仍承压。受疫情局部零星反复等因素影响,2021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略低于预期。2022年一季度,疫情扰动影响较难完全消除,餐饮、旅游、住宿、文化娱乐等行业仍面临一定约束,对整体消费形成拖累。另一方面,促消费、扩内需的宏观政策也在积极发力,1月16日发改委发布《关于做好近期促进消费工作的通知》,提出十方面举措促进居民中长期消费潜力释放,叠加“双节”等利好因素带动,有望对一季度消费活动形成一定支撑。  

  通胀压力可控,一季度PPI或为全年最高。在“保供稳价”政策指导下,国内定价的工业品难有大幅涨价的空间,在积极财政政策发力的背景下,工业品价格向下动力亦不足,由此预计一季度PPI或呈现高位震荡态势。CPI方面,2021年一季度猪肉价格处于高位,在高基数效应影响下,预计2022年一季度CPI同比较难出现明显上扬,大概率呈温和上涨态势。  

  债券收益率可能呈现区间震荡走势。2021年,在国内经济增长的内生驱动下,无风险利率中枢同比上移,中债10年期国债收益率年度均值收至3.03%,小幅高于2020年(2.94%)。走势方面则呈现出明显的“前高后低、前陡后平”特点,与经济基本面形成映射。2022年一季度,在经济下行压力显现、政策托底发力的双重因素影响下,预计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行动力不足、持续下行空间亦有限,大概率在2.7%~2.9%区间内震荡运行,利率曲线较为平坦。

  综上预计,一季度经济虽阶段性承压,但出口对经济的拖累尚不明显,随着稳增长政策逐步发力,带动市场信心稳步恢复,预计整体压力可控。


  宏观政策兼顾跨周期和逆周期  以稳健有效呵护经济稳中有进

  

       2021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包括七方面的全方位政策体系,为稳定实体经济、激发市场活力、畅通国内循环、强化科技赋能、深化改革开放、促进协调发展、改善民生福祉等提供了坚实政策保障,将推动2022年国民经济在稳中求进中实现更高质量发展。聚焦宏观经济政策方面,一季度,我国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稳增长任务更加突出,政策空间总体较为充裕,因此政策有能力同时做好短期逆周期对冲和中长期跨周期调节。对经济金融运行保持较强的敏锐度,呵护经济平稳运行,将新发展理念贯穿于政策主线,推动实现高质量发展。   

  积极财政政策空间较为充裕,政策效能有望加力释放。2021年,受上半年经济疫后稳步复苏、下半年PPI持续偏高等因素带动,财政收入增速和总规模处于近三年偏高水平,受支出节奏后置、高基数等效应影响,财政支出增速总体平稳。因此,2021年财政赤字水平处于近三年低值,从而为2022年积极财政政策提供了相对充裕的空间。近期召开的全国财政工作视频会议再次强调“提升政策整体效能”,结合“十四五”规划《纲要》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等政策要求,预计一季度财政政策将在支持微观市场主体、支持“双碳”政策落实、支持城市保障房建设等领域精准作为,针对小微企业减税降费的力度有望进一步加大。围绕重点领域的专项债发行和使用也将提速,并聚焦尽快形成实物工作量。  

  财政支出节奏大概率前置,政府债券发行规模将增加。2022年,财政政策在稳经济中的作用有所强化,预计政府债券发行将是落实积极财政政策的重要手段。一方面,从目前已经公布的发行计划看,2022年前两月国债发行规模为过去五年来最高。另一方面,预计以专项债发行使用为主要手段的财政支出将明显提速,落实“早、准、快”的政策要求,除了稳增长诉求相对较高外,也是为了与去年四季度更好衔接,从而促进政策效用高效释放。与此同时,考虑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遏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态度依旧坚决,以及明确提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可持续”。综上预计2022年上半年政府杠杆率或有适度升高。  

  稳健的货币政策适度积极,着力“稳信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要求各方面积极推出有利于经济稳定的政策,考虑到一季度稳增长任务相对更加突出,同时PPI继续上涨的压力有所缓解,预计同期货币政策将在保持总体稳健、不急转弯的前提下,营造“宽平衡”的信用环境,改善市场消费和投资预期,预计一季度社融有望企稳。具体到货币政策工具上,1月17日中期借贷便利(MLF)超量续作,同时中期借贷便利(MLF)和公开市场操作(OMO)利率同步调降10个基点,有望引导1年期和5年期LPR报价适度下调,进一步促进信贷需求改善。后续随着基建投资见效拉动经济逐步回暖,预计一季度再度使用价格型货币政策工具的可能性较低。  

  货币政策的精准性和有效性将进一步强化。一季度,为引导实体经济综合融资成本继续下降、推动信贷结构优化,除维持相对充裕的信用环境外,预计货币政策还会在疏通信用传导渠道上持续发力,使用再贷款等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可能性较大。此外,综合考虑国内防风险任务要求、中美经济周期和政策差异等内外因素,预计货币政策将保持“小步慢行”,强化监测分析和预期管理,稳定市场预期和信心,切实发挥政策实效。

(作者单位:中央结算公司中债研发中心)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