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金融

打通金融活水流向小微企业“最后一公里”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8-11-09

  傅志华 徐玉德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小微企业发展,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不断改善、支持力度持续加大,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有所缓解。但当前小微企业融资的结构性问题仍然十分突出,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具有长期性和艰巨性。从优化金融供给、完善金融监管、加强政府引导等方面综合施策来看,打通金融活水流向小微企业“最后一公里”,是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关键所在。

  小微企业贷款难原因分析  

  小微企业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占有重要位置,对稳定增长、促进就业、推动创新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目前,我国小微企业已超过7300多万户,完成了70%以上的发明专利,提供了80%以上的新增就业岗位。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全国小微企业贷款余额31.76万亿元,一季度新增0.96万亿元,小微企业贷款户数1545万户,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占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发放的本外币贷款余额的25.14%,新增占比为19.6%。我国金融体系仍是以间接融资为主,银行贷款在社会融资规模中的余额占比超过70%、增量占比接近90%。但从今年一季度的情况看,仅有20%左右的小微企业从银行获得了贷款。小微企业贷款难既有自身问题,也有银行风险管理和政府作用发挥不够等原因。

  一是银行风险管理能力不适应实体经济发展趋势。从贷款产品看,目前银行产品类型和期限设置比较固化,产品研发和贷款审批的速度慢,难以满足小微企业“小、频、快”的贷款需求。从风控手段看,银行识别企业真实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的能力不足,导致银行对第一还款来源的信心不足,过于依赖抵押担保等第二还款来源,一些经营良好、前景乐观的小微企业因缺乏有效的抵押担保而求贷无门。从信贷政策看,银行在落实国家去产能的政策要求时往往矫枉过正,存在“一刀切”的现象,只看所处行业不论经营好坏。

  二是小微企业资信状况难达银行放贷标准。小微企业普遍具有资产规模小、抗风险能力弱、财务制度不健全等特点,信用信息缺失较严重,信用缓释工具(抵质押品)相对缺乏,很难通过银行的贷款准入审查。调研中发现,小微企业盈利下滑、偿债能力下降,少数企业还存在弄虚作假、恶意欠款、逃废债务等不良行为,进一步拉低了其整体资信水平,使银行对其贷款更加审慎。

  三是政府作用的发挥有待优化。原银监会明确,小微企业贷款不良容忍度可比全行各项贷款不良率目标提高2个百分点,但小微企业贷款实际不良率已经远高于这一容忍度水平。而且用行政手段引导银行降低小微企业贷款利率,不尊重市场正常的风险回报要求,致使银行因收益不能覆盖风险而更加“惜贷”。金融基础设施和信用体系建设滞后,银行也无法准确掌握小微企业真实的信用状况。司法、税收对银行发放小微企业贷款的保护和支持力度不够,尽职免责政策落实不到位,则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贷款难问题。

  小微企业融资贵原因分析  

  据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实体经济降成本线上问卷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样本企业加权平均融资成本为5.795%,2016年下降0.3%,2017年又小幅提高到5.549%。其中,2015—2017年的银行贷款利率分别为6.218%、5.75%、5.673%,整体呈下降趋势。总体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平均比大型企业贷款利率高15%—20%左右,普遍存在融资贵问题。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一是中介费用高且不规范、不透明。近年来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已得到合理控制,但各种担保费、评估费、手续费、律师费、审计费等仍居高不下。调研发现,目前非政策性担保机构担保费率通常在3%—4%,并要求企业交纳贷款总额10%—20%的保证金。照此计算,1年期贷款利率上浮30%为5.66%,加上3%的担保费用和10%的保证金后,成本升至9.62%;若加上审计等费用后,成本至少在10%以上,相当于基准利率的2.3倍。而且上述中介费用大多缺乏统一标准,“红顶中介”乱收费还未彻底杜绝,加剧了小微企业融资贵困境。

  二是“倒贷”成本畸高。企业到期续贷通常需先还清贷款后再重新申请,若到期时资金周转困难,则需通过民间资金过桥“倒贷”。过桥资金月利率高达3%以上,年化利率在30%—40%左右。一旦续贷不成功,企业就会面临巨大的资金链断裂风险。2014年原银监会允许银行对流动资金周转贷款到期后,临时存在资金困难的仍有融资需求的小微企业,可提前按新发放贷款的要求开展贷款调查和评审,不需先还再贷,但是如何准确识别合格小微企业成为银行面临的难题。在“强监管、严问责”背景下,银行开展小微企业续贷业务的积极性不足,政策落地效果十分有限。

  三是银行乱收费现象仍然存在。为配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央行实施了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进一步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货币供应量(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都比以往明显放缓,银行贷款规模总体上处于供不应求状态,进一步加剧了信贷供需矛盾,致使银行乱收费现象有所反弹。调研中部分小微企业反映,少数银行通过承诺费、资金管理费、财务顾问费、咨询费等多种名目向贷款企业收取额外的费用,或变相通过捆绑销售理财产品锁定贷款、预先存款等方式,使贷款企业实际贷款额度缩水,抬升了小微企业实际融资成本。

  让金融活水流向小微企业  

  针对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现象,应从优化金融供给、完善金融监管、加强政府引导等方面综合施策,让金融活水流向小微企业。

  首先,有针对性地优化营商环境,进一步为小微企业发展“松绑”减负。调研发现,目前有的地方政府在市场准入与退出方面的行政干预仍然偏多、行政程序仍然偏复杂,部分基层工作人员对政策的理解和执行过于机械死板,不利于小微企业营商环境的改善。进一步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优化小微企业营商环境,仍是当前的重中之重。

  其次,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扩大金融有效供给。要加快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科技型、初创型小微企业存活率低、风险大且缺乏可抵押的实物资产,更适合通过股权类风险投资基金进行融资。目前我国风险投资市场发展不成熟,结构不合理,面向初创期企业的种子基金、天使基金偏少。现阶段应鼓励发展种子基金、天使基金,完善投贷联动,多渠道扩大小微企业直接融资资金来源。要增强银行服务小微企业的能力,支持银行通过股本融资以及发行优先股、二级资本工具等方式补充资本,适度提高小微企业贷款不良容忍度,扩大对小微企业贷款投放。要引导银行创新产品和服务,完善信用评级方式,推出更多符合小微企业特点尤其是符合国家政策导向的科技型、初创型小微企业的贷款产品。要规范发展民间借贷市场,在今年4月银保监会联合有关部委联合发文对市场准入、资金来源等均作出禁止性规定的基础上,尽快出台相应法律、法规,赋予民间借贷主体应有的法律地位,规范和保护正常的民间借贷行为,建立民间借贷运作机制和风险防范机制。

  再其次,增强银行对服务小微企业的监管激励。要加大对服务小微企业的考核力度,财政部《金融企业绩效考核评价办法》已将“中小企业贷款”占比作为评价金融企业绩效的重要指标,鼓励加强对小微企业金融服务。但考虑到小微企业金融服务风险高、收益低,对考核的主体指标(盈利能力、经营增长、资产质量和偿付能力)会产生明显的负面影响,建议依托互联网、大数据等新技术,进一步完善考核评价办法,提高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考核权重。同时,要完善尽职免责政策。监管部门要求银行对小微企业信贷员实施尽职免责,各家银行也出台了相应制度与实施细则,但因对“尽职”并无明确标准,因此在从严治行、从严管贷的大背景下,“免责”政策难以真正落地。建议监管部门进一步优化免责政策,明确对无道德风险的从业人员予以责任豁免,保护基层银行服务小微企业的积极性。

  最后,充分发挥政府引导作用,健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要完善国家融资担保基金运作模式,扩大发展创新创业扶持基金和创投引导基金,充分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撬动作用。要建立公共信息共享平台,优化社会信用环境,整合金融、工商登记、税收缴纳、社保缴费、刑事犯罪等信息,实现公共数据互联共享,解决银企信息不对称问题。要加强社会诚信体系建设,坚决打击骗贷、恶意逃废债行为,营造“重信用、守承诺”的信用环境。要强化金融法治建设,培育市场参与各方的金融法治精神,加大司法对小微企业的保护和支持力度。

  (作者单位: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