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金融

辨得失 促改革

——专家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支招

作者:任焱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9-01-29

  近日,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学院举办的主题为“金融如何支持实体经济?2019年经济金融政策建议”的第132次朗润?格政论坛上,与会专家通过分析近年金融政策得失,针对金融如何支持实体经济提出了政策建议。

  吴晓求:以更包容的姿态面对金融新业态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表示,市场脱媒和科技力量会使金融业态多元、金融工具多样、服务链条拉长。监管者必须理解这一发展规律,这样制定出的监管政策才能更有效。

  他指出,监管者对于金融新业态应该更加包容。如果把新业态看作秩序扰乱者,甚至是金融危机的来源,就会将其推回表内进行强监管。但如果能认识到这是金融未来发展的方向,就应该给其发展空间。新业态对金融监管的风险控制能力提出更高要求。新业态的风险来源与传统业态有很大差异。传统业态的风险点来自于资本不足,因此传统监管核心是资本充足率以及存款准备金制度,而新业态的风险点在于透明度,监管重点也应转向资金使用透明度的监管。

  要推动金融监管的进步,有四项主要措施:第一,通过创新解决问题,要坚定继续金融创新;第二,重视新技术的作用;第三,尊重金融市场发展规律;第四,推动中国金融市场的国际化。

  黄益平:金融如何更好地满足新需求 

  北大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提出,若要让金融体系更好地同时满足家庭、企业、政府三个方面的新需求,可从以下五个方面入手。

  第一,终结“双轨制”改革策略。双轨制特别是国企、民企双轨制最初是为了保证经济转型平稳过渡而采取的改革策略,避免休克疗法可能造成的严重经济社会问题。虽然在改革早期阶段有正面效果,但已对现阶段经济发展造成阻碍。“双轨制”绝不应成为长期体制,而应是过渡性策略。现在应考虑终结“双轨制”。

  第二,金融政策应尊重金融规律,弱化行政性思路,推进市场化定价与配置。好的金融政策能让金融机构商业可持续。如果一项政策妨碍金融机构进行市场化的资金定价与配置,强制性地推行行政命令,最终无法逃脱金融规律的惩罚。政策性金融与商业性金融要分开来,政策性金融应该由财政买单。

  第三,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鼓励各种金融模式的创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影子银行、金融科技等非正规金融部门的出现满足了实体经济供求两方需求,实际支持了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监管全覆盖非常必要,但也需考虑监管政策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不可为了控制金融风险而造成更大的金融风险。

  第四,拥抱新技术,利用线下软信息、线上大数据改善对民营企业的融资服务。小微企业天然风控难,因此传统银行不愿做其业务。但是南方很多中小银行正在做出新的尝试,给小微企业放贷时更多关注的不是财务信息、抵押资产等,而是借款人人品等线下软信息,实践证明,该业务做得很成功。线上大数据则可以借用互联网平台,突破“获客难”和“风控难”的障碍,服务大量的小微企业与低收入人群。

  第五,改革金融监管体系,加强政策协调,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危机的底线。已经成立的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应更积极地在各部门间协调监管政策与监管力度,有效控制风险,同时防范监管共振。

  张斌:完善资本市场以克服有效需求不足 

  中国金融40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张斌表示,资金如果没有进入实体经济的正当渠道,就会导致大量资源闲置、价格剧烈下跌、债务通货紧缩、债务率攀升,实际造成更大的风险、加重经济困难和中小企业的压力。要解决当前资本市场有效供给不足,财政政策要相应调整。

  在他看来,禁止地方政府违规举债非常正确,但同时,基建项目仍需要资金支持落实。张斌指出,中国有越来越多的基建项目具有公益和准公益性质,地方政府只能向金融机构融资,如果无法获得融资,则可能牺牲基建增长,进而影响全社会的信用扩张和购买力增长。当前,基建增长速度需要做向下调整,但不能是断崖式的下降。不让商业金融机构为地方政府所做的公益类和准公益类基建项目买单是对的,但是政府必须要为该做的公益类和准公益类基建项目买单或提供支持。

  此外,张斌提出,中国一直主张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但企业融资中却过于轻FDI和国外资本市场的融资,重国内市场融资。他指出,在中国,权益类融资比重不超过5%,在美国则超过60%,即便在银行主导的日本、德国、东亚等国家也超过40%。中国经济结构发展转型过程中,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涉入未知领域,具有高风险,如果资本市场的发展跟不上金融需求,则会形成阻碍。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