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税收

万亿元减税降费新政下月起陆续落地

作者:陈益刊 来源:第一财经 发布时间:2017-03-21

  随着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企业利润明显收窄,为了促进企业转型升级,中国打出一套“降成本”组合拳,其中最为关键的正是减税降费。 

    

  去年中国减税降费规模超过6000亿元。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今年的全国两会答中外记者问时表示,力争今年减税降费能够达到万亿元人民币。此前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一揽子减税降费新政,其中取消城市公用事业附加和新型墙体材料专项基金等部分降费政策将于41正式实施,万亿减税降费政策开始逐步落地。 

    

  多位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专家表示,从去年减税降费规模和今年的减税新政来看,全年有望实现万亿元减税降费目标。 

    

  其中,营业税改增值税(营改增)是本届政府推出的最大减税举措。 

    

  201651,随着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最后四大行业被纳入营改增试点范围,减税规模陡增。去年营业税改增值税全年减税5736亿元。 

    

  “这超出了在设计试点方案时的减负预期。”财政部部长肖捷在全国两会答记者问时称。 

    

  312,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在全国两会“部长通道”上表示,随着营改增的继续推进,减税效应更加明显些,企业的获得感就更加明显。 

    

  这主要是由于今年上述四大行业推进营改增的时间比去年要多4个月,新增不动产抵扣双重叠加,税率档次简并和政策完善。 

    

  营改增专家、上海财经大学胡怡建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随着营改增政策完善等因素,今年减税力度将更大,全年减税规模有望达到7000亿元。 

    

  除了今年营改增继续发挥大规模减税效应外,中小微企业也将享受更多减税红包。 

    

  今年中国将扩大享受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优惠的小微企业范围,年应纳税所得额上限由30万元提高至50万元。这是2014年以来第四次大幅提高该项优惠政策标准,目的是减轻小微企业税负,帮助它们“爬坡过坎”。 

    

  另外,科技型中小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由50%提高到75%,这将更有助于进一步提高中小企业的科技创新能力。 

    

  此外,中国继续实施2016年底到期的物流企业大宗商品仓储设施城镇土地使用税等6项税收减免政策。 

    

  肖捷表示,实施上述减税政策,可以在去年减轻企业税收负担5000多亿元的基础上,今年再进一步减轻企业税负3500亿元左右。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冯俏彬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财政收入紧张的背景下,今年国家继续推出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新政,能看出政府帮助企业发展的诚意。更为关键的是,今年将企业减负重心由减税转向降费,这是正确的方向。 

    

  不同于美国政府收入主要来源于税收,中国在税收之外还有庞大的政府性基金、行政事业性收费等各类费、社保缴费等收入,收费项目繁多且征收不规范是当前企业感觉负担重的一大主因。 

    

  对此,今年中国出台了5项降费新举措,预计降费2000亿元左右。 

    

  这五项降费举措包括全面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取消城市公用事业附加等基金,授权地方政府自主减免部分基金;取消或停征中央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35;减少政府定价的涉企经营性收费;清理取消行政审批中介服务违规收费;继续适当降低“五险一金”有关缴费比例,等等。 

    

  中国的减税降费实实在在地降低了企业税费负担,促进企业转型升级,也间接释放了经济增长新动能,促进全国产业转型和经济结构的优化,从而推动经济良性循环。 

    

  以最大减税举措营改增为例,营改增最大的直接效应就是降低了企业税负,企业从而拥有更多的资金用于设备更新和研发,实现更快的发展。 

    

  胡怡建对上海营改增5年试点成效进行了分析。他所调研的春秋航空公司开航初期仅有3架飞机,至2016年底达66架,预计到2017年底将达80架。2012年全年净利润仅为4亿-5亿元,2016年前三季度已达十几亿元,4年规模翻番。 

    

  春秋公司认为,营改增是促进公司投资、利润增长的重要因素。得益于营改增进项税额抵扣政策,2012-2016年该公司营改增累计减税5.9亿元左右,从而激励公司加大投资,促进了公司快速成长。 

    

  201220165年里减税高达4.1亿元的百度(中国)有限公司,也将减税资金主要用于设备更新和研发,从而带来公司更快的发展。 

    

  全面实施营改增也顺应了企业体制机制转变的内在要求。因为营改增扫除了企业主辅分离税收障碍,促使一些研发、设计、营销等内部服务部门从主业剥离,成为效率更高创新主体,提升产业能级,实现主业更聚焦、辅业更专业,利于企业转型升级。 

    

  上海华为作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在营改增前既从事研发,又从事产品销售,基本运营模式是“做研发事,赚销售钱”。集团计划将上海华为销售剥离专注研发,把运营模式转型成“做研发事,赚研发钱”,但由于在营业税条件下改制将加重税负而无法实现。 

    

  营改增将研发和技术服务纳入试点范围,为华为研发中心改制扫除了税收障碍。201310月,上海华为调整运营方式,把销售业务全部剥离上交总部,向总部收取研发服务费,相关营业收入缴纳增值税,但可在总部抵扣。 

    

  在没有增加企业税负前提下,改制使上海华为研发中心快速发展,实现了政府、研发部门、企业多赢。 

    

  胡怡建表示,服务业营改增由于避免了服务业重复征税,减轻了服务业税收负担,消除了服务业发展的税收制度性障碍,对于上海加快服务业发展,形成以服务经济为主体的产业结构,起到了重要作用。 

    

  普华永道中国税收政策服务主管合伙人梅杞成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应该谨慎审视美国减税方案对中国的影响,但是不要盲目应对,并非美国减了多少税,我们就要减多少税,而是中国要按照自己的政策目标去做,包括已经推出的鼓励企业创新税收优惠政策。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