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电子报>中国财经报>第六版

价值在生态、责任在生态、潜力也在生态

——青海省财政支持生态文明建设见闻

作者:本报记者 戴正宗 通讯员 周国 索南东杰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8-07-12

   

  地处青藏高原东北部的青海,拥有大江河、大草原、大湿地,被誉为“三江之源”“中华水塔”。为了生态保护、绿色发展,青海省近年来牢固树立生态文明理念,不断加大财政投入力度,守护蓝天白云,助力绿色产业,严守生态底线,让全省回归绿色生态本底。

  从天高云淡的西宁,到拥有成片蓝色“光伏海洋”的共和,再到鱼翔浅底的沙柳河与绿草如茵的金银滩,近日驱车在广袤的青海大地上,可见蓝天白云下起伏的山峦,辽阔草原上成群结队的牛羊,烟波浩渺的青海湖畔盛开的金黄色油菜花……一幅壮美的高原风情画卷在眼前徐徐展开。

  地处青藏高原东北部的青海,拥有大江河、大草原、大湿地,被誉为“三江之源”“中华水塔”。为了生态保护、绿色发展,青海省近年来牢固树立生态文明理念,不断加大财政投入力度,守护蓝天白云,助力绿色产业,严守生态底线,让全省回归绿色生态本底。

  守护“高原蓝”

  一朵朵白云像棉花一样,漂浮在蓝如水晶的天空上,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的纯洁和清爽。夏都西宁蓝天白云的美景,一下子就征服了初上高原的记者。记者赶忙拿起手机,捕捉“高原蓝”的美。

  “高原蓝”不仅有颜值,还更有内涵。据西宁市环保局监测与总量控制处处长张紫红介绍,2017年西宁市城市环境空气质量优良天数为296天,优良率达81.1%,其中可吸入颗粒物(PM10)和细颗粒物(PM2.5)均有所下降。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西宁空气质量排名稳居西北首位,尤其是去年8月份首次跻身全国前十,媲美厦门、海口等沿海城市。

  然而在几年前,西宁的空气质量却没这么好,扬尘是空气中的首要污染源。据西宁市全年颗粒物来源解析结论显示,对西宁市PM10、PM2.5“贡献”最大的污染源为扬尘污染类,且扬尘主要是来自建筑工地、道路等人为制造的“二次扬尘”。

  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为了守护一片蓝天,西宁市坚持走生态保护优先、绿色发展之路,并以铁腕治污,集全市36个部门之合力,以“坚持标本兼治、固本强基、治本为主”的原则,以“打造绿色发展样板城市、建设幸福西宁”为新目标,全面围剿城市扬尘污染、机动车排放污染等污染源。

  对西宁市空气环境的改变,市民罗女士感受颇深。她告诉记者,以前晚上下班后车停在小区,第二天车上满是灰尘,现在很少有了。

  受生活习惯和能源结构影响,煤烟污染一直困扰着西宁。为了给蓝天减负,西宁市大力推进“煤改气”工程。如今越来越多的住宅小区用上了更加清洁、方便的能源——天然气,西宁率先在北方城市主城区实现了“清零”。今年全市四区、三县实施的164蒸吨“煤改气”治理任务,目前正在前期实施阶段。

  “西宁空气质量的好转,离不开财政对大气污染防治的支持。”青海省财政厅副厅长李生才介绍说,自2013年省财政设立“以西宁为重点的东部城市群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以来,五年间,青海省已先后投入资金6.8亿元,为全省大气污染治理提供财力支撑,全省环境空气质量得到持续改善,碧水蓝天更加清澈明媚,人文生态愈加和谐。经测算,这些财力投入后,全省减少烟(粉)尘排放5600吨、二氧化硫排放4980吨,减少氮氧化物排放5970吨,西宁、海东两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由2013年的60.5%提高到80.5%,PM10平均浓度下降比例达32.9%,超额完成国家下达给青海省PM10年均浓度下降15%等各项指标任务,有效推动了全省空气质量持续提升,让百姓享受到了生态文明的“红利”。

  助力绿色产业

  行走在青海广袤的土地上,不经意间就置身于一片由光伏电池板组成的“蓝色海洋”。空气稀薄、透明度好,光照时间长、太阳辐射强,平均海拔在3500米以上的青海,是全国太阳能资源综合开发利用条件最优的地方。尤其是柴达木盆地、共和等地,堪称太阳能资源的“聚宝盆”。

  青海省做足“阳光工程”。在位于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塔拉滩太阳能生态发电园区,自2012年以来已有40多家企业入驻,年平均发电量达50亿千瓦时。在黄河公司产业园内的龙羊峡水光互补光伏电站,记者看到,笔直的柏油道路通向产业园内的主要区域,路旁的新疆杨、青海云杉、珍珠梅等乔灌木随着马路延伸到光伏电站的子阵,子阵区鲜嫩的牧草随着微风轻轻地向太阳“招手”。在光伏电站的心脏——升压站及其生产楼、中控室周围等地,一排排黄垂榆、丁香、榆叶梅等分布在厂区的主路两旁,到处充满着活力。

  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说,这个全球最大的水光互补光伏发电项目,通过电网调度系统自动调节水电发电,实现水电和光伏发电的互补,从而获得可靠的电源,解决了光伏发电间歇性、波动性和随机性的难题。2016年11月,借助这个项目,青海清洁能源首次跨区外销到江苏。

  不仅如此,在生态环保方面,该电站创造性地引入“牧光互补”模式,即在光伏电站种植牧草,实现“一草两用”,并委托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开展“光伏产业带动生态建设”项目。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财政局局长旦木向记者介绍说,在光伏电站种植牧草,不仅能够修复生态,还能起到防风固沙的作用,有利于环境和气候的改善。这一举措不仅推动了土地资源的高效利用,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改善水土流失和水源涵养,植被形成的绿色屏障还能改善光伏电站周边的环境,降低风沙对光伏电站造成的损失,最终建成一个具有特色的光伏产业带动生态建设基地。

  在黄河公司产业园内,记者看到了成群的牛羊。“光伏电站建起来,草场也变绿了。”国家电投集团黄河公司海南新能源发电部维护中心副主任宦兴胜说,他们监测发现,光伏板让风速减小了50%以上,蒸发量减少了30%以上,草地的水源涵养量大大增加。荒漠变成了草场,于是有了园区和牧民的合作,养出了“光伏羊”。

  青海省财政厅经济建设处处长陈雪邦告诉记者,除了企业引入“牧光互补”模式外,青海省财政厅还加大财政投入力度,解决省内无电地区农牧民基本生活用电问题。近几年,青海省财政厅下达中央财政补助资金27.94亿元,用于金太阳示范工程项目建设,建成光伏电站10.7万千瓦,让广大牧民用上了光伏电。

  既有经济效益,又能助益生态,光伏发电成了青海发展的重点产业。去年“青洽会”期间,青海省创造了全球清洁能源连续使用168小时的纪录,格尔木、德令哈入选国家光伏发电领跑基地,国家重要的新能源基地稳步建设。截至2017年底,青海省太阳能发电量居全国第一,集中式光伏电站装机容量居全国第二。

  严守生态底线

  看!野驴、黄羊、藏羚羊、斑头雁、黑颈鹤……从海南藏族自治州一路行驶到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沿途翻过日月山,这里是黄土高原和青藏高原、农区和牧区的分界线,一幅青海的珍稀物种图也随之徐徐展开。

  站在刚察沙柳河国家湿地公园湟鱼家园的观鱼长廊,记者俯身下看,只见清澈的河道内,体型近似纺锤、背部呈灰褐色或黄褐色的湟鱼正成群结队地沿着湍急的河水逆流而上,形成了“半河清水半河鱼”的湟鱼洄游奇特景观。

  青海湖的湟鱼在咸水中生活,却要到淡水里产卵。每年夏季六、七月份是湟鱼繁殖季节,也是观鱼的最佳时节。而离此不远的鸟岛,更使刚察成为了鱼鸟天堂。刚察县财政局局长宣勇告诉记者,为了防止破坏脆弱的高原生态环境和野生动物栖息地,今年年初刚察县政府向全社会发出通告,禁止一切社会团体、单位或个人进入鸟岛开展旅游、探险活动。这意味着,当地在永久性关闭鸟岛的同时,也随之放弃了相关的旅游收入。

  不仅如此,为保护生态环境,青海省不断加大重点区域的环保力度。去年青海省印发《青海省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产业准入负面清单(试行)》,对祁连山冰川与水源涵养生态功能区和三江源草原草甸湿地生态功能区进行严格的产业准入限制。李生才告诉记者,为支持祁连山的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试点项目,青海财政去年通过竞争性评审获得中央专项资金20亿元,着力构建覆盖祁连山全域的天空地一体化生态环境监测体系,推进生态红线、生态健康评估及生态文明改革制度落地等项目。

  据了解,祁连山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屏障区、水源涵养战略区。去年5月,国务院批准将祁连山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工程纳入全国第二批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试点范围。该项目的实施,将有效解决祁连山区“山碎、林退、水减、田瘠、湿(湖)缩”的现实问题,促进区域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社会协调发展,重塑“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提升区域生态系统服务和生态屏障功能,切实保障西北内陆地区和国家生态安全。

  海北藏族自治州财政局局长曹际强告诉记者,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在自治州境内有31.6万公顷,占自然保护区总面积的40%,占祁连、门源两县国土总面积的21.4%。祁连山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试点海北项目涵盖构建生态安全格局、提升水源涵养能力、提高生物多样性和物种丰富度、强化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监管能力4大类,涉及海北州项目总投资16.4亿元。

  “祁连山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试点海北项目区的开工,对推动海北地区生态修复、产业结构优化调整、加快群众脱贫致富的步伐,对加快推进祁连山生态保护与建设,促进祁连山冰川与水源涵养功能和进一步推进祁连山国家公园建设有着重要而深远的意义。”曹际强说。

  发展更重生态,这在青海有制度撑腰。青海省近日调整2018年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办法,取消8个省级农产品主产区所属县(市、区)和20个重点生态功能区所属县的GDP、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财政收入4项考核指标,实行以生态环保和脱贫攻坚为导向的差异化考核机制。

  青海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潜力也在生态——这已经成为青海人的共识。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