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思享汇

客观看待居民家庭资产中的“影子财富”

作者:王翀锦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7-11-01

  某知名咨询公司不久前发布的财富报告显示,在2016年,全球有1790万个家庭的财富超过了100万美元,其财富总额占到了全球私人财富总额的45%。美国的百万美元资产家庭数量最多,达到约710万个,中国仅次于美国,达到210万个,与日本、英国、加拿大依次占据榜上前五。而富人密度最高的地区,仍旧是阿拉伯的岛国巴林、欧洲的内陆袖珍国家列支敦士登和瑞士。

  笔者认为,将中国百万美元资产家庭数量列于全球第二位、仅次于美国的判断,值得掂量。在笔者看来,目前中国家庭财产中的“影子财富”占据比例相当高,使家庭财产具有较大的收缩性、漂浮性和不确定性。所谓“影子财富”,类似“影子银行”,它的内涵是社会民众受到市场某种无形的、自发的因素或市场高预期驱使、被无限加杠杆(包括金融杠杆、政策刺激杠杆等)放大了的家庭财富。

  就目前而言,“影子财富”有五个明显特征:一是财富价值稳定性差,阶段性波动幅度大。由于受变幻莫测的市场冲击及社会普遍心理预期不确定性因素影响,不同时期财富价值膨胀或贬值的幅度比较大,其价值评估的差异比较悬殊。比如,我国居民家庭购买股票的价值,因受股市不规范力量冲击,股票财富起伏波动较大。如,2015年6月股灾之前与之后的股票价值差异如同“过山车”。我国城镇居民房产财富由于受市场需求状况、房地产政策及货币政策等因素影响,成了“影子财富”的重点表现区域。如,2003年北京市原内城四区住房均价为5600元;2015年,北京市内城住房均价约为6万元,较2003年房价上涨了9倍多;而2016年房价大幅上涨后,北京原内城四区住房均价从6万元跳升至10万元以上,而城镇职工年平均工资涨幅却远远小于房价涨幅。类似情况在其他热点城市均有不同程度体现,显示出住宅不动产投资的巨大“影子财富”效应。

  二是财富价值对政策及市场预期易感性强,贬损可能性高。我国居民家庭财产配置结构不合理,大部分财产配置在住房等不动产上,其他货币性资产配置偏少,其财富价值受楼市调控政策及市场购房刚需、投资投机性购房等因素的影响较大,同时,亦对货币信贷政策变化反映敏感。行政调控严厉、银行货币信贷收紧,楼市价格应声下落,家庭财富贬值缩水,家庭“影子财富”随之缩小。据2014年交银中国财富景气指数调查显示,我国大多数城市居民家庭10多年来积累的不动产迅速增值,因而,资产价值较高,大约占家庭总资产的3/ 4。据调查,2015年我国家庭可投资资产中投资性房产占比高达71.5%,而2013年美国家庭的投资性房产占比仅为15.5%。

  三是财富价值受到变现的严重制约。我国居民住房占家庭财产的绝大比例,而房子的根本属性是用来住的,而不是用来投资交换和变现增值的。并且,不少居民家庭为了追求房产增值中的“影子财富”,不惜以牺牲眼下自身流动性来换取房产未来不确定性增值。从经济学角度看,不能变现的财产哪怕价值再高,都只能是“水中之月、镜中之花”,也只能成为中国居民家庭财富的“账面资产”。如,我国北上广深及其他二线城市,居民家庭资产如果包括房产,其实大大超出了百万美元资产;但这些靠薪水购买房产的家庭,因为拥有百万美元以上的家庭财富,就能说他们经济富裕宽松吗?回答是否定的,因为还有不少居民为了这套房掏空了几代人的积蓄,有的甚至还须承担银行贷款及其他借款等巨大债务包袱,每月为住房支付按揭贷款或为偿还其他借贷而节衣缩食。我国一二线大城市居民家庭财产普遍高于三四线及县域居民家庭财产,最大因素就是每个家庭拥有的房屋价值相差太大。如,北京五环以内的一套100平方米的住房价值可能是省城一套100平方米住房的好几倍,更是三四线城市100平方米住房的数十倍。显然,我国居民家庭财富巨大的差异是建立在“影子财富”基础之上的,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四是财富价值虚拟成分高,对社会正常财富观带来不利影响较大。我国居民家庭财富大都建立在住房等容易助长“影子财富”的资产之上,且越是拥有这些资产,财富膨胀就越快,这对全社会居民形成一种财富配置的误导。由于住房升值的“影子”较大,吸引了大批拥有资本的炒房者加入住房投资投机炒作,更拉长了楼市“影子”,也驱赶各类社会资金甚至银行信贷资金跟着涌入楼市领域。这种现象既促使民众无心实业经营和投资,滋生“一夜暴富”和坐享其成的畸形财富观,将手头的资金甚至是借贷都投入到楼市,导致全国民众及金融业的资金脱实向虚,助长了泡沫产业和泡沫经济的泛滥,也使我国实体经济发展受到资金短缺的限制,更使我国居民家庭的“影子财富”快速上涨到令人眩目的地步。

  五是“影子财富率”呈前低后高和越来越大之势,并随经济发展不断增加。以居民家庭所有财产实际购买或配置价值为分母,以因市场预期升高、货币贬值及其他市场因素推高价格之后的家庭资产增值价值为分子,两者相除得到 “影子财富率”。数字越大,居民家庭财产“影子财富”占比就越高。假如,北京居民2003年在北京四环内购买一套100平方米的住房,当时房价每平方米6000元,花了60万元;10年过后,到了2013年,这套房的价值已达600万元。简单计算居民房产“影子财富率”(600万元除以60万元)为10%(当然因房产本身增值因素及货币贬值因素,实际“影子财富率”会低于这个数,实际计算也更为复杂,这里不做详细表述);再到2016年,这套房产价值已达800万元或1000万元,该居民房产“影子财富率”已达13.33%或16.66%。居民家庭财产“影子财富”随着经济发展和货币信贷扩张而增大,“影子财富率”也不断提高。可以说,“影子财富”是经济发展和货币信贷刺激经济增长政策下的衍生物或副产品。

  显然,如果考虑到我国居民家庭财产有相当部分属于“影子财富”范畴,尤其预估其可能产生的财富“虹吸效应”,则中国居民家庭财产数据其实就不那么耀眼了,甚至应在现有家庭财富的数据基础上往下调低几个档次。

  虽然 “影子财富”具有种种负面效应,但是并不能将居民家庭财产中的“影子财富”全部消除或挤掉。一方面,家庭财产中适当的“影子”还是需要的。如果没有适当的“影子”,家庭财富放大效应几乎不可能发生,家庭财富增值太慢甚至会遏制民众投资兴趣和热情,让大家把资金都用于日常消费,这对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显然不利。另一方面,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也离不开“影子经济”的推动,如果没有了“影子经济”,在经济发展中不能适当加杠杆,则经济发展速度过慢,不仅难以满足民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生活需要,也使居民无法实现家庭财产的扩张从而达到生活富裕的目标,也有可能使国家丧失发展中的许多机遇以致经济陷入困顿状态。

  综上所述,对当前中国居民家庭财产中的“影子财富”应客观看待,既要允许其存在,不能将其视为“洪水猛兽”,也要引起重视,采取措施控制其过度放大。有关部门应通过政策抑制泡沫产业、虚拟经济的过度膨胀,对居民家庭财产配置予以正确引导,使居民“影子财富”的辐射空间比压缩、影射长度被抑制。目前可从四方面着手:其一,出台房地产长效调控机制,抑制楼市价格过快上涨。其二,采取措施推进居民家庭投资多样化,确保资产配置结构合理,避免其过度向虚拟、泡沫资产领域投入而加剧“影子财富”效应。其三,制定、实施可持续宏观产业投资政策,将大量社会资金引向、配置到实体经济领域,让实体经济成长、发展承载更多居民家庭财富增值之梦,避免全社会资金盲目脱实向虚。其四,货币信贷政策在确保经济增长的基础上,应该把稳定币值、确保居民家庭财富不缩水当成政策目标,用货币信贷政策之“药”有效遏制居民家庭财产中“影子财富”的扩张。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