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思享汇

信用体系建设与切实减负是解决中小民企困难的重要途径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8-12-04

  张亦诺

  长期以来,广大中小民企在发展过程中普遍遇倒“融资难、融资贵、利润低”等突出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11月1日召开的民营企业座谈会上重申了“两个毫不动摇”的方针,为广大中小民营企业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为民营经济的发展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为此,中央多部委多管齐下,密集出台各项支持政策和具体措施:中国人民银行正会商有关部门综合施策,支持民企拓宽融资途径;中国银保监会提出了对民企要“敢贷、能贷、愿贷”;中国证监会探索通过信用增进工具减少投资者购买民企债券的顾虑,支持民企债券融资;国家工信部将进一步发挥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的带动作用,为创新型中小企业拓展直接融资渠道,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电信、军工领域等。可以说,一场旨在帮助和支持中小民企发展壮大的战役已经打响。

  美国经济学家蒂莫西?泰勒(TimothyTaylor)所编著的《斯坦福极简经济学:如何果断地权衡利益得失》第31章《你可以牵马到河边,但不能强迫它喝水》中提到:“中央银行可以向银行买债券,让银行有更多的钱去放贷,但不能强迫银行放贷这些多出来的钱。”诚如当下为解决中小民企“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各部委出台了多种举措,金融机构就像马已被牵到河边,但马愿不愿喝水,是不能强迫的。笔者认为,还需从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和切实减轻民企负担这两个维度来做好基础配合工作,方能使得国家有关扶持中小民企的政策真正落到实处,促进广大中小民企的健康良性、可持续发展。

  长期以来,民企恶意骗取银行贷款占为己有,恶意逃废债务,转移资产逃亡海外、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转移资产继续“创业”等事件时有发生;银行为减少损失而提前收贷、惜贷等情况也十分普遍。尽管国家政策是大力支持民企发展,但民企依然面临“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细研之,银行等金融机构作为独立企业法人,与一般的中小企业并无不同,不仅要完成各类考核指标,要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实现利润最大化,还要接受极其严格的外部监管。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银行等金融机构不敢贷款给广大中小民企?根本原因在于社会信用体系不健全、违法犯罪者付出的成本和代价太低。由于缺乏配套的信用体系,恶意骗贷、逃废债务的不法分子的其他外部资产难以精准定位、法律追责难以执行到位,导致担保贷款、信用贷款和票据贴现等多种贷款方式被挤压为担保贷款一种,中小民企有抵押物则可打折贷款,无抵押物则贷不到,信用贷款方式名存实亡,贷款方式几乎成了“一条腿走路”。而且,中小民企的经营行为稍有风吹草动,银行等金融机构为维护自身权益,会迅速断贷、抽贷、压贷,搞“一刀切”。因此,极有必要建立全国范围的征信体系,将诚信体系建设上升到国家层面,依托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平台,通过互联网技术,将个人名下的动产、不动产、司法判决、违法违规甚至犯罪记录等重要信息全部纳入征信大数据库系统,实现联网互通、信息共享。司法机关加大对恶意骗贷、逃废债务人员的追讨、审判力度,使这些不诚信人员在乘坐交通工具、高档住宿消费等诸多方面受到严格限制,净化信贷环境,恢复信用贷款,做到“两条腿走路”,做到“人人有信用,信用有价值”。有了信用基础,各种类型的股权、债权融资问题便会迎刃而解。否则,没有信用支撑的政策很难落地,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也就成了“空中楼阁”。必须依靠信用体系建设来约束各方,方能避免各方再走以前的“老路、弯路”,从根源上解决中小民企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企业的成本高低直接决定其利润水平,而利润水平直接制约企业家的创新动能和积极性。我们知道,企业有些成本(如人力成本)是由市场决定的,但是涉及企业的税费和其他多部门的收费标准等则是由政府决定的。如何实实在在地减轻中小民企的税费负担,通过减税降费反哺中小民企、提振中小民企信心至关重要。只有中小民企逐步做大做强了,才会扩宽税基,涵养税源。银行作为民企的“资金提供方”,目前还是存在部分收费不合理、存贷挂钩、借贷搭售、克扣贷款额度、不合理延长融资链条等问题。建议监管部门进行梳理后出台统一的政策,减少银行的再贴现成本和规范中间业务收入,给予银行充分的呆坏账裁量权,从而真正降低中小民企的财务成本。

  支持中小民企健康长久、可持续发展已上升到国家经济发展战略层面。有了党中央的明确指示、中央部委的政策支持,再加上完善的征信体系作为政策落地的充分保障和支撑,“河边的马渴了,一定会喝水”;有了充分的信用体系保驾护航,银行对中小民企的贷款方式一定可以“两条腿走路”。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