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手机版 收藏
首页>人文财经>思享汇

解决“卡脖子”问题须打破国际垄断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21-02-02

  在华夏新供给研究院举办的“2020年第四季度宏观形势分析会暨年会”上,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副秘书长金海年提出,基于经济学基本理论和规律,解决“卡脖子”难题一方面是要自主研发关键技术,另一方面,更为本质的是要推动打破国际垄断的制度改革。

  金海年认为,“卡脖子”问题的经济学本质就是源于垄断。垄断的经济学定义可归纳为:“需要,且难以挑选或替换”。垄断可以分为卖方垄断和买方垄断,或者横向垄断和纵向垄断。所谓横向垄断,即由于同类产品的竞争者不足,供给者可以采用不正当竞争手段如倾销等方式减少其他竞争者或限制潜在竞争者进入市场,可以控制产量和价格以保持超高利润;纵向垄断,就是对产业链上下游关键环节的独占控制,如对资源、科技等的控制,也包括对分工交易合作体系、标准体系等规则的控制,即规则垄断。

  金海年表示,垄断的判断标准就是:一、看垄断行为是否抑制了创新,是否抑制了创新的普及应用;二、看垄断行为是否抑制了中小企业正当的参与竞争的机会;三、看垄断行为是否不合理地抬高了消费成本和阻碍了消费普及。因此,反垄断往往不是针对垄断地位本身,而应针对造成坏处的垄断行为。其目的也不是要把垄断企业搞垮,或者简单的罚款,而是给众多后来的中小企业以竞争成长的机会,给进一步创新、颠覆性创新以尝试的机会,给更多人群享受创新成果收益的机会。

  他认为,要解决“卡脖子”难题,需要打破国际垄断,首先,要认清国际垄断的三个关键环节:科技垄断、资源垄断和规则垄断。其次,要建立反垄断执行的保障能力。反垄断法律的条款再完善,如果没有有效、有力的保障机制,违法行为就不能得到制止和修正。保障机制一是需要深度参与、创新、直至主导国际专业联盟/标准/规则体系等话语权体系,二是从国内庞大市场的利益吸引力转型到全球基础创新源泉的科技垄断与掌控能力,三是建立强制保障手段和国际执行合作联盟。

  最后,要不断根据全球科技、经济、政治格局变化持续改进反垄断法制体系。要在反垄断法律方面增加促进创新的重要目的内容,把握知识产权保护与不断颠覆性创新的平衡,把握自主研发与国际沟通、合作、良性竞争的平衡,做好规模效应和科技寡头的区分;在国内反垄断内容的基础上,进一步增加反国际垄断的条款,把握发展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型跨国企业和促进中小企业创新创业繁荣发展的平衡;把握企业获取长期发展研发利润和消费者权益普惠的平衡;建立经济学家、龙头企业代表、中小企业代表、消费者代表和政府部门代表共同组成法律修订、反垄断调查、评估的多元化利益均衡机制。 (任焱)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