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一本书的新思维启迪

作者:邱海洋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7-02-27

  万物皆变,无时不变。当下又是一个需要深入思考,以求对社会作整体判断,进行整体把握的时间节点。春节期间,粗略读了金建方先生《生态社会》一书,浮想良多。

  中国社会在向非稳定生态社会嬗变  

  改革开放后,开始了工商业全球化的进一步转型,虽未完全实现,但是国际贸易的大厦已近竣工。中国正从一个封闭的传统稳定生态社会转变为一个开放的非稳定生态社会,由此,各行各业,社会的各个“角色”都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商人从“坐商”到“行商”。中国传统上,商人有“行商”和“坐商”之分。行商需要四处奔走,行销八方;坐商干的是坐门生意,少了许多奔波之苦,仿佛今天的大平台。但是,今天,很多坐商的好日子已经不复存在,大多都变成了行商。即使是大平台,也需要不断挖掘新的消费增长点,建设新的平台,否则,别人搭建的更新平台就会出现。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微信的出现就是例子。因此,凡是商人都需要“行商”的精神。

  读书人从“求功名”到“求真理”。中国人酷爱读书,但是读书的目的值得分析。过去的中国人读书往往不是为了“求真理”“求真知”,而是为了“求功名”,为的是“学成文武艺,货卖帝王家”。由于在政府主导的封闭社会里,帝王是读书人的主要需求者,所以读书人读什么书,学什么知识,要根据帝王的需求而定,这也是消费者导向的正常反映。

  在开放的、非稳定的生态社会中,知识分子要想生存,必须考虑市场的需要、考虑大众的需要、考虑这个生态链的需要,然后选择自己的定位和发力点,因此,要想“求功名”,必须“求真理”“求真知”。

  公职人员从“做官”到“做事”。孙中山先生当年曾劝勉鼓励青年“要做大事,不要做大官”。“做官”与“做事”究竟有何区别?本来,官是因事而设,“做官”就是为了“做事”,“学而优则仕”,知识精英通过做官更好地服务社会、服务人民。

  今天,在开放的、非稳定的生态社会中,政府只是整个生态链的一部分、一个生物体而已;从世界经济格局而言,一国政府有时更加显得十分渺小。官员必须要做事,要为社会创造价值。从人类文明进步的角度看,懒惰的官员简单地通过腐败挣钱,这样的丑恶现象必将不能持久。

  公众从守成到创新。在封闭、稳定的生态中,领先和优势地位能够较长时间地维持,在非稳定生态中却不是这样。“一招鲜吃遍天”的现象是极其短暂的,一劳永逸成为一种幻想。由于无成可守,时时精进、不断创新成为公众的主导观念。中国曾经有一句老话“人过三十不学艺”,后来变为“人过四十不学艺”,后来变为“活到老学到老”……从封闭到开放,从保守到扩张,终身学习、终身创造的时代已经到来了。

  在迈向非稳定生态中的二相争力和知识更新  

  不管多么残酷,哪怕是残酷到难以接受,向非稳定的生态社会转变已经进行,而且越走越快、越走越远。在从传统平衡迈向不平衡的过程中,存在两个方向的争力,存在两种思想的角力。一种是回归式、后退式的小平衡观和静态平衡观,另一种是前进型的动态平衡观。

  我们的知识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方向:一是与稳定生态相适应的知识,二是与非稳定生态相适应的知识,三是中性的无向性的知识。这两年读国学,希望从中获取智慧,获取能够引领我们认识当下世界、预测未来社会的智慧。但是往往沉痛地发现,很多古书确实过时了,找不到我们需要的东西,原因在于社会生态发生了巨大变迁。

  这就好像今天我们读唐诗,其中思乡、送别、闺怨和月夜等主题的诗歌已经很难引起我们的共鸣一样。因为今天交通便利、信息传输便捷、人际交往高频、城市日益喧嚣,社会生活昔非今比,这些诗词自然读不下去了。如果非要你从四书五经、从古装戏中看透今天的世界,找到应对金融危机的办法,岂不应了刻舟求剑的故事,“舟已行而剑不行,求剑若此,不亦惑乎!”

  《生态社会》就是一本从新视角看新世界,启发新思维的书。客观地讲,当前有很多文章貌似严谨,其实是蹲守于旧话语的屋檐下无病呻吟,《生态社会》一书不是这样。金建方先生的论述略带粗狂,但是框架崭新,思维跨界,能够发人深思,给读者以启迪,这就是好书的一个重要特点。

  (邱海洋,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学博士,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博士后,中国人民银行原研究局副研究员,长期致力于法律与经济的交叉研究。)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