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琴韵依依

作者:康佳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7-02-27

  学古筝是我少年时代的梦想,这个梦一直萦绕在心中难以释怀,直到不惑之年,这一愿望才有机会成为现实。

  当怀着无比敬畏的心情叩开音乐圣殿之门时,我感到这种“敬畏”包含了对这件具有千年历史的古老乐器的敬畏;还有对大师弹奏中“琴曲交融方入佳境,心手合一始达妙音”高超境界的敬畏……正是在这种敬畏得近乎虔诚的心境中,我于四十岁那年的一个冬日,走进了古筝的世界。像其他音乐一样,这是一个荡涤灵魂、澄澈心扉的世界;和其他音乐不同,这是一个更能让我身心愉悦、流连忘返的世界!

  没有专门的琴房,古筝便摆在餐厅一角。隆起的琴弦、瘦长的琴身宛如一位静卧的少女,随时陪我曼妙起舞。二十一根弦仿佛她的经络,时刻期待着弹奏者赋予灵性。而我,生涩地弹拨总是让她发出痛苦的“呻吟”。如此华美的乐器被我这个笨拙的初学者糟蹋得不成样子,屡次的挫败使我刚刚树立起的些许自信,几乎丧失殆尽,但发自内心的热爱又让我重新回到了它的身旁。我想,名人名家暂且不论,但凡能够登台演出的人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权当是鼓励自己!

  常言道,“勤能补拙,熟能生巧。”当由漫长的练习曲阶段逐渐过渡到小曲目时,我意识到单调重复的练习是必不可少的,就像蹒跚学步的婴儿一样,只有经过磕磕绊绊的艰辛历程,才会达到行走自如。能够完整弹下的第一首筝曲是《渔舟唱晚》。还记得当时的兴奋劲儿,几乎到了乐此不疲的地步,每天不是听就是弹。从网上下载各大名家各种版本的演奏,尤其喜欢李炜老师演奏的,琴音如波荡漾,琴韵动感灵秀。我不禁感叹———如此境界,今生恐怕难以企及,也只能望其项背了。

  我的学琴方式谈不上正规,在不耽误正常工作的前提下,接受专业老师的指导,但时间十分有限。好在现代社会的资讯发达,需要了解的内容大多都能从网上搜到。于是每逢学习新曲目,便从网上搜乐谱,观看不同老师的教学视频,体会不同指法的细微差别,一遍又一遍反复听、用心记,力求烂熟于心、外化于形。周望、王中山、常静等和我生活在同一时代的筝界演奏大师的名字也逐渐熟悉起来;曹正、曹东扶、赵玉斋等筝坛老一辈,为传承和弘扬民族音乐不遗余力精益求精的足印在我脑海中更加清晰坚定;古筝从民间音乐走上国际舞台凝聚几代筝人心血的历程越发让我肃然起敬。随着了解的深入,现在不仅是敬畏,更多了几分深深的感佩。

  更多的时候是欣赏。古筝曲目异彩纷呈,无论传统的还是现代的经典名作,无一不散发着善美的艺术气息。形式多种多样,有合奏的、独奏的、与其他乐器合作的、弹唱并举的,令人目不暇接。偶然在中国古曲网上发现一首方锦龙和王勇的琵琶、古筝合奏《春江花月夜》,堪称以音乐语言诠释诗歌意境的上乘之作———夜之静与喧,春之去与还,潮之起与落,花之绽与谢,月之盈与缺,人之聚与散,一如琴弦之跌宕起伏,琴音之婉转续捻,在古筝与琵琶的分和张弛中一一展现,揽寰宇,观人生,抒胸臆,禅悟在弹指一挥间……

  曲终人散,对大师的崇敬、对乐曲的回味久久萦绕在心间,如烟如雾,不知不觉中发现,生命已然离不开它了。正如友人诗言:“古筝廿一弦,贴柱思华年,声韵互依依,相伴每一天。渔舟唱晚妙,高山流水甜,绕梁有余音,弹丝无空闲。秋风塞北月,夏雨江南莲,素手挥冬雪,春梦今夕圆。”

  有人说,人的生命从五十岁开始。其实,人的生命任何时候都能有新的开始,从懂得珍惜感恩的那一刻起,便不会虚掷光阴空度每一天了。生命的每个时期都是年轻的、及时的,只需要好好把握。忙碌中无须让心灵过多负累,但要不断添加正能量才能使自己不断充实。

  爱古筝,爱生活,爱音乐,愿快乐持久传递,幸福相伴永远。

  (康佳,供职于内蒙古自治区财政厅,爱好广泛,尤喜写作,作品曾在《中国财经报》《中国政府采购报》《财政文学》等报刊上多次发表。散文《天边飘过故乡的云》获全国财政系统“庆祝建党90周年”文学征文活动一等奖。)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