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记忆中的算盘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7-04-18

   

  张映勤,笔名梦石。1962年7月生于天津,大学中文系毕业。中国作协会员、一级作家、编审,某文学杂志执行主编。出版有作品十种。编辑出版各类文学图书百部以上。另有小说、散文、随笔、评论、报告文学等数百篇500余万字散见于报刊。发表及编辑的部分作品被转载或获奖。  

  

  张映勤

  

  现在还有人用算盘吗?我以为,除了个别的专业财会人员,算盘现在恐怕极少有人再用了。它在人们的生活中基本上已消失殆尽,很难再看到它的踪影了。可是早在30年以前,算盘却几乎是每个家庭居家必不可少的计算工具。

  算盘的历史可谓久矣,据说早在汉代就已经出现了。中国人的几个手指头噼里啪啦算了上千年,都是用的这几个算盘珠子。

  算盘的规格,呈长方形,四周由木条为框,内有轴心,俗称“档”,由穿着木珠的小木棍固定。档的上端中间用一根横梁隔开,上端有两个珠子,每一个珠子代表五个数,下端有五个珠子,一个珠子代表一个数,运算时定位后拨动珠子运算,谓之珠算。

  珠算运算时配有口诀:“一九得九,二九十八,三九二十七……”俗称“小九九”,便于记忆,运算简便。平时我们说:“这个人心里有个‘小九九’”,那意思就是说这个人工于心计,会算计,不吃亏,多带有贬意。

  算盘过去在人们生活中的普及程度十分广泛,商家核算往来账目,收入支出,赢利亏损,大多离不开算盘。即使是不做买卖的普通百姓人家也几乎每家都有一把算盘,理财算账,家庭收支,水费电费……这么说吧,凡是生活中与计算数字有关的事情大多离不开算盘。

  打一手好算盘过去曾经是一些买卖人的立业之本、安身之基。听老人讲,建国以前年轻人学做买卖,有两个必要的条件:写一笔好的毛笔字,打一手好的算盘,它们是当年一些人求职谋生的基本条件。

  打算盘难不难?当然不难,总共几十个算盘珠子,加减乘除,算法简单,稍加训练很容易掌握。但是世上的好多事都是入门容易,要做到精通、极致困难,同样是打算盘,“行家一上手,就知有没有”,高下之分,一目了然。

  我小的时候,楼上住着一家邻居,男主人号称“算盘王”,当年已经是近60岁的人了,中等个头,身材粗壮,一头的白发像秋天里的芦花,潇洒飘逸,风度翩翩。他的眼睛大而黑,再戴上一副瓶子底一样的高度白边近视镜,显得眼睛黑亮无比。老人斯文儒雅、老实本分,平时不言不语,与邻里关系和睦。

  “文革”初期的某一天,突然院门口开来一辆大卡车,几个身穿军装臂带袖标的红卫兵小将从楼上大件小件地往外搬,成匹的布码成一垛,箱子、柜子、衣服、鞋帽,装了满满一汽车……“算盘王”也被造反派押在车上,头戴纸糊的高帽子,揪斗示众,惨遭凌辱。后来听说,“算盘王”除了姓王,前面之所以冠以“算盘”两字,是因为他打得一手好算盘,不仅打得快,算得也准,建国前曾在一次珠算比赛中拿过大奖,号称全市的三把“铁算盘”之一。不论他是给自己算,还是帮别人算,总之,这双拨拉算盘珠子的手挣下了不小的家业,从学徒做起,精打细算,苦心经营,渐渐成了几家布匹店的老板。打算盘让他发家致富,改变命运,后来也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不仅家里的财产被查抄,自己还免不了被打入另册,成了被专政的对象,受了几顿皮肉之苦。我想,那时候,这位资本家身份的老邻居对他酷爱的算盘肯定会深恶痛绝的。

  我那年过九旬的舅舅,就是一位打算盘的高手。老人在建国前也曾风光一时,办厂子,开银号,时常用一把算盘加减乘除计算着往来账目,算来算去把家业算大了,也把自己算成了被打倒的剥削阶级。我小的时候就常见他打算盘,虽然后来财产被没收,一度靠变卖维持生活,终至家徒四壁,家境从小康坠入困顿,可算盘始终是老人的心爱之物。家里凡有计算之事,老人一概使用的是算盘。舅舅架上老花镜,算盘抓在手里上下一抖,“叭叭”两下,档位上下的珠子归位整好,然后放在桌子上摆好,就听算盘珠子噼啪作响,手指头上下齐飞,加减乘除,三下五除二,成千上万的数字立马算得。那运算的速度之快不亚于笔算,得出的结果准确无误,可谓是口到心到,心到手到。你刚说出题目,那算盘上的得数就出来了。看人家打算盘,那才叫赏心悦目,那才叫痛快淋漓,简直就是一种精神享受。直到现在,家里放着几个计算器,遇到算什么数的时候,老人还是坚持用算盘。

  这些年,曾经风光一时、大显身手的算盘是越来越难见到了。它之所以退出人们的日常生活,我想,是因为遇上了它的天敌——电子计算器。

  论体积重量,论方便功能,论运算速度、准确度,算盘显然不是计算器的对手。算盘打得再好,也得经过人脑,它和计算器的“电脑”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我第一次见到电子计算器是在上世纪70年代末上中学的时候。

  有一天上晚自习的课间,一位同学拿出他父亲从日本带回来的卡西欧牌计算器。那时候,改革开放刚刚开始,国外的洋玩意儿相当稀罕,家里能有人出趟国更是一件很值得骄傲、值得炫耀的大事。计算器是同学父亲的,他带到学校也不过是为了让我们开开眼,见识见识这件新鲜的洋玩意儿。计算器做得相当精致,薄薄的一层,只有烟盒大小,显示屏下面是几排小小的按键。几个同学兴奋地围着他,人家得意地演示着手中的计算器,出几道计算题,几个按键轻轻一按,那计算结果马上就出现在了屏幕上,那叫个快捷,那叫个神奇,看得我们眼睛发直,心生好奇,更心生羡慕。这么小的玩意儿,算得这么快、这么准,简直不可思议。与如此先进的科技产品相比,又黑又笨的老式算盘像是土得掉渣的老古董。时间过了短短几年,当年十分稀罕的计算器,很快就进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几乎家家都少不了几个计算器。

  有了小巧灵便、快捷方便的电子计算器,原始落后的算盘明显落伍了,它的命运可想而知。

  20世纪70年代,我们上小学那会儿,珠算还是一门专门的功课,每个学生人手一个,每天上下学我背着算盘,囫囵吞枣地学过一阵,“小九九”背得滚瓜烂熟,打起算盘来却笨手笨脚,还不如笔算来得快。当时我就想,都什么年代了还学打算盘,实在是浪费时间。有那工夫,直接用笔在纸上写得了。有这种心理作祟,算盘肯定学得稀松二五眼。如今,多年不用算盘,它的用法早就忘到脖子后面了。至今我还保留着一把黑漆的木算盘,只为了让孩子增加点见识,用是用不上了。

  珠算课现在还有没有,不得而知。窃以为,即使是小学生学数学,也没有必要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打算盘上。如今数字化浪潮席卷全球,电子计算机强大的功能,使得一切计算问题迎刃而解。时代在进步,生活在变化,该淘汰的东西必须淘汰,即使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跟不上时代步伐就得开除出局,有了快捷方便的计算机,我们只好与算盘“拜拜”了,以我的理解,这就叫与时俱进吧!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