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高峁山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7-04-18

  郝随穗

  

  高峁山是老家的脑畔山,山峰突兀奇高,山顶有几株槐树,山坡住几户人家,山沿有几十株桃树和梨树。村里人吃水靠毛驴在沟底运。

  陕北干旱树少,果子树更少。高峁山的那些能长各类果子的树让周围几个村子很是羡慕。从春天开花之后到刚刚收起花蕾泛出丁点青涩小果子的时候,高峁山的人就要在树下搭凉棚看护了,要不就被其他村里的小娃娃们摘个精光。

  高峁山上有一个打粮食的大土场,场里长年堆着几个高高的草垛。草垛是娃娃们玩耍的好处所,顶着头在几个草垛穿洞,像蛇一样在几个草洞里猫着腰来回穿行,玩的是捉迷藏。如果是夏天,对于村外的娃娃来说这样的捉迷藏完全是个幌子,真正的目的是在心不在焉的捉迷藏过程中,伺机爬上旁边的果子树摘几个没脱了茸毛的桃子和紧绷着青皮的梨。

  有句老话说“六月里的桃,驴咬不下”,而娃娃们不服,将摘来的桃子在衣襟上象征性地擦几下,几口就把还带有水气和苦味的桃核和桃子一并吞下去。吃得多了,桃子的茸毛就会落在脖子里,不一会儿脖子奇痒,用脏兮兮的小手不停抓挠,脖子顿时布满道道血印。

  那个走起路一瘸一拐的中年男人时常穿一件褪了色的蓝上衣,一排纽扣大小不一颜色不一。他能说会道,在周围几个村子是个耍嘴皮子的名人。他家住在高峁山底下的余家峁,沾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光,每年果子成熟的时候,他第一个挑着筐子到高峁山批发桃梨,然后走出川道沿途大叫大卖。

  他或唱或说,针对筐中的果子编一段信天游,说说唱唱招来很多人看热闹。看热闹的时候有谁家孩子缠着大人要吃桃子,大人便一扭一扭地暗地里训着孩子,孩子终于开口大哭了,撕破了大人的脸皮,哭叫着要吃桃子。那人趁机加一段曲子,意思是在劝告孩子家长不要教训孩子,要好好养活孩子,给孩子的吃穿不能误事,孩子长大了才能做大官发大财来孝敬老人。大人被说得脸通红,掏出一块手绢,层层打开,拿出一毛钱买几个桃子塞给孩子堵嘴。

  那人应该是当今流行歌坛的开山鼻祖吧,在没有任何乐器伴奏的情况下,他的说唱很具有明星出场般的强大引力,完全可以把在场的人心揪住。他的每一首自编的曲子里有悠扬委婉的伤感抒情,也有急促剧烈的愤怒,更有鼓点般密集的口语秀。这恰是流行歌坛大腕们所惯用的演出风格。而这样的精彩节目早在我们的童年就已经欣赏到了。

  那人经常会来到高峁山唱一段子,内容涉及万事万物,想到什么唱什么,看到什么唱什么。有时候他会爬到高峁山顶的那几棵槐树上唱,唱个几个小时嗓门不哑,而且越加洪亮。

  当在某一个清晨听到他唱歌,高峁山的果香味也会随着他的歌声飘进周围几个村子的千家万户,因为每当他的歌声从清晨飘出山谷的时候,也就是高峁山果子成熟的时候。

  村子的事多,多得一辈子也掂量不过来。离开村子年头不长,却觉得欠了村子的什么,一有闲暇就想奔回村子,试图把自己的心思和言行立刻融入村子,每到这时,我就能获得村子给我端出的一缸陈年老窖,让我品味恍如隔世的村子往事。

  我想化作一点酒,以液态的纯粹,醉了我的村子和冬天。

  (郝随穗,陕西子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9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陕西省文学艺术创作百人人才。出版13部文学专著。现居陕北。)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