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山高人为峰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7-08-07

   

  史光柱,诗人、散文家。1984年4月,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他4次负伤、8处重伤、双目失明,曾荣立一等功,被中央军委授予“一级战斗英雄”光荣称号。  

  他1984年8月开始自学写作,1985年6月发表第一首小诗《我恋》,1986年9月被深圳大学破格录取为中文系本科生,1990年毕业,成为中国第一位获得学士学位的盲人。 

  

  史光柱

  

  最高的山莫过于珠穆朗玛。它穿云破雾直冲云霄,以千年的冰带、万年的陡峭形成傲骨雄脊,让多少攀登者憧憬向往,又让多少攀登者望而生叹、尽折其腰,最终登至峰顶的人寥寥无几。

  山,姿态各异、惊奇壮观,或奇峰叠翠,或巧夺天工。奇险是山,逶迤是山,平坦是山,突兀是山,温柔是山,呼啸是山。山,时而珠光饱翠,时而平淡无奇,时而刀砍斧削、鬼斧神工,时而藏头露尾隐约可见。我到过苍山洱海梅里雪山,与三山五岳相比,多有神话点缀,少些历史古迹,人们记住的除了山的险要,更多的还是神鬼莫测、光怪陆离的传说。其中当数香格里拉的梅里雪山最为玄幻,让你到此神游膜拜,似乎不接受山的洗礼,便没有天佑地护。

  众多的山最具魅力的理应是青藏高原上的山脉,无论藏南藏北,高山峡谷都充满着你想要的格调情调。你到过唐古拉山吗?见过查古拉、乃堆拉吗?那里飞石险要,全在奇异的范畴,在光合作用下远姿近景辉光飞溅斑斓五彩。我的出生地云南,地处高原连绵青山,春夏秋冬、湖光山色,全在跌宕起伏中滚动。秋冬松涛叶浪、天高地爽,春夏山珍素果、花鸟鱼虫,到处充满暖融融、亮闪闪的感受。

  说起山的功绩,多少岁月流光、名人轶事,演绎着历史辉光。远的不说,光说近代便扯出多少山来,最突出的功绩当数井冈山。以那个伟大的湖南人为引领的队伍,由弱变强彻底扭转中华颓势,从此走向繁荣富强。他是参与者也是缔造者,像他这样参与和缔造我党我军的还有许多奠基人。山,于是成了这些攀登者独领风骚的高地。我攀登过山,从小到大不知多少次,当我再一次攀到山顶,终于明白不是山高而是人高,我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放声高喊:还是我高。我比山高出整整一米六五。其实“山高人为峰”早就写进《诗经》《楚辞》,只是我孤陋寡闻,未曾熟知而已。

  牵动我心扉的山还有老山,它地处云南省麻栗坡境内,1979年自卫反击战之后,越军趁机侵占老山,打死打伤我边民,严重威胁国家安全。1984年,在军委的统一指挥下,我部以摧枯拉朽之势,一举攻占高地收复老山。由于敌人不甘心失败,组织了一次次在重炮轰击下的反扑,长达5年的“轮战”指的就是防御阶段的拉锯战。老山战役,创造出了举世闻名的老山精神。这种精神是多少官兵用鲜血和生命共同书写的,首提者是主攻团政委周忠仕、我和参谋长杨功力,八句话由我亲自整理:“忠于党,忠于人民,不怕流血牺牲,不怕艰难困苦,胸怀祖国,勇于承担,艰苦奋战,无私奉献”。这八句话实际说了三个词:忠诚、担当、奉献。由此,这山成了我们的英雄山、信念山。能创造和发展成一种精神的山,自然有着重要的政治、军事和文化价值。近些年当地经济发展,以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红色旅游为主的建设成了一道独特风景。胡国桥常去,我也常去,面对那艰难跋涉的历程,常常百感交集、感慨万千。

  前年有朋友从网上看到,一些人在西方和平演变思潮中有意无意践踏英烈、诋毁英雄,试图用他们拜金主义的轻狂挑战民族传统文化和道德底线,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等成了他们的攻击对象,我听了十分心痛。当我再次走出麻栗坡烈士陵园,写下了一首山的歌曲。这首由我创作词曲的歌曲,突出英烈主题,再现山的功绩。歌词是这样的:

  你可听说一座山/远方一座山/有人花开在身边/有人花开已走远。 

  你可听说一座山/一座热血山/一个个曾经奔赴前线/谱写壮丽诗篇。 

  曾经一座山/离你有多远/历经视死如归路/我要珍惜今天。 

  你可听说这座山/边关这座山/有人花开到终年/有人花开只一天。 

  你可听说这座山/这座英雄山/一个个曾经坚守前沿/书写壮丽画卷。 

  如今这座山/耸立我心间/历经荡气回肠路/我更坚信明天。 

  歌曲一气呵成,用不失浪漫格调的写实手法,为那些牺牲在前线的英烈送上缅怀之情,呼唤更多的人关注不该忘却的英烈和他们的家属。在英模进校园活动中,胡国桥在演讲中常用这首歌作为结束语。在山西体育职业学院,胡国桥和我在那里为学生做了“弘扬英模精神,凝聚奋进力量”专题演讲。半个世纪以来,该校向国家队和高等院校输送了一批批优秀运动员和学生。会场上我签字赠书,专门向学生代表送了两套《史光柱作品精选》。会议就在我创作的那首山的歌曲旋律中结束。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