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黄河滩上的那些“小”(组诗)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7-08-07

   

  高若虹,诗人,散文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市昌平区文联副秘书长,《昌平文艺》主编。有作品入选《中国年度诗歌精选》《中国年度诗选》《中国年度优秀诗歌选》并被转载。有多篇作品获奖。  

  

  高若虹

  

  黄河滩上的那些“小”  

  小到一只又黑又瘦勒着细腰的蚂蚁举着一颗肥硕的蚁卵

  在枯草的独木桥上跑得行色匆匆

  小到一只七星瓢虫倚在打碗碗花蕾上一遍又一遍地喊开门

  小到一片叶子跳到黄河里的扑通一声

  小到一粒沙子左臂拥着右臂自己把自己抱紧

  小到上坡的一条黄土路风爬着爬着就游入草丛

  小到一朵米粒大的枣花努着黄黄的小嘴喝退大风

  小到一只又蹦又跳的小羊羔让整个黄河也跟着它低一下高一下地蹦

  小到手指肚大的一个人在黄河沿上顶着风左摇右摆地站着站得令人不安和揪心

  小到从拦河坝的石头缝里长出的筷子高的枣树风一吹

  就有两颗花生米粒大的枣脸红扑扑的掀起妈妈的衣襟

  我爱着这些小爱着她们虽渺小

  却从不小了自己的爱小了劳碌小了快乐和对活着的自信

  我相信这些小相信不论哪一个小仓皇逃走

  黄河滩就会轰隆一声塌陷出一个巨大的洞

  只有我这根小小的酸枣刺

  扎在故乡的身体里游走了几十年

  可从没听见她喊一声疼

  坐在河沿上的人  

  再一次写到那个人写到那个

  一动不动坐在河沿上的人

  如果不是河套的风吹起他的衣襟

  他就是一块石头散发着孤独的光

  那个人那个与牛羊枣树菜园子缺少联系的人

  风吹过来时发出了呜呜的响声

  他就是要在河滩让风含着哨子一样吹响

  响着 和谷垛 小路 玉米窑洞区别开来

  这个时候河滩上有人走着

  零散缓慢模糊弯曲

  风举起背上的高粱叶子一下一下拍打着

  提醒他们一步一步向炊烟靠拢

  坐在河沿上的人不为所动

  他固执地要和他们区别开来

  这个过程会很痛苦漫长

  漫长得要耗尽他的一生

  有那么一阵我看着他就像看着自己

  想逃离尘世却又被什么紧紧拽住

  在走与不走之间苦苦地挣扎

  令我不甘的是他并没跟着黄河哗哗啦啦地走了

  而是趁暮色降临

  起身跟在一只狗的后面

  甲虫样钻进被晋陕峡谷挤黑挤扁的窑洞

  运草的驴车  

  一头驴一块会走的石头

  在黄河滩上缓慢地移动

  高过驴的一车草像涌过来的一峰浪

  时刻要将它拍倒淹没

  一个坎 又一个坎 驴车颠了又颠

  赶车的人赶紧把勒草的绳紧了紧

  抬手把颠松的白羊肚手巾也勒勒

  勒紧的还有一手巾厚厚的黄尘

  驴蹚过一个小水坑时

  水坑像另一头打盹的驴睁开了眼睛

  驴打了几个响鼻呜哇呜哇叫了两声

  惊得赶车人像掉下来的一捆草

  一头驴一个人一车草

  在拐过一道湾时不见了

  只丢下几声驴叫一股发烫的烟尘

  给黄河滩丢下多么大的空旷、孤独和寂静

  拐弯的河滩  

  这河滩走着走着突然就向东拐了个弯

  对一个人来说多半是因内急而改变方向

  而河滩就是河滩远远地看

  更像一根苍老的树干在延伸的途中被风突然折断

  不知为什么我从小就喜欢上这个拐弯

  它神秘隐蔽含蓄还有未知和猜想

  很多个暮色顺着墙往下蹲的黄昏

  我都会看见母亲忽悠一下从拐弯处走出来

  迅捷简单意外像豆荚里突然蹦出的一粒黑豆

  母亲头上箍着的白羊肚手巾闪电般

  照亮我家隐藏在黑暗里的小米土豆

  和睡熟了多少火焰的锅灶土炕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