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风铃玉吟洗尘埃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7-08-07

   

  甘铁生,笔名紫峰。著名作家,北京市政协委员,台湾台北人。曾任中华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台声》杂志编辑等职。著有长篇小说《都市的眼睛》《1966前夜》《变家》等。小说《荒湖》获《人民文学》编辑部、工人出版社小说征文奖,电影文学剧本《中彩》获国际大学生电影节奥斯卡奖。  

  

  甘铁生

  

  第一眼看见洪江古城是在汽车上。只见影影绰绰的嵩云山云笼雾绕的苍翠之下,是洪江古城高高低低的窨子屋那潮漉漉的瓦顶、隔火墙那斑驳的黄褐色遗迹。而这幅图画的下方,是两道清澈的环绕山城的河水———沅江和巫水,俨然是两条相互紧贴的鱼儿头尾相衔。分明是天公造化的阴阳八卦图呀!

  一个强烈的企望涌上心头:一定要在这古商城中走上一遭。

  终于得了空闲,天蒙蒙亮,我便出了宾馆,沐浴着微曦的晨光走街串巷,10分钟后,我便已置身古商城“七冲八巷九条街”之中。

  真是古风清纯自天来!在布满青苔的青石板上,四周静寂得能听见水滴落在草丛上的声响。两只不知名的鸟儿在古老的飞檐上啁啾着。一阵晨风拂过,飘来几声悠悠钟磬纯净、安详的回响,空气是甜丝丝的。每沿着青石板往高处走上几级台阶,我便情不自禁地驻足观望:青石板的小路弯弯曲曲细又长,依山势而建的各色窨子屋那高低错落的飞檐、密切相连的古老防火墙、星罗棋布的灰黑色的老旧瓦片,就像严严实实地将历史的陈年老账死捂活盖的铠甲……

  然而,怎么回事?分明地,总觉得有一股股温暖潮润的气团向我袭来。我知道自己有这个毛病:每到一个空旷而陌生的环境,特别是有着旷古背景的空间中时,总会莫名地产生穿越时空隧道的感觉。我的视觉神经告诉我,有某种神秘的生物光圈带着祥瑞的紫色、赤色、橙色、绿色的光环,一环环地向我敏感的神经冲撞而来。就是这样,当我从一栋窨子屋高墙的阴影中踏入阳光中那一瞬,像是被一团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似的,随之觉得浑身都麻酥酥的——我知道,这是被称作洪江古商城飘来荡去的“灵”击中了。这历经千年的魂魄,从它们神秘的安居地倾巢而出,迫不及待地要向我诉说它曾有的辉煌和幽怨!

  我的心,竟像寂寥的花朵般静静地开放了……

  最初从脑海中像涓涓细流那样,缓缓地浸出“小巷诗人”戴望舒的行吟:“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继而涌出了《山海经》中美丽的神话:“帝之二女居之,是常游于江渊。澧沅之风,交潇湘之渊……出入必以飘风暴雨。是多怪神……”翻译过来就是说:交汇在洪江的澧水(巫水之古称)和沅江这两条汹涌的河流在这里形成了大渊。而娥皇女英喜爱享受这里的飘风暴雨。这风雨极有特色!它分明充溢着潇湘地域的精灵之气,张扬着大湘西的雄野与神奇。所以只要它们一有动静,便会有各路神怪相陪。

  你只能惊叹这悠远而神秘莫测的历史神话!这座古商城,是不是有着帝之二女、各路怪神留下的遗风呢?否则,这个仅有30万平方米的弹丸之地,怎么能汇集“五府十八帮”呢?

  哦,是了!正因为交潇湘之渊的澧沅之风的眷顾,这块宝地开始“发迹”了!最早始于唐代,洪江便因天时地利形成了“草市”。所谓“草市”,就是民众自发而成的市场。随着世事变迁,洪江终于成为“扼西南之咽喉而控七省”的军事与商贸重地。君可知这里自古流传的民谚:“一个包袱一把伞,来到洪江当老板”,“汉口千猪百羊万担米,抵不上洪江犁头嘴”……谈到以往的辉煌,当地一位80余岁的老者深情地说,当年我们洪江是商贾骈集、货财辐辏、万屋鳞次、帆樯云集、烟火万家,称为巨镇之地。在最鼎盛时期,发展成全国18个省份、24个州、府、80多个县在此设商业会馆,五府十八帮蜂拥而至,报馆有18家之多,戏台有48个半。仅30万平方米的弹丸小地,倚山就势建有380多栋窨子屋,商帮码头28处……最兴旺时,这里的钱庄票号开了有23家,而青楼妓院,不算暗门子,光持有营业执照的就有40余家。

  也许说这些太枯燥,只说这么两件事吧:1950年抗美援朝时,这里的商会集资捐助的款项购买了一架战斗机。1966年“文革”爆发,在“造反”“抄家”“破旧立新”的红卫兵的战利品中,珍珠玛瑙、古玩玉器不算,光黄金就抄出了5吨多。

  足见这个古商城曾是何等地“藏富于民”!

  听当地人介绍,洪江“三百年无战事”。即使在抗战时期,日寇的铁蹄也没能踏到洪江。因为雄峙东南方向的雪峰山成为阻止日军挥进的天然屏障。正因此,自古以来,这里就是屯兵养精蓄锐的天宝福地。据说从三国曹操、云南王吴三桂……直至辛亥革命的战将黄兴,都曾在这里屯兵操练、韬光养晦。

  然而,俱往矣,这个古商城疲倦了。走在人迹寥寥的古巷,不时在小径的把角处看到低矮的佛龛,青石香案上残留着祭奠香火的灰烬和红烛干枯的蜡泪。在盘旋曲折如八卦迷阵的建筑群中,虽有红灯笼挂在窨子屋的飞檐下迎着晨风摇摆,但也总会看到坍塌的房舍。在断壁残垣的缝隙中,唯有野花野草恣意生长……

  哦,如今的古商城啊,当年它那昼夜响彻的纤夫号子无声无息了,烟花柳巷也只是任秋风春月空流转。“远额争营千货集,上游独居五溪雄”的盛况已成久远追忆,只留下空荡荡的窨子屋在青石板的缠绕下,不分昼夜地默默吟唱着无声的孤寂之歌。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话太老了。杨慎《临江仙》中的句子“是非成败转头空”似乎更有禅的意境。曾经的遗迹期待着新生吗?

  我在登临古商城中感受到的那种无形的信息气团的冲击,其实就是这里无数灵魂的倾诉。在空灵中,这里集聚着多少无人知晓的历史,有着多少代的厚重积淀。一个城市的灵魂,注定会在这个城市的上空久久凝聚!

  是的,过去虽已遥远,但过去没有消失。走在铅华尽失的古商城,看到的只是千秋遗梦的躯壳,留下的是让人感慨万端的空灵。据介绍,古商城是随着社会进程的更迭嬗变而逐渐冷清起来的。尤其是高速公路和航空业的发达,使得古商道渐趋冷落、衰败。曾经“劈开重夷路,缅人骑象过桥来”的洪江,曾经“接长江而济吴越,连帆之船衔尾而上,环货骈积……”的洪江,均因道路的拓宽、航运的变革而使得传统的运输业相形见绌,只有抱憾退出历史舞台。但谁又能说过往的辉煌已随风飘散?不,没有飘散。那些历经千年的船帆,甭管怎么说,都曾经满载着历史,满载着发财的梦想和希望,并卓有成效地在洪江实现了雄心和抱负。如今古商城里留下的飞檐斗拱、造型别致的380余栋窨子屋,分明是前辈们的魂魄与灵肉的结晶。它们仍在顽强地诉说着曾经彪炳青史的商业奇迹。

  一组数字更能说明问题:洪江,从最繁盛时期有着7万余众的古城,如今已减为5万余人。鲜有外地人拎着包袱来这里当老板了,相反,倒是众多的洪江人拎着包袱去外地淘金啦。天壤之别呀!

  走在这座古商城中,你分明感到在历史长河中遨游。“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古商城仅仅留给我们笑谈吗?不,她留下的是厚重的思考:对生命的思考,对古往今来、古今中外有关浮华的思考,对人类欲望的思考,也是对未来充满诗意的哲思。

  历史因袭的重负正是今人无法推卸的承载,因此如今洪江人的肩头才有更沉重的担当。他们才显得那样落落大方而又朴素谦虚,那样平和而又充满澎湃的进取心。他们正在为洪江的再度辉煌而拼搏。

  过往已逝,未来却并未消失。重新起航吧!燃起新的信念,像先辈那样张起满载着梦想和希望的风帆,唱响新的纤夫之歌———这个古商城注定会饱满地扬起辉煌的征帆!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