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玉凤凰(绝句小说)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7-09-11

   

  王若冰,原名王馥莉,河北省作协会员,澳洲华人作协理事,澳洲绝句小说新文体协会筹委会执行会长。曾在北京媒体从业多年。出版有长篇小说《跳蚤女人》《我们家族的女人》和散文集多部。其散文数篇入选“紫罗兰读者精品珍藏”系列,作品多次获得奖项。现旅居澳洲墨尔本。  

  

  王若冰

  

  玉凤凰  

  寒冬,小镇,雪花飞扬。刺骨北风凌乱着满地忧伤。

  父亲的话如雷震荡:西城高府大少,仪表堂堂,三番五次求婚拜访。你勿再念唱戏的小白脸。我在,休想跟戏子拜堂。

  她寸断肝肠,泪湿衣裳。拿出那枚玉凤凰,久久端详。

  前年,她刚刚迈进高等学堂,日寇铁蹄犯我华夏,山河成殇。她热血沸腾,瞒着爹娘,加入地下党。一次执行任务,与他接头,暗号玉凤凰。彼此相见,芳心动荡,她对他心怀向往。他的公开身份则在戏班挑大梁,一曲《玉凤凰》,红遍江南。他送一枚真正玉凤凰与她私订终身,盼早日入洞房。

  深秋寒凉,她被爹娘押回故乡。从此一别,天各一方,唯有玉凤凰陪在身旁。

  唢呐悠悠,揉碎她寒彻的心房。凉沁沁的玉凤凰啄痛柔肠……

  红旗袍  

  秋日微凉,山路蜿蜒,夕阳逐渐隐退在山间。

  一件大红旗袍,在紫檀木床上诉说着辛酸。他泪溅衣衫。如刀剜的疼痛,扭曲了他的脸。

  记忆穿越时光,苦痛被泪水浸染。

  三年前,他和她是同学。他的风趣与博学,在她心里滋养了爱的伊甸园。她身着红旗袍的身影,温润心田。

  蟾光下,他拥她入怀:待我们毕业,我要看你穿着红旗袍做我的美新娘,相伴永远。

  山河震荡,国家陷入混战。他因屡次作文声讨军阀的罪行,被抓入监。

  叶落叶黄,她终日以泪洗面。他则音信皆无。为高升,父亲逼他嫁给富商,她极力反抗。报纸上他被枪决的消息,显眼。她,肝肠寸断。

  秋叶凝霜,风打窗,她一把剪刀结束芳颜。

  因故人相帮,他意外脱险。唯有脑海中她身着红旗袍的影子,如蝶蹁跹。

  爱之谜  

  骄阳炙烤大地,乌鸦鸣噎悲戚。她一身孝衣,泪水泡干双眼,磕头声声如雷落地。

  记忆,将她拉扯到并不久远的往昔。

  树叶追随着太阳,时卷时舒。她与他背靠老槐树,眉目如画,将内心的暗语传递。爱恋跟着日子增长,深情伴着岁月推移。不料,恋情遭母亲的强烈反对:必须分手!他父害死你姨。

  她愕然,姨在世时一直是她至亲之人。她在槐树下与他决断。面对他企求的眼神,心内如血溅落,哀戚。

  为探原由,她追问母亲三番五次,母亲只有流泪叹息。

  忧伤如影随形,母亲日渐消沉,日复一日,终一病不起。

  某日黄昏,母亲用三尺白绫自尽。

  她忍悲痛,整理遗物。当年,他父酒后与姨相缠,而他父则是母亲即将结婚的男子。

  她双泪奔流,跪在姨的像前:

  妈!痛彻天地。

  午夜电话  

  寒冬的风刮起午夜的冰凉,一盏灯晃着幽幽寒光。

  她临窗而站,外面的灯火闪耀都市的迷茫,袅袅烟雾缥缈着她内心的沧桑。她的思绪如奔腾不息的风,想念着与他的依稀过往。

  她是他眼里最美的月亮,圆润、饱满,如诗如梦在他的世界里飘荡。他是她心头最高大的树,挺拔健壮,温暖她冬天的寒,掠过她夏日帷帐。

  门当户对的传统,扼杀了她与他的一世姻缘。她被父亲强行嫁给富商。她出嫁的当天,他躲在树后,心似箭穿,泪洒衣裳。

  他的影子在她的心里,梦里,思念穿透深秋的伤。富商对她逐渐失去了兴趣,夜夜晚归。他的午夜电话,融化她的寒,爱,在彼此的心里丈量。

  富商发现,一纸协议令她走出婚姻殿堂。

  他却说:对你,我早已无爱,这是你背叛爱应有的报应。

  老房 

  夜,微凉,风,荡漾,掠过历经风雨的两座老房。

  她抬头,旁边的老房,涌现出夜的苍茫。年幼的儿郎,已然进入梦乡,泪珠,镶嵌在脸庞。两年前,与发小一起在外打工的丈夫,从脚手架上坠落,不治而亡。她抱着周岁的孩子,凄惨的哭声,在山村里久久回荡。

  从此,家里家外,地头山岗,李昂经常来帮忙。年迈的公婆,幼小的儿郎,压得她身影沧桑。夜晚,山风拂面,她心事徜徉。李昂的身影,如影随形地在脑海里浮想。

  “向前迈一步吧,遇事也好有个依靠的肩膀。”

  公婆与乡亲的规劝,声声回响。

  “我会像他一样,待你和儿子。”李昂的誓言铿锵。

  她终于与他入洞房。两座老房,少了一座院墙。

  不想,李昂醉酒失言:原来,他恋她多年,是他将丈夫推下高空,身亡。

  风雨城  

  深秋,雨夜,寒风习习。

  她倚窗独立,泪水伴着雨滴,揉碎满眼满地。

  三年前,她与他,忽然重逢在曾经的校园里。她的心,顿激起无限涟漪。穿越当年的记忆,她与他是一对校园情侣,图书馆、教室,花园留下身影足迹。却不想,在谈婚论嫁时,他,再次瞬间消失。

  她,手捧结婚请柬,唯有深深的痛,如刀如箭刺进心里。

  星月,伴着伤悲流逝,百花,凋零,盛开,一季复一季。

  她的伤与痛,被时光磨砺,转瞬,转年,凋落成花容里的四季。

  多雨之地,哀怨绵长,被时光侵蚀。她的身体,也宛如秋天的落叶,逐渐凋零成疾。数次,她,独倚栏杆,想象着纵身之后的如蝶,冷艳,凄迷。

  不要,我,从未远离。

  他适时出现,她得知,两次,他都因重病而逃离,双腿成终身残疾。

  庭院黄昏  

  小院,黄昏,夕阳西下,晚霞映红屋瓦,梦幻如童话。

  她手机贴在耳边:亲爱的,你到底何时回家?电话那头,刺耳的音乐,异常嘈杂,她顿时如入冰窖,心乱如麻。

  往事如烟,在脑海里回放着过往的图画。她曾多年离家,独闯天涯。盛世繁华,寂寞,孤独,侵蚀着美丽的芳华。一次,与他邂逅,她的豆蔻年华,他的成熟高大,迸射出爱情火花。她一心盼望与他携手,步入婚姻的象牙塔。他却不得不道出实话:遥远的乡下,受父命已娶妻生娃。

  她顿住,心如五谷杂陈。

  时光流转,她已身怀六甲,他送她。临别,他承诺:今生定要娶她回家。

  光阴如沙,怀里娃,眼看长大。

  她,心如刀割。流言,顷刻如飞花,洋洋洒洒。

  刹那,他现于眼前:“我已离婚,来接你们回家。”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