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织金归来不看洞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8-02-28

  白舒荣

  

  初秋的贵州阳光温煦,湛蓝的天空白云自由漫步,我们一行在贵州大地南北东西兜了一圈儿。西江千户苗寨、镇远古城、黄果树瀑布、红军四渡的赤水、遵义会议旧址,都给我留下深刻难忘的印象,虽然都是第一次谋面,却早有耳闻,感觉中并不陌生。唯独织金洞是个特大的意外。

  旅行计划中,当地朋友为我们推荐游览两个“洞”。从北到南,在国内看过不少溶洞。洞中内容大同小异,不外乎是形态各异的奇石怪岩,任人指点想象而已。所以我对钻进阴暗压抑,或用声光电装备得五光十色现代的溶洞没有什么兴趣。文友中与我同感者众。

  导游说,从黄果树瀑布到织金洞,往返路途需要8小时,正中下怀,我们便齐声赞成放弃织金洞。之后发现,路途并不遥远,上岗未久的小导游地理概念有误。恰好之前在龙宫内划船未尽兴,既然路顺,便不再犹豫,欣然前往。

  织金洞为世界地质公园,地处贵州高原西部乌江上游,位于毕节市织金县和黔西县境内。1980年被发现,5年后正式对国内外游客开放。发现它的缘由有多种说法,其名称亦然:逢年过节儿童打鸡毽的洞、寻找失落金鸡的洞、杀鸡敬鬼神的洞等,总之离不开“鸡”,所以当地人习惯称其为“打鸡洞”。又一说,“打鸡”乃彝族语“达吉”之音译。有一位中央领导参观后,觉得“打鸡洞”不雅,织金县的县名很好,“织金洞”由之正名。

  走进织金洞,当即被它的宏阔雄伟震惊。由一级级整修完好便捷的台阶上上下下,放眼极目,竟然层层叠叠,看不尽望不穿无边无垠的惊艳。洞中匹配的灯光与自然景观浑然天成,毫不做作。理想中仙界天宫不外如此吧。

  看在我眼中,织金洞好像一座“大城”,密集分层居住其中的居民,身姿形态各展其异:银雨树、霸王盔、倒挂琵琶、大壁画、姐妹玉树、卷曲石、鹅管,石钟乳,石笋,石柱、石幔、石幕、石瀑布、石旗、石盾、流石板、棕榈片、卷曲石、纺锤石、石葡萄、石膏花灯……盔状、丘状、塔状、菌状、塔松状、纺锤状、拐杖状等体态,格外诱人。

  “大城”中有丰饶的水系:流水、滴水、溅水、池水,无数有生命的活水滋润穿梭其中,为它增添了鲜活妩媚温柔。

  我们不停地在大约20层楼高的洞中上下,刚进去感觉有点阴冷,逐渐凉爽,进而背脊上汗流如注,用手抹不尽。这让我想起了五月在波兰参观维利奇卡盐矿的情景。那座盐矿建在地下130多米深,相当50层楼高。我也是一级级沿阶行走,与织金洞不同处在于,行走了一段台阶后,便会出现一条岩壁巷道。胖胖的女解说员在巷道中解说着,走到巷道尽头用手推开一扇挡在面前的沉重木门,游人过去木门关闭,接着又是一条巷道……走过几道木门后,游人继续着阶梯的行走。不久又会重复出现一条岩壁巷道,又是一座沉重的木门。如此断断续续,让游客完成了往下深入和超前行进的路程,且缓解了足力,不会觉得太累。

  织金洞里坦途较少。基本是在上上下下台阶的逶迤朝前行进中,感受曲径通幽与一览无遗的沉醉。七个3000平方米和六个10000平方米的超级大厅,足以开大型音乐会和各种文艺演出。

  走走看看,赞赞叹叹。我们不疾不徐,大约用了两个来小时从另一洞口出去。一路没忘拍照,发现无论再好的相机,再高超的技艺,定格的画面,都如瞎子摸象,难以完美表现织金洞的真实。

  织金洞编织成以洞穴、峡谷、天生桥、天坑为核心,集形态雄伟、典型、优美珍稀的高原喀斯特景观与丰富多彩的人文、生物景观于一体的综合性地质公园。

  国际洞穴联合会主席福特和法国喀斯特联合会主席萨拉蒙,及中法、中日、中瑞等国际国内专家多次考察,均给予高度评价,赞其为“行星上的一大奇观”“地下艺术宝库”“洞中王”“天下第一洞”“岩溶博物馆”等。

  如此的织金洞,在贵州是四A级景区,竟然屈居黄果树瀑布之下。在我看来,它远远甩过黄果树瀑布几条街。黄果树瀑布固然气魄不凡,但它在世界上还轮不到当老大,织金洞的瑰丽神奇雄伟世所罕见,乃当世洞中之最,所以更配当贵州的名片。

  我不免又想到了带给世界奇迹、几百年前已经成为著名旅游景点的波兰维利奇卡盐矿。1744年,矿工们在矿井内兴修了楼梯通道,在地下巷道深处建起了博物馆、餐厅、豪华的娱乐大厅和教堂,保留了固有的盐湖和矿工们劳动场面的原貌。里面有许多塑像和装饰品,如著名的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等等,均用盐精雕而成。地下商店里用盐制作的钟表等各类大小工艺纪念品,深受游客喜爱,多会兴冲冲地掏腰包。

  比较而言,织金洞1980年才被发现,短短30多年的经营建设无法与维利奇卡几百年的历史相提并论。其中的导览很不理想。一座如此宏伟的地质奇迹,沿途的一些导览图只作一般性单个形象比较,没有介绍发掘开发的历史和地质知识的普及说明,文化内涵大打折扣。与维利奇卡盐矿彼此参照,虽然自身特质无法完全效法,但织金洞仍有进一步开发经营的广阔余地,还需要走一段路。当然用不了几百年。

  (白舒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社编审。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现任香港《文综》杂志副总编辑。出版《白薇评传》《十位女作家》《热情的大丽花》《自我完成自我挑战——施叔青评传》《以笔为剑书青史》《回眸——我与世界华文文学的缘分》《华英缤纷——白舒荣选集》等数百万字作品。)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