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遮阳山的紫月亮(外一篇)

作者:陈新民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8-04-16

   

  陈新民,散文家,就职国土资源部离退休干部局。有多篇散文、报告文学、文艺评论、诗歌发表于《美文》《中国作家》《中华辞赋》等刊物。曾获第二届中国报人散文奖、“赞化杯”全球华文散文大赛三等奖、中国记协党报副刊作品一等奖。 

  陈新民

  我见过钱江怒潮涌出的月是银白的,我见过十万大山捧起的月是柠黄的,我见过呼伦贝尔的月光如浓浓马奶,我见过西双版纳的月光似融融橘灯。然而,在我看来,最美的月亮在陇中。

  秋高气爽,望日黄昏,我驻足遮阳山麓极目东眺,暮霭四合,落霞流金,山的绀青与天的暗蓝缓缓渗化,群峰渐渐简括为参差的剪影。

  月冉冉升起,先在峰顶疏林间含羞带怯犹豫踟蹰,继而拈来几叶云霞托住赤裸的光轮;冷峻的青蓝背景与温暖的金红霞光相互辉映,给圆月笼上了一层极淡极薄的紫晕。

  那月,亲切又疏离,邈远又昵近,虽历历在目,却如幻如梦。

  那紫,闪烁、流溢、微茫、迷蒙、神秘、空灵……有道是,画笔难摹其玉容,语言难尽其风韵!

  莫道此景只应我,今月也曾照古人。

  唐宋之际,洮岷大地,几度鏖战烽烟翻滚。“王师一举捷于雷,顷刻俄间破敌回”“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遮阳山月,映照过多少铁骑奔突刀光剑影?

  明清时代,山下驿道,青藏的骏马,江南的香茶,互市频仍贸易繁荣。南来北往的行商贩卒,遥望悠悠山月,生发几多离恨乡愁不了情?

  往事茫茫,岩壁苍苍。摩崖石刻虽字迹漫漶,然铁笔鹰勾风骨犹存。石刻下,依稀听得见张舜民蹭蹬的脚步声。落花无意流水有情,诗人不幸名山幸甚。山因诗而显扬,诗因山而雄沉。石刻下,仿佛看得见张三丰的神姿仙影。难怪太祖遣使觅之不得,却原来藏此名山。红到极处则生紫,莫非正是遮阳山的紫月亮,引动真仙羽化玉笋峰,圆了天人合一梦?

  年年月相似,岁岁人不同。

  君不见,“只除佛子神仙才可到”的遮阳山正敞开胸襟,八方游客熙熙攘攘,一路行者擦肩接踵。观山,嵯峨峋嶙,松涛阵阵,桧柏挽苍云;临溪,鼓浪扬浮,芳草萋萋,野菊舞清风。

  今日得攀摩,归来踏歌行:三丰仙踪,芸叟墨痕,常僧禅风,心驰神往,倏忽越时空。一线残天,九曲幽峡,夷门灵洞,目不暇地,秀姿百千重。

  蓦然回首,月正当空。美哉!遮阳山的紫月亮,人生难得几回逢!

  贵清山秋歌  

  重重浓雾,重重浓雾!

  无际无边,吞没莽林笼罩荒原。

  无始无终,湮灭幽峡遮蔽险峰。

  天梯,隐隐约约在半空里悬浮。行人,恍恍惚惚在险道上踯躅。似从云端又在眼前,忽而传来山雀湿冷的啼啭:栈道何处?莲台何处?

  终于,浓雾被西秦岭高原的硬风撕碎,太阳透过云隙,将清晰还原给你。跨越断涧仙桥,流连“西方胜境”,不由你心绪怦然把栏杆拍遍。

  云幕缓缓飘散,群峰相继展现真容:拔地摩天,难怪“樵夫不曾得攀援”,峋嶙奇绝,果然“乱山如抱复如环”。

  树恃天险存,鸟依繁树生。谁人留得这山明水秀一仙境?古刹青瓦犹在,“铁牛”何处仙踪?

  雾把彩墨释开,任秋光挥毫点染。好一卷疏淡精匀秋景图!远山烟迷,近岭失翠,深棕暗褐苍黄错杂的背景上,白桦摇动皓腕,青棡甩落水袖,红叶翻飞,落英缤纷。卸去浓妆的树木素面朝天,把单纯高高举起,是为渐行渐远的今秋送行,还是召唤来年的惠风?

  初雪,融化成秋天的最后一次汹涌。

  瀑洚云崖群峰共鸣,宣泄着一往无前的激情;涛起龙潭空谷传声,张扬了奔腾万里的襟怀。龙川河时而在怪石间劲舞,时而在残林里漫步,蜿蜒着一脉生动。

  泉声、河声、松涛声,丝弦相和,在风的弹拨下奏起秋之交响。

  秋,谢幕了。严冬逐渐逼近,荒寒将主宰这山、这峡、这莽林……

  哦,既然凝结是力的积蓄,那么冻土也将孕育春风。

  当春风回暖、野丁香再度弥漫山谷。你会不会又感怀岁月匆匆?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