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永远的湿地

作者:丁腾渊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8-07-10

  丁腾渊

  来肥东,不到肥东撮镇,不到撮镇建华,不到建华龙栖地湿地,等于白来一趟。

  龙栖地因何得名,不需细细探究。一里三公。宋明清三代名人包拯、蔡悉、李鸿章安息于此,足矣。

  在龙栖地,南淝河大堤的林带,延绵成一条绿色长廊。林木参天,遮天蔽日,像一列列威严的士兵,忠诚守护着湿地。

  在龙栖地,万亩湿地,就有万亩荷园。万亩荷园,就有千千万万朵荷花。接天莲叶,映日荷花,莲蓬抱子,一一风荷举,堪称荷的世界花的海洋。

  浮萍、菖蒲、蒹葭……都纷纷从诗经里走进湿地。水灵灵,嫩滴滴,美得让你发愁。

  青荇、车前、紫云英、马兰头……这些个民间走失的妙龄女子,日夜兼程,风雨兼程,跨越千年,圆千年的相思。个个青春碧绿,楚楚可人,顾盼生辉,散发着迷人的清香。

  湿地是鸟的天堂,鸟的乐园。白鹤、白鹭、大雁、云雀、喜鹊、斑鸠、杜鹃,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鸟儿。成群结队,组成一个个乐队,载歌载舞,大展歌喉。

  谁胜谁负,不重要,重要的是享受美好的时光。没有裁判,也不需要裁判,自得其乐就好。

  徜徉在栈桥上,清风徐徐,时光停留在万亩湿地里,缓慢而沉静。尽情地深呼吸,这清新温润的空气,是治愈乡愁的最佳良方。

  睡莲匍匐于水面,像一枚枚绿色的铜钱,让人有沉浸静美时光的舒心。

  有红鲤在水里游弋,有白条及龙虾倏地闪过。一枚枚铜钱在水面摇曳,一圈圈涟漪漫开,让人有不思归途的痴迷。

  薰风一吹,搅动千顷绿波,似涌动的锦缎,也似仙子飘动的罗裙,让人有走进禅境超脱凡尘的恍惚。

  荷叶,相拥相吻,耳鬓厮磨,窃窃私语,像极了一对对情侣,倾诉着久别的爱与情。

  蜻蜓,在荷叶上停下来又飞出去,飞出去又停下来,悠闲,安逸。

  青蛙,从一枚荷叶跃到另一枚荷叶上,活蹦乱跳,像一个个顽皮的孩童,单纯,无忧。

  蜜蜂,紧伏在一朵朵花蕊上,一个劲儿把花粉吸进心里,酿造生活的甜蜜。可泛一叶小舟,穿梭于碧叶与荷花之间,彩蝶纷飞,水花湿衣,清香盈袖,凉意清心。若遇雨天,雨箭从天空密密匝匝地射在荷叶上,整个湿地,像有千军万马在鏖战,让人顿生居安思危的念想。若是月夜,天幕悬挂一轮皓月,会想起朱自清的《荷塘月色》——那轻风,那清香,那歌唱,那树影,那蝉鸣,那蛙声,那采莲女,那份适意,一一入心,洗尽一切尘俗与烦忧,我们还要怎样的美好?生长在生产高楼和速度的城市,在嘈杂和喧嚣中,能有乡愁吗?能有心灵安放的湿地吗?

  乡村在一天天消失,每到龙栖地,湿地都可消解我一份浓浓乡愁。在湿地,我也找回自己的童年。

  (丁腾渊,现任合肥东部新城建设指挥部办公室财政办事处主任。有散文作品发表于多家刊物。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散文作品多次获奖。出版散文集《行走的心音》。)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