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公公留给的家风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8-09-11

  贺利娟

  农历七月二十八是我公公93岁阴生。他已经离开我们11年了。按家传惯例,我先生的大哥,会在老家家中举办一个简单的祭祀活动。在公公的遗像前,摆上几道公公爱吃的菜,全家人逐一祭拜后,大哥会拿出公公亲笔撰写的《寄语儿孙》逐句朗诵,以这种形式让我们勿忘公公留给我们的家风。  

  我公公,出生在上个世纪20年代湖南衡阳一个农民兼小商贩的家庭,因是家里的唯一男丁,宝贝得不得了。他年青时,在十里八乡,是少有的读书人。解放前,为寻求革命真理,他毅然放弃在四邻看来都比较优越的生活条件,以教书为掩护,做党的地下工作,过着危机四伏和居无定所的生活。解放后,公公先后参加过土改和党的基层政权建设工作,直至1955年和婆婆结婚,生活才算安定下来。不幸的是,1959年,公公又被错划为右派,下放农村改造,婆婆也因家庭成分受到冲击。文革中他们俩都蹲过牛棚、挨过批斗。1978年,公公得以平反,家境才慢慢有所好转。  

  晚年的公公婆婆,一直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也许是家风的传承,也许是坎坷的经历,公公婆婆始终保持着勤俭节约、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公公在临死前,还为四个孩子亲笔撰写了《寄语儿孙》,特别强调“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勤劳为本,节约当先”“以俭养德,以侈自败”。希望儿孙能代代相传,保持俭朴清廉的家风。  

  每每朗诵《寄语儿孙》,浮现在我眼前的是公公节俭生活的点点滴滴,涌动在内心深处的是浓浓的思念之情,铭刻在记忆中的是公公留给我们的俭朴家风。  

  “奢侈不代表热情” 

  那是1998年的一个夏日晚上,我先生为一个从美国归国探亲的中学同学设宴,我们全家出席,地点选在一个比较高档的酒店。为了显示热情,我先生点的硬菜有大龙虾、海蟹、多宝鱼……送走同学,公公问我先生:“这桌酒席花了多少钱?”“3000多块吧。”我先生回答。  

  在我们看来很正常的一顿饭,被公公当成了节俭教育的反面活教材。“我这一辈子吃过各种苦头,现在看到你们这么铺张讲排场,我很心痛。你们尽管不缺钱,但也不能这么花啊!其实,对朋友的情谊,重在精神的守望和关键时候的相助,奢侈不代表热情。你知道三四千块钱对一个农村失学孩子而言,那就是从小学到高中的所有学费。”面对公公一番语重心长的教育,我先生有些无言以对。  

  这件事过后一月,我公公要过生日了。原本我们想在饭店里过。可是,公公一大早就跟我先生说:“我的生日就在家里过,我到市场去买些菜,自己动手做,既省钱,还比饭店实惠。”  

  这两件事,让我们明白了公公的苦心,他是担心我们一旦高消费形成习惯,那就会像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杜森贝里提出的“棘轮效应”一样,上去容易下来难啊!  

  穿补丁袜子的习惯传给了儿子 

  记得公公刚到我家时,为了表达我这个做儿媳妇的孝心,我主动把他换下的衣服拿来清洗。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公公穿的的确良衬衣已经薄得拿不上手,袜子上也打了补丁。  

  第二天我去商场给他买了两件纯棉衬衫、两双袜子回来,就要把他的旧衣服和旧袜子换下扔掉。公公当时就急了:“我那衣服还好好的,一点没破,不能扔,那袜子只破了个洞,你妈妈已经补好了。”  

  我见公公如此,就笑着说:“爸,现在这年头,还有谁一件衣服穿几十年,袜子还打补丁。”  

  公公很严肃地对我说:“我不反对你们年轻人吃好点、穿好点、用好点,但大手大脚,摆阔气、讲排场,追名牌,好好的东西动不动就扔掉,我是极端反感的。希望你们谨记俭朴的家风。”  

  20多年来,公公的行动影响了我先生。他的袜子破了也不扔了,而是让我补补。我也不会再投去异样的眼光,而是找来旧袜子,剪下一块,细心地补在袜子洞口。时间长了,我的针线手艺长进了不少,公公那俭朴的家风也渐渐被我们传承下来。  

  有一次,我们和朋友一起泡温泉,朋友见我先生的袜子尖上居然打着块补丁,就好奇地问:“你一个公司的老总,还缺买袜子的那俩钱?”我先生回答说:“这跟有没有钱没关系,穿着打补丁的袜子,能让我时时记着父亲的教诲。”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