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想念一个老师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8-09-11

  郭万梅

  那日读得一篇文章,名为《谢谢您给我的韵律世界》。里面描写一名学生回忆自己小学音乐老师的故事,文章淡雅、流畅。

  他是那么善良、那么才华横溢,却又是如此的生不逢时。但他却是快乐、满足的。因为他爱他的学生们,对原本一张张如白纸的花蕾,倾注了全部的心血与爱。

  我这人一向笨拙,对教过我的小学老师与中学老师,名字大多无从记起了,却始终对韩朴勤老师的名字记忆犹新。

  韩老师那时与我父亲年龄相仿,40多岁的样子。他本科毕业后下放过农村,后来改革开放后调回学校教我们初一语文。

  韩老师高高瘦瘦的,语调舒缓稳重。一身黑色的中山装从未见过有一丝褶皱。他上课讲到正酣处,总爱从裤口袋里摸出一块白手绢,轻轻擦拭一下他宽宽的额头和如炬的双眸。

  我特别爱听韩老师的课,他讲课很有一套方法:谈古论今,说天议地,惟妙惟肖。总之一句话,趣味无穷。

  每次他给我们留作文题,同学们都连连叫苦不迭,其实我亦很怵头,但每次都能顺利完成。

  犹记,他出过以《一件小事》命名的一篇作文题。那时的作文题不像现在这般灵活随意,很是禁锢死板。什么《一件小事》《我最敬爱的人》啊,这少得可怜的题目。我按时完成了作文。未想到第二天上课,韩老师竟拿着我的作文当范文来读,害得我小心脏突突突直跳,都快跳到嗓子眼了。这当然是紧张所致,觉得自己的作文还欠火候还不够好,有点愧对老师这样的褒奖,当然,更怕来自同学们的嘲讽。

  只见韩老师感情真挚、情绪饱满地朗读了我的作文:“雨一直哗哗地这样下着,雨声里夹着阵阵雷声,只见一个黑影蹒跚着从泥泞的雨里走来,啊!原来他不是别人竟是……”

  “郭万梅同学的这篇作文,情景交融、运用手法得当,能用气氛来烘托人物,很是难能可贵呀……”

  我一直低着头扑腾着心,仔细听着老师的朗读和点评。有些不好意思,可依旧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和激动。那时的我,并不十分理解什么是情景交融、手法得当,只记得那篇作文是我胡编乱造的,无外乎那些令我感动万分的一些俗套子,可韩老师却从我的作文中,发现了那微乎其微一丁点闪光的地方。

  说来有些惭愧。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由于家庭琐事的羁绊,我放弃了读书与写作。但正是韩老师当初对我的那份肯定与鼓励,令我多多少少找回了自己的一点点自信。

  韩老师您如今是否安好?想想老师已是八十几岁的耄耋老人了。

  (郭万梅,天津市人。天津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于多家报刊。曾获第八届“漂母杯”华人华文“母爱?爱母”主题散文诗歌大赛等奖项,作品收录《海下风情》《古镇葛沽》《双港文学》《三江文艺》等书籍。)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