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理想之光怎样击穿黑暗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8-09-11

  雷达

        读完长篇小说《江河水》(杜卫东周新京著)掩卷沉思,久久无语。这部70万言的作品,其原型得追溯到杜卫东10多年前的著名报告文学《大江东去》,《人民文学》杂志首发,《新华文摘》随即全文转载。但现在看来,那只是提供了某种基础真实和触媒而已;《江河水》已彻底挣脱了报告文学的框架,其人物关系和矛盾冲突也完全另起炉灶,进入了一个虚构文学的审美境界。小说由“沉船”“开弓”“抗命”“敲锣”四部,三十七章组成,规模宏大。依我看,它是当今文坛上鲜见的写现代大企业和工业改革的鸿篇巨制,它的社会内涵丰富,信息量大,而它的着力点当然在于,塑造了一些正直、善良、踏平陷阱、突破重围、勇于探索、追求光明的人物,以及围绕着他们的各色复杂形象。他们如同天上的星辰,在暗夜中闪闪发亮。这种光亮我称之为久违了的理想之光。

  首先,这部长篇小说非常抓人,它有个环环相扣,精心编织的好故事。这在今天太难得了。现今的长篇小说据说年产有5000多部,但要碰上一个好故事还真不容易。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总爱搞碎片化、跳跃化、迷雾化的叙事,而不能妙趣横生地或者惊心动魄地好好讲述一个有深度的故事呢?完整的故事,贯穿的意义,个性鲜明的人物,直到塑造典型,这些现实主义方法真的都过时了吗?我看未必。

  且看《江河水》:一开始是丁伯带丁薇薇在珠宝店里赌石赏玉,气质不凡,出手大方,读者完全被吸引,以为故事将以珠宝生意展开。谁料笔锋一转,二人杳无踪迹,一个叫江河的中年男子来到了东江港任职,屁股还没坐稳就发生了一起恶性沉船事件。接下来,掀起了惊心动魄的滔天浊浪,人际关系之错综复杂,故事进展之风生水起,常有让人落泪之笔:如江河认母;江岸上祭祀笛声;沈奕巍为卢子明上香痛诉衷肠;江河与卢子明坦诚对话,都令人情动于中。作家就像一个织锦高手,一针一线皆从容自如,每个人物的出现都埋着“暗机”,作者推动他笔下的人物,一点一点拨云见日,向着“谜底”驶去,不能不让人佩服。整部作品采用三条线编辫子式的结构,最重要的主线是,通过沉船、改革、抗洪、上市等几大事件,展现江河其人的大刀阔斧的改革;副线纠结于一个文物走私大案;而荡气回肠的与几个女子的情感线则缱绻于其中,使作品刚柔相济,起伏跌宕。如此品相,真是极好的影视资源。

  《江河水》当然并不徒然以精巧编织故事情节取悦于读者,它不是“故事性一强,文学性就掉档”的那种作品。它写出了不少生动的人物,它尤其善于在激烈矛盾和情感纠葛中,揭示主要人物的独特命运和性格特征。江河便是作家倾全力塑造的主要人物。阅读中我曾担心江河会不会是个风口浪尖上叱咤风云、所向披靡、指挥若定、智勇双全的过于完美的人物,这种“完美”我们见识过,并不动人。可喜的是,作品既写了江河的担当与气魄,也写了他的彷徨与苦闷,既写了他的胆识与睿智,也写了他的浮躁与失落。好在他的生命底色是明亮的,他的心胸是开朗的,他始终充满了积极进取的理想主义光辉。这样既平凡又不凡的英雄,自然可信。

  《江河水》对沉船事件的描绘中,贯穿着一条道义与人情的精神冲突主线。这样的切入方式,有助于深化主题。江河到东江港之后,充分显示了卓越的政治品质和工作能力,很快有了威信,而这让多年从事港务工作的副手秦池妒火中烧,动用一切手段制造障碍,来稳定自己的位置。客运站长卢子明是秦的至交,卢的女儿卢茜与秦池也情同亲缘,秦池为掩盖自己工作上的失误和卢子明的失职,精心设计了让超载者卢茜逃离医院。一是推卸责任,二是人情在心。卢家父女深知秦池的用心,起初决定顺水推舟;但江河的公道、正直、无私,又让他们良心久久不安。恰巧小说中又出现了“一把琴”的节外生枝,使得案情更加扑朔迷离。一时间,倒向江河还是倒向秦池,成为人们的两难选择。作家在此描写的分寸有制,层次分明,卢家父女在人情与人道面前的挣扎,也是作者努力表现人情社会日常中的两难问题,看似人之常情,实则常中有异,善中有恶,美中有丑。

  能不能写出复杂的人物,揭示出有深度的人性,是考量一部大体量的长篇小说艺术质量的重要指标。小说中的秦池,固然假公济私,暗中贪腐,且处处与江河作对,但他同时是一个孝子,对朋友也肯真情相待,义气相交。卢子明号称港务局的活地图,暴雨来临,水灾成患,堤坝已不堪负重,为开脱老领导、老朋友秦池的“暗疾”,他建议造筑子坝,他早知自己有去无归,还是为这场灾情付出了生命,为贪腐?为情谊?为免豆腐渣工程造成惨重损失?他的赴死对于个体生命来说是为悲壮!但他是为贪腐的黑心做了牺牲品,又不能不说是悲惨。职工黑子,夫妻下岗,生无着落,江河一上任他就用刀卡住了江的脖子,但最终成为江河最贴心的支持者,他的妻子做手术无从筹款,江河没经妻子同意为黑子救了急,黑子感激在心。就在一艘装满化工品的货船抛锚,即将发生又一恶性事故之际,黑子以生命挽回了一桩险情,这是对江河的回报。但作品似乎传递出令人悲切的信息:穷人没有钱只有命,为了义可以舍弃生命!这是悲壮还是悲惨?如果黑子有钱为老婆治病,没有欠债欠情,面对险情牺牲自己挽救国家财产,这是一个人更高的境界,可谓壮士。然而黑子这种悲壮中却暗含着悲情。这里面就留足了值得思考的空间,颇富深意。

  我们当然不会忽视作品中占了大量篇幅的女性形象和爱情描写。作品中三女性个性鲜明,在某种意义上,是她们拓展了这部作品的美学天空。男性的权欲、利欲造成紧张局面,像一片龟裂的旱地,如一堆燃烧的烈火,而她们的出现如清凉的小溪起到灭火润地的作用。她们以女人的本能和善良,在自觉地修复着这个世界。卢茜曾一身素白,如天女下凡,如神女伫立,伴着江河吹奏的《江河水》笛音,完成了自己心灵的决斗。她没有让她的“秦叔”看江河的笑话,这是正义与非正义的抉择,是道义战胜人情的壮举;敢恨敢爱,是非分明,充满血性的女大学生刘希娅,在关键时刻,摒弃个人恩怨,令人感佩!而冷艳的丁薇薇则念伯父对她的舐犊之情,投江赴死,以赎伯父葬送二十条生命之罪,也了结了她与江河的绝恋,令人动容。三个女性为什么不约而同对江河情有独钟?耐人寻味,但多少给人无美不归江河的感觉。

  《江河水》是一部现代工业文明和现代企业改革的进行曲,江河吹了一曲《江河水》,唤醒了人们的良知,激起了人们的热情,抚慰迷惘的心灵,重构理想的宏图。江河水源远流长,永无绝期;理想之光穿透黑暗,既是愿望,也是现实。文学本质上就是在苦难中追求幸福,在困境中寻求突围,在黑暗中发现光亮,在低鄙中修炼高尚。面对生活与生命,文学天然地传递着热情和力量,这种精神便是理想,是人类存在的永恒理由。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