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燕麦色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8-11-07

  丁利

  黄色的月亮,红色的太阳,二者交融,成了棕色。棕色是大部分中国人肤色特征。  

  很久以来,我一直在大自然万物中寻找棕色这个具有代表性的植物,寻来觅去,竟然在白城家门口,丰收的大地上找到了:燕麦。  

  在我国,燕麦是主要的高寒作物之一,为上等杂粮。其生长期与小麦大致相同,但适应性甚强,耐寒、耐旱、耐碱、喜日照。  

  黄大年,国际著名地球物理学家,与其生前未曾谋面,在广播、电视、手机、报刊上,我眼含泪水、心存敬仰收看他的感人事迹。平静后,我就细细打量他的肤色,是纯正的燕麦色。这里有阳光的普照,有月光的滋润,有泥土的芬芳,有庄稼的血脉。  

  黄大年英年早逝,就像一株金黄的燕麦被割倒,我们手捧沉甸甸饱含汗水、泪水的丰满的籽粒,望着他渐行渐远。一茬燕麦在丰收的大地倒下了,他的根系还扎在泥土里,明年春暖花开,不畏严寒和烈日,又一茬燕麦还将发芽、扬穂、结果,燕麦色,无疑还将点亮沃野山川,香飘黑土大地,喜悦写在丰收的雁鸣里。  

  黄大年是一面镜子,我从这里也看到了铁人王进喜黝黑的肤色,民族英雄杨靖宇野菜的肤色,大义凛然方志敏清贫的肤色,人民的好干部焦裕禄黄土的肤色,援藏干部孔繁森青白的肤色……我感觉我们要学黄大年,就应该脚踏实地,从本行业、身边寻找那些鲜活生动、默默无闻的典范,具有黄大年本色、情怀和精神的一面面镜子。  

  面相之说,古今皆通。一个个色彩各异的京剧脸谱,让我深思:黑脸的包公,体现了他为官的刚正不阿;红脸的关羽,展示了他为人的忠贞坦荡;白脸的曹操,凸显了他做事的诡计多端。人的品质、信仰、境界、优劣在面色上可见一斑。  

  明代思想家王阳明说:“故立志者,为学之心也;为学者,立志之事也。”他把“志”置于无上的高度。这个“志”决定了人的品格、人生的质地。  

  每行每业,都有精英和典型。在我身处的文学艺术界,名家名品,宛如一望无垠、果实累累的燕麦,让中华民族文化黄河一样源远流长。著名影视演员李雪健,一部《渴望》让他本人和角色家喻户晓,凭借电影《焦裕禄》获得金鸡、百花两项大奖。德艺双馨的艺术家阎肃,把微笑和童心留给人间,经典歌曲和人格魅力与日月同辉。地处黄土高原上的著名作家陈忠实,沟壑纵横的脸庞,历尽沧桑,熬尽毕生心血写下一部《白鹿原》。著名作家、影视文学家张笑天先生,一生勤奋笔耕,留下了与白山黑水齐名的一部部历史巨作。  

  说起白城的燕麦,我们身边的典型、国家首席燕麦专家任长忠就如“黄大年式的人物”,口碑高高耸立在充满生机的鹤乡大地。丰收果里有他的汗水,更有百姓的甘甜和喜悦。  

  燕麦发芽、柳条甩秀。  

  任长忠背着行李卷,一路风尘,来到位于镇赉西北的白音河村,蹲点帮扶。  

  在村部门前的广场上,几棵古柳下,一群小红帽手持铁锹、洋扠、扫帚挥汗如雨,这是农科院和文联的帮扶干部,带领职工在清理白音河街道和广场垃圾。  

  在这群戴着小红帽的群体里,我见到了仰慕已久的燕麦专家任长忠。  

  他低头哗哗抡着大扫帚,两脚岔开,落地扎实,握扫帚的大手,转展自如,一抬头,我看到他汗津津的脸,即刻被这燕麦色所震撼。  

  这个肤色,在如今的干部队伍里,已经很难见到。  

  作为一名领导干部,为什么是这个肤色?如果说坐机关白嫩的肤色是一杯茶水、一张报纸、一台电脑养出来的,那么,任长忠的燕麦色也是养出来的,是黑土地饱满的泥浆养的,是燕麦上晶莹的露水养的,是天上的火辣辣的太阳光养的,是老百姓信赖、爱戴的目光养的……  

  在白音河,面对任长忠在贫困户家的一举一动,我有一种久违的感动。他的姿态、他的言谈、他的朴素都写在脸上。这张脸是燕麦色的,看到他,我就看到了头戴草帽在玉米大地行走的父亲;看到了在炎炎烈日下挥锄铲地的母亲;看到了手持镰刀在谷子地里一把把收割的哥哥;看到了手扶牛犁摇鞭疾行的弟弟。和大地亲、和庄稼亲、和河流亲、和草原亲、和百姓亲,日久天长方打磨出任长忠这样燕麦色的脸膛。  

  人生长旅,燕麦香浓。燕麦地,是任长忠的露天实验室。与种子、土壤、水分、光照窃窃私语;与风沙、盐碱、干旱、内涝奋起抗争;与云雀、百灵、蚂蚱、蚯蚓缠绵对话。久了,这些植物、虫鸟都笼罩在燕麦色的光环里,成了他的贴心的朋友。  

  栽什么禾苗结什么果,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走村串户,如果你不认识任长忠,根本看不出他是白城市政协副主席、享誉国内外的燕麦专家,就是一个质朴的农民老大哥形象。你看他,和农民一个锅里吃饭,盘腿炕上一座,笑眯眯一色唠农民嗑;在菜地里水田里,他挽起裤脚、蹲在垄沟里手捧泥土的姿态,一点不做作;晚上睡在农民的土炕上,半宿半宿和大伙唠脱贫致富的事儿,农民朋友有啥困难都爱和他掏心窝子。麦田里留下他的脚印,土炕上放着他的行李卷,光伏发电场有他流下的汗水,村卫生所有他置办的新仪器,养殖户圈棚里他圆了一个又一个贫困户的致富梦。  

  燕麦原色,由心血凝聚成。半生的拼搏、探索,如今任长忠选育出的19个燕麦新品种,被广泛推广到17个省、市、自治区,并创建了白城燕麦知名品牌。他研究的燕麦一年两季双熟新品种和配套栽培技术研究成果,填补了全球北纬45度地区该项研究领域的空白。2008年、2012年连续两届当选为国际燕麦委员会委员,为中国燕麦研究在国际上争得了重要位置。加拿大农业部首席科学家、国际合作局局长马特尔博士评价任长忠:“任,你真行!中国人真行!”任长忠曾获吉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等各类奖项10余项。  

  燕麦色即人的自然、生态本色,是土地和庄稼相濡、太阳和月亮相融的色彩。  

  “黄大年”倒下了,在我们身边会有千千万万的黄大年,燕麦一样起伏在中国丰收的大地上。  

  (丁利,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白城市作家协会主席,《绿野》文学季刊主编。多篇作品在《中国作家》《作家》《文艺报》等报刊发表。散文《我的村庄我的母亲》获孙犁散文奖,《眼前飘来一道鞭影》荣获第八届冰心散文奖。)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