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行走的旗袍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8-12-03

  王若冰

  世界上恐怕再也没有哪一样衣服能像旗袍这样,给女人留下万种风情,是一个个女人道不尽说不完的爱。是旗袍,将东方女人的含蓄、婉约体现得淋漓尽致,是旗袍,将东方女人的含蓄与雅致照耀得光芒四射。  

  旗袍不仅仅受到我们中国女人的宠爱,自然也得到了不少西方女人的热捧。旗袍的影子甚至在西方的影视剧里也时有出现。第一次看电影《澳大利亚》时,热闹的晚会中,一个女人身着中式旗袍的身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旗袍,由遥远的祖国东方,被一个个女子带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里,并多姿多彩地展现着东方女人的美。这种美,在旗袍的衬托下,被发挥与演绎到了极致。作为一个旗袍的忠实迷恋者,我对旗袍的热爱也达到了痴迷的程度。每次逛商场,最吸引我的就是中式旗袍。这个习惯与爱好,就算是到了异国他乡,也丝毫未减。偶然感觉到劳累的时候,打开电脑,在网站上欣赏一件件美丽的旗袍。看到喜欢的就买下来,家人为我保存或者邮寄,每一次那一条条旗袍带着祖国的温度,散发着特有的光芒,穿越了万水千山来到我的眼前时,我都忍不住激动。是啊,这不仅仅是女人的一件衣服,更是一种民族的情怀,是一个女人的情愫。  

  安娜女士是一位中文老师,在一所学校里教中文。她最爱的服装就是中国的旗袍。  

  那一日,在办公室里,她穿着一件花色的旗袍,棉麻的布料,配着纯白的手工盘扣,纯白的滚边,精致、细腻。虽然是极为普通的棉麻,那做工与那匀称的滚边都展示着这件旗袍的功力与内涵。  

  在北京订做的旗袍吧?  

  嗯!没错,你知道吗?我曾经在北京生活过5年,到了中国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王府井的百货大楼里爱上了旗袍。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衣服,是那样鲜艳,又不张扬,是那样稳重又不乏女人的魅力。我当时就要求试一下,可是真尴尬啊,那个时候我很胖。到了中国我才知道,我们国家的女人实在是太胖了。不出国门时,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胖,尤其只是出去走一圈看风景,很难将自己融入其中,更难认识自己的不足。我去中国生活以前,曾经三次到过中国,每次都很匆忙,而感觉到自己太胖却是从要试那件旗袍开始。我得感谢导购的善良,她跟我说这件旗袍的号偏小,因此不适合我。  

  我听了后,站到试衣镜前认真地看了看自己的身材,我的上帝啊,那是我第一次认识到自己这个澳洲女人,是多么胖。用我的中国朋友的话说就是:看不出腰,大象腿,没有脖子。哎呦,我不得不佩服中国女人对自己身材的要求是多么地严格,而且她们总能毫不留情地指出朋友的身材缺陷。让你不减肥都不好意思见她们,你知道这要是在澳洲,别人这么说我,我肯定接受不了,还说不准要告她侮辱我。但是在中国,这样的话在朋友之间就很平常了。我也可以说她瘦得像一根电线杆子。她还依然哈哈笑着说:那你是羡慕我苗条!  

  这之后,我下定决心减肥。在北京生活,减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一开始我想减肥就是冲着那条旗袍,如果我减肥成功了,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百货大楼试那件旗袍。抱着这样的理想,我开始了减肥计划并且开始按时实施。减肥几乎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了。  

  此时,安娜已经回到澳洲有十年了,她在北京生活了5年。这些时间加起来就是15年过去了,安娜说起那些经历,依然非常清晰。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她的体重终于从当时的80多公斤减到了60公斤。当她站在百货大楼前,穿上那条她向往已久的旗袍后,她无法形容自己的惊喜。怪不得中国女人喜欢旗袍呢,这旗袍穿在身上的感觉,是吊带裙、运动衫与牛仔裙无法相提并论的。那一个的手工盘扣,层层叠叠,所记载着的便是中国的历史与中国的故事。厚重、委婉,独一无二的东方色彩。  

  从此,异国佳人安娜爱上了传统的中国旗袍。  

  安娜在北京的5年里,买的最多的就是旗袍。  

  为了穿旗袍,安娜一直努力保持着身材,她说最害怕回到澳洲后身材也回到原来的状态。因此,她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家附近的健身房办了一张健身卡,坚持每周三次到健身房去锻炼身体,因此她的身材保持得非常好。  

  在北京的5年时间,安娜学了中文。安娜的中文达到了教学的水平,她的发音非常标准,而且又很认真,在中文越来越受重视的澳洲,找到一份中文教师的工作于她是轻而易举的。因此,澳洲人安娜成了穿旗袍讲授中文的女子。  

  一个穿着旗袍的异国女子!  

  一个穿着旗袍教中文的澳洲人!  

  安娜穿着旗袍的背影,是我眼中的一道最亮丽的风景。  

  因此,我时常说:旗袍是行走的,是流动的,是有生命的!  

  当我穿着旗袍走在异国的街,总感觉是穿着最庄重最美的服装,心情愉悦。当穿旗袍走在购物中心时,时常会有人问:你这条裙子真漂亮,是在哪里买到的?  

  我通常会这样告诉她:这是旗袍,是我们中国女人的传统服饰。  

  哦!太漂亮了!  

  我爱旗袍!是那种近乎痴狂的爱,打开衣柜,旗袍几乎占领了我的半个衣柜,但纵然如此,依然在看到精美的旗袍时迈不动步。旗袍是民国的国服,盛行于20世纪三四十年代。那时候的旗袍无论是上层社会的贵妇人还是平常女子,都颇受欢迎。不同的不过是面料、做工的考究程度。有钱人的旗袍可以是老上海、老北京著名的手艺人,底层的女子却照样可以穿着棉布蓝印花的旗袍,身姿柔美地走在旧市的街头。那是一道不灭的风景。那些风景曾经是中国社会历史进程中,新旧交替的一个标志。20年代是旗袍兴起的时期,三十年代它到了顶峰状态,很快从发源地上海风靡至中国各地。旗袍,可以说是承载着文明与时代发展的,以其浓郁的诗情画意,展现出中国女性特有的典雅、柔美、清丽婉约的气质。  

  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发展,旗袍虽然在每个年代都有不同的特点,但却始终如一地受到欢迎。如今越来越多的女人喜欢旗袍,经过各种各样的设计与改良,旗袍依然有着千变万化的风情。  

  旗袍连接着过去和未来,表现的却是生活与艺术,是中国女人追求美与展现美的体现!  

  旗袍,是一首流畅的诗!  

  旗袍,是一曲柔曼婉转的歌,飘啊,飘出了多姿多彩的中国女人情、女人爱!  

  (王若冰,原名王馥莉,澳洲华人作协理事,《澳华文学》总编辑。出版有长篇小说《跳蚤女人》《祈祷一季的爱情》,散文集《我们家族的女人》《纯情倾诉》《对面的少年》等书。文学作品时见于海内外报刊,累计发表作品300万字有余。)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