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九张

作者:周宇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4-29

  “在九张画廊看九张画拍九张图发九张朋友圈”,这不是一句绕口令,而是一个关于“九张”的故事。

  太古里,当今成都时尚繁华之地,在其深处的小街上坐落着一座保存完好的清末老宅,此处曾是清代满汉翻译机构笔帖式署所在地,近年经重新修葺扩展后辟为高端酒店——博舍。

  博舍偏安一隅,因闹中取静、别具一格,不少人慕名而来,渐成网红。鲜为人知的是,在四合院内还隐藏着一个小巧精致的画廊——九张。如今画廊多如牛毛,但九张绝对算是异类。

  九张之名语带三关,既是画廊容纳画作之体量,也是每次展品之总数,又是朋友圈每次发图之极限。能得此绝妙创意,画廊主人一定深谙建筑空间美学和新媒介传播之道。

  九张所处的院落,绿树掩映、芳草茵茵、清幽静谧,屋舍为传统四川民居,单檐悬山顶式建筑,檐下有廊、廊后有室、青瓦白墙,门窗皆以上好木材雕镌而成,古意盎然。建筑与环境可谓相得益彰。

  画廊不大,就是院子东侧的厢房而已。既无宽阔展厅,也无醒目牌匾,更无值守专人,平时木门虚掩,不显山不露水,低调得不行。室内将上下两层打通,前后采用镂空雕花门窗,因而颇为通透。设计者有心,于正中立起一面四米见方的红墙,既巧妙解决墙面有限带来的作品悬挂问题,又充分利用梁、柱、墙间的关系和黑、白、红三色的搭配,使得屋子不再单调。

  红墙正面一般挂尺幅最大作品,甫一进门即映入眼帘、引人注目,背面挂两件作品,左右两侧白墙则各挂三件小品。不得不说,在此空间之内,前后呼应、左右对称地挂上九张,确为最佳效果,多一张似显局促,少一张则略有缺憾。

  看惯了现代气派的画廊和展品丰富的画展,对九张还真不太能马上适应。记得第一次去时,踏入展室便直面作品,既无前言也无作者简介,走完一圈本欲寻下一展厅,才发现再无可观。这就是一个展览吗?“残酷”的现实颠覆了我的认知。

  后来去得多了,逐渐习以为常,每次的确只展九张,无论是谁,不管名气多大,一视同仁。我也越来越钦佩画廊主人的智慧。作品不在多而在于精,看九张足矣!他们一定信奉这一真谛,为确保展览品质把选择困难交给了艺术家,迫使其反复权衡、认真取舍、拿出精品。对于艺术家,这无疑是一种煎熬,心情不知多么纠结,而对于观者,却是极大的幸运。

  因此,看九张的画展反而更花时间,它让我端详得更久,品味得更细,不敢走马观花,不忍轻易离去。

  除展览开幕时比较热闹,平时来九张的人并不多,它似乎静候着有缘人。每当我推开那扇木门轻轻扣上的一瞬,仿佛置身于另一片天地,闻着喷香机散出的阵阵芬芳,心神顿时安顿下来,平心静气与作品相视、与作者神交,实在是心灵上的莫大慰藉。

  这还不是最享受的。由于前后通透,此处不仅适宜看画,更适合观人。我常独自伫立良久,透过雕花棂窗静观外面的各色人等,一侧是院内的来往住客,或三三两两或独自一人,一侧则是街上的芸芸众生,以及时刻发生的街头故事。

  那种观感特别奇妙,我像一个穿越至此的人,不担心打扰他们,他们也不曾注意到我,恍若隔世。更妙的是,看过了人再反观室内的画,又别有一番感悟。

  这是在其他画廊所得不到的独特体验。

  当然,九张不止关乎画和画廊,还关乎朋友圈。

  画廊主人的用心相当“险恶”。以九张设展,看似替观者免去选图之苦,实则让你没有选择余地,直接将九张作品填满九宫格,实现最大限度地传播。

  在我看来,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九宫格。发圈固然简单,但图片一旦分享,就代表了你的审美态度和艺术主张。尽管九张作品都很精彩,也大可不必全选一发了之,不然就真坠入了他们的“陷阱”。

  所以,我每次的分享只会选择最被打动的一张或几张,即便选九张,也不仅有室内的画,还有院中的景,更有窗外的人。对我来说,这样才足够完整,才算完成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观展。

  九张,其实很简单,也很不简单。

  (周宇,供职四川省财政厅,曾荣获全国财政系统“中国梦·财政情”征文活动散文类一等奖。)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