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美女的媚眼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9-06-25

  宁新路

  文学被边缘化,使文学回归理性的现实状态。生活在今天这个时代的作家,有很多失落,而最大的失落,便是失去了人们的敬仰与崇拜。  

  记得20世纪80年代以前的很长一段时间,作家这个名称带着令人仰慕的光环,那些能够发表作品的人,很快便会成为社会的风云人物,甚至一首诗、一篇散文、一小篇小说便成为名人的事例比比皆是如,朱自清的《背影》、《荷塘月色》,刘白羽的《长江三日》,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杨朔几篇短散文,刘心武的《班主任》,蒋子龙的《乔厂长上任记》,等等。一篇文章成名天下的作者,能举出几十位。  

  在那个时期成名的作家,成了人们追捧的对象,那个时代的爱情,会频频向文学和作家招手。  

  于是,谈恋爱不熟背几首莎翁的、普翁的的佳句,不背几首汪国真、席慕容的佳句,好像会被对方认为是没有浪漫情怀的人。追求浪漫是那个时代挂在青年男女口角的时髦词。如若谈恋爱诗词随口而来,那会被看作是浪漫的人,也会被看作是有学问的人。因而恋爱青年都热衷于文学和文学作品,这是精神的需要,也是爱情的需要。  

  那时文学热到了校园里、青年中,大多人能说出一大串文学新星的名字。文学的效应直接影响到了恋爱、婚姻的热度,美女见到“文学”连眼神也会放光。因而,男女见面、恋爱,实在背不出诗,也不知道莎士比亚、普希金的,就说“爱好文学”,定会让女方一乐。因而文学热到连征婚启事上,大多人都会写上“爱好文学”,似乎不写上“爱好文学”,对方就会怀疑他或她没有文化,不浪漫。找一个不浪漫而乏味的人,多没意思啊,说不定如果没有这句话,对方就从征婚启示上把她或他淘汰了,连约见的机会都没有了。这是多残酷的事情,所以那时几乎所有的征婚启事,都有“爱好文学”的词语。“爱好文学”,是那个时代名副其实的敲响或打开爱情窗户的“砖头”。  

  从50年代走过来的人,没有几个在恋爱时,未曾给恋人抄送过情诗的,也有很多人给恋人抄写小说中成段成章爱情故事的,还有给恋人抄送成本书的。喜欢上哪个男生女生了,给他或她抄送一首情诗,折成纸条,悄悄地塞到对方的手里,或夹到书或作业本里,送给对方,再看对方读诗后的反映,是喜悦还是鄙夷的表情,就知道下一步怎么办了。如果是喜悦,再抄送火辣辣的情诗;如果是一脸的鄙夷,那就暂不写诗,要换种方式。  

  更换的方式多种多样。要么给她送本书,描写爱情的书。给她送书,她看完是要还的,还书就有了话题,就可以借书中主人翁高尚和浪漫的爱情故事,大谈自己要给对方表达的心思,引导对方放弃“庸俗”的成见,像小说中的女孩那样放弃一切,去爱一个穷小子。要么用钢笔工工整整地给她抄送书里的爱情故事,抄得越工整越厚越好。这一笔一划抄写的书,虽不是对方写的,但这密密麻麻的一页又一页秀美的钢笔字,足以让她感动不已。如果抄写的爱情故事感人肺腑又催人泪下,那就把她的心穿透了,也就“拿下她”了。不然,为什么那个年代《少女的心》、《第二次握手》手抄本,那么流行?  

  不爱好文学,跟文学不靠拢,跟文学不套近乎,恋爱就缺了味精、香味,就少了沟通的黏合剂。那个时代美女崇拜文学,是一个时代人们精神追求的表现。  

  有两个发生在身边的例子,让周围的年轻人深深感动。有俊男追校花,郎才女貌的,看上去天生一对。约会时,女生以为男生一肚子浪漫,结果她背莎士比亚的诗,男生没有反应。她又问他知道普希金、李瑛、汪国真吗?他说不知道。她又问知道莫泊桑、大仲马、雨果、巴尔扎克吗?他反问她,他们是干什么的?美女扔下“没文化”,扭头就走了。  

  也还是这个校花,一男生为追她,恰恰苦读了世界名著,死记硬背了名诗名句,他是有备而追爱的。但这男生长得丑陋,高颧骨、大嘴巴、小眼睛,校花第一眼见他就撇嘴。可他诗词倒背如流,说话出口成章,还能绘声绘色地讲述名著中的爱情故事,这让校花一时晕了,竟然对他刮目相看,爱上他了。这件事,让全校俊男十分愤慨,也大受刺激。一时间,全校男生背诗词、读名著,掀起了一股旋风。  

  美女青睐文学青年,成了那个时代的一种现象,也让文学火热了一阵子,文学牵引着很多青年走入婚姻。  

  到了“文凭热”的20世纪90年代初,这个热,悄悄地发生了倾斜。美女们发觉崇敬文学、崇敬作家,有点儿虚幻,但发现看重有文凭的人,更现实。有文凭的人,受政府重视,可以有好工作,可以提拔重用,且有引领社会潮流的趋向。于是,美女的媚眼,更多地投向有文凭的青年。后来美女的媚眼升格了,又定格在了公务员、清华、北大学子和硕士、博士、博士后、“海归”、老板上,直到今天,美女的媚眼仍在投向公务员、高学历、老板的身上。至于文学青年、作家,渐渐引不起美女的兴趣了。在今天,谁要是向美女不谈钱而诵文吟诗,会被看成是“小情调”,是会笑掉牙的。  

  从美女的媚眼不再投向文学青年,也不崇敬文学起,她们的媚眼在投向文凭、官员的同时,更明显地投向了钱。  

  美女嫁老板,老板娶美女,便有了美女秘书、美女“二奶”、美女“小三”等司空见惯的现象。文学,在失去美女媚眼后,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冷落。年轻人不再倾心名著,不离手的书是“经营学”“企业管理”“计算机技术”“赚钱的秘诀”“怎样当老板”“走向成功的金钥匙”……因为文学不能带来经济效益和社会地位,文学书,自然被美女搁到了一边,歇凉去了。  

  既然文学失去了迷人的光环,那么文学青年、作家也就失去了迷人的光环。文学不再是美女当作情感的“调料”,文学也就不再是青年人钟爱的玫瑰,文学也就回到了应有的平常状态。  

  文学人说,文学被社会边缘化了,文学被金钱取而代之了。而人们说,这个时代作家没有写出什么经典作品,也没有出什么大师。这是因为文学没有了人们的追捧与抬举?要写出文学经典,与追捧与抬举有多少关系吗?事实上,大多文学人在忙评奖、忙研讨会、忙赚稿费。  

  美女的媚眼真的远离了文学吗?我在春节的长假,去了北京最大的两个百货大楼和北京最大的两家书店,那是王府井百货大楼和长安商场,是北京西单图书大厦和王府井书店,我在这里看到了让我吃惊的现象:商场冷冷清清,书店车水马龙。在文学作品书架间,美女如云,那尽管更多的是学生美女、带孩子的妈妈美女,但我看到了她们看书的媚眼,是那么的执著与渴望。这些媚眼,相信来自校园、机关、公司和农村,相信是更多媚眼的缩影,从而让人相信,更多的媚眼,会投向文学。  

  文学人,文化人,不必失落。  

  (宁新路,散文家、小说家。著有长篇小说和散文作品集14部。长篇散文获第26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作品获冰心散文奖等数十项奖。高级编辑。曾为武警部队总医院政治部宣传文化处处长,2001年转业到财政部,供职于中国财经报社,《财政文学》主编。中国散文学会副秘书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