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文楼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9-09-02

  王振山

  笔者随江苏作协组织的“大运河文化采风团”,看过了扬州、高邮后,第三站来到淮安。淮安是南船北马交汇之地,是京杭大运河沿线四大都市之一。淮安人杰地灵,仅明、清两代,河下古镇曾出过55名进士,三鼎甲齐全;出100多名举人。军事家韩信、文学家枚乘父子、抗金英雄粱红玉、《西游记》作者吴承恩、开国总理周恩来均为淮安人。

  河下古镇是淮安的门户,一路之隔便是码头,是南来北往文人墨客的聚集之地,文楼饭店更是大家喜欢聚集的场所。明清时期,这里又是淮北盐商的集散地,众多的盐商都聚集在这河下老街上,使这里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商业、文化中心,吟诗作对渐成风俗。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来过淮安,那不是采风,是去扬州出差回来在淮安逗留。我在淮安的一位战友对我说:“带你到有文化氛围的去处看看。”我问那是什么地方?他说文楼。文楼也是个饭店,那可是大有故事大有来头的。清朝那会,在那里吃饭的,多是些文人墨客,当然更有显贵富商,多是以作诗对对,附庸风雅。像赌博一样,作不出诗对不上联来,就掏腰包请客,有意思不?

  我笑了。说有意思,要去看看。

  那时候来这里的人不多,没有导游解说。战友便是导游,战友带我边看边说。进了文楼饭店,映入眼帘的一面墙上,上下雕刻着一副上联:小大姐,上河下,坐北朝南吃东西。战友指着这副上联说:“看到了吧,绝对!几百年来没谁对上下联来,知道为什么吗?”我反问为什么,他就声情并茂地给我讲起这对联的故事。

  当年乾隆皇帝南巡至淮安,听说河下有家饭店,以作诗对联赌饭局,便觉得有趣,对跟随他身边的大学士纪晓岚说,民间也有这等高雅之处,朕要前往一观。于是君臣二人便微服私访去了。走进饭店,果见这饭店与众不同:墙上挂有王羲之的《兰亭序》、苏东坡的诗词、还有名人字画。中心的一张方桌上摆着“文房四宝”,闹中有静,墨香扑鼻,似乎有点像走进书房的感觉。二人找个靠窗的位子坐下,只见恰有三个秀才模样的青年人,正和颇有姿色的饭店女子谈赌局。一人摇着手中的折扇对女子说:“当着此情此景,我们三人合做一首诗,说出四个字,你来解。解得出来,这桌酒席我三人请客,解不出来,我们就白吃白喝,可好?”

  那女子一袭长裙,一缕秀发,在充满自信的嫣然一笑中定格。点头说了声“好吧,请三位赐教。”那三个秀才各取了纸笔,环视一周,低头沉吟片刻,便各自写出一首诗来,同时递到那女子面前,兴灾乐祸般瞅着女人连声说:“解吧,解吧,让我等领教领教。”

  乾隆稳稳地坐在那里,静观这边的动静,倒为这女子捏了把汗。纪晓岚只管抽他的大烟袋。

  那女子看了看,轻轻地点了点头,笑着对其中的一位说,这位先生好学问,把此情此景都写出来了,寓意深远,通俗可行,遂念道:“刘伶昏睡十二年,吴王夫差失江山。比干承相封神位,周瑜无病染黄泉。”这首诗,全是以古代故事说出的四个字。第一句是说出了一个“酒”字,出自杜康酿酒醉刘伶之典故。第二句说的是一个“色”字,说出了西施忍辱负重,引诱吴王荒淫无度,以致后来被越国所灭。第三句是说得一个“财”字,出自《封神演义》,苏妲己害丞相比干,挖去了他的心,后来“封神榜”上封比干丞相为财神。这第四句所指,自然是个“气”字了,出自《三国演义》诸葛亮三气周瑜的故事。洒、色、财、气四个字,不知我解得对不对,请这位先生指教。

  “妙、妙、妙!”这男人站起身来,伸出大拇指在空中挥舞,连声说老板娘解得妙极了!那女子笑着低声道:“当真是先生的学问深哩。”

  乾隆皇帝不动声色,看着纪晓岚微微一笑。纪晓岚低声说:“高人在民间啊!”

  那女子收了银两,笑盈盈地说:“欢迎各位再来指教。”说罢起身告辞。

  纪晓岚欠了欠身子,伸出长烟袋挡住那女子,笑道:“姑娘好才气,我家黄老板也喜作诗对对,能否再出题一试?”

  那女子审视了乾隆一番,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说:“我出上联,贵先生对下联。对上了,这酒席我请。对不上……”那女子笑了。

  乾隆皇帝满口答应说:“我给你五两银子便是,出上联吧。”

  “小女子向贵客现丑了。”接着张口就来:“小大姐,上河下,坐北朝南吃东西。贵客请对下联。”

  乾隆皇帝闻听微惊,看了看纪晓岚,不明显地摇了下头。纪晓岚心领神会,把玩着手里的大烟袋不动声色。乾隆皇帝呵呵笑了,夸这联出得高、出得妙、出得巧!廖廖十三字,包含了人物、动作、地点、方位。语言流畅,内容丰富,果真高明!

  那女子被夸得有些脸红,低头低语说:“贵先生过奖了,小女子恭候下联。”

  乾隆哈哈一笑,摇着折扇看了看纪晓岚。纪晓岚早己准备好了赏银,送到那女子面前。乾隆皇帝说:“朕无佳句对出下联。”折扇一收,走至中间的桌边,展纸握笔写了“文楼”二字,然后落款。

  那女子一看,吓得惊叫一声,跪到在地,边磕头边求饶说:“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皇上,求万岁爷开恩……”

  众人一见这女子的光景,都跟着跪在地下磕头,三呼万岁万岁万万岁!待众人慢慢地抬起头来时,乾隆和纪晓岚早已离去了。

  从此,这饭店便成了御赐的“文楼”。“文楼”里便留下来这副绝对上联。

  (王振山,作家,发表文学作品250多万字,其长篇小说《水魂》获中国作协与水利文协联合举办的首届“江河杯”文学大赛一等奖。现为徐州枌榆社文学杂志主编。)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