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五公祠怀思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9-09-02

  孤岛

  紫红的围墙,紫红的栏杆,紫红的椽柱,紫红的题字……如一团凝固的火在海口市郊燃烧,在葱茏的绿树丛中燃烧。记得是1988年的春天,为着它的热烈,我选择了一个明媚的日子拜访了海南的五公祠。

  走进大门,沿着微微下降的旋律般的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走向庭院深处。鸟声啁啾,和风习习。穿着白、黄、红等各种颜色的夏装之游客悠悠地穿插于绿影的安谧中,似有似无的脚步声捉摸不透,如一种遥远的梦呓。

  垒台高筑,一座木质结构的楼阁傲然地挺立着,那鲜红的“海南第一楼”的横匾,叫我心魂震颤。那多像壮士的眉目啊,它在望晓月,还是在盼晴日,或是在怒视“犹有不平声”的海洋?

  这就是五公魂归处。

  楼分二层,梁粗檐翘,确有立地顶天的气势。走进清凉的厅堂,五公栩栩如生的塑像就依次排列在我眼前,一时叫我六神无主,跪也不是,站也不是。跪着,虽属拜谒者的心愿,但绝非寒士之举;站着,面前皆是先祖英杰,自觉羞愧难当。

  此五公,便是唐朝的卫国公李德裕,宋朝的忠定公李纲、忠简公赵鼎、忠简公胡铨、庄简公李光。

  是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命运把他们赶到这南海孤岛上来,因而有了在此“相聚”“相谈”的历史尘缘,或许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李德裕,生于河北省赵县,李纲却生于福建,赵鼎山西人氏,李光则为赵州上虞人,胡铨乃江西庐陵所生。他们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地点,应时势而生,皆成一代豪杰,却又落难不断,被奸权抹黑,一贬再贬……

  如果说,李德裕外败南侵的回纥,内平藩镇之乱,二次为相、扬名天下的话,那么李纲、赵鼎、胡铨、李光等四公,称为南宋四名臣。其中,李纲、赵鼎乃两宋抗金贤相,却最终都输给了以皇帝为首的投降派。他们都是宋朝力主抗金、保卫疆土的民族英雄和仁人志士。他们或议事朝廷、冒颜直谏;或招兵买马、亲临沙场。然而这些以身许国的轩辕子孙,最终落得个流放琼州,在浩浩大陆无立足之地,栖身这一古代被人遗忘的荒僻小岛。而卖国求荣的高宗、秦桧之流却坐镇天下、独享其福,此非历史最大的讽刺吗?

  楹柱有诗联:

  “唐嗟未造,宋恨偏安,天地几人才,置诸海外”;“道契前贤,教兴后学,乾坤有正气,在斯楼中”。

  偏安南宋区区小皇朝终在元大军的冲击下覆没了,而这五公祠却依然气贯长虹,芳留千古。

  “只知有国,不知有身,任凭千般折磨,益坚此志”;“先求其忧,后求其乐,但愿群才奋起,莫负此楼”。

  1988那一年,海南建省,欲从地州升格省部。你走来,我走来,她(他)走来……大家走到天涯海角来。今海南的热闹与古琼州的荒凉孤寂不可比拟,数万有志之士和数万大学生,告别故乡和大陆,以“百万雄师过大江”之势,逾越海峡来到海南岛,被誉为“十万人才过海峡”。

  值得庆幸的是:此时的“十万人才过海峡”不是丢掉乌纱帽,受流放驱逐而来,不是!他们都是自愿自发从东北、西北、西南、中原、华北、华东等大地投奔这里而来,奔赴琼州的海岛建省而来。他们有的是教授专家,有的是作家艺术家,有的是研究生、工程师,有的是记者、熟技工人,带着各种荣誉证书和毕业证书,以及满腔热情流入了南海孤岛。他们想要做真正的拓荒者,想让被历史遗忘了多少年的宝岛海南重新闪出青春的光彩来,让古久寂寞的五公祠不再继续被冷落淡忘。

  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投奔者,为了最终能赢得在新省留下来做一番事业的机会,一个个竟然屈尊自己,纷纷在海口的街头摆小摊、做馄饨、包饺子、烤鱿鱼、卖《海南开发报》……等待机会。他们就是不愿回头,哪怕回头是厚实的“岸”,而前面是无边的“苦”海……

  哦,五公先祖,您们能想到在你们去世约一千年以后,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中国会兴起一股“海南热”吗?您们能想到在你们被贬而来的足迹后面,会一下子有如此多双坚定的脚印接踵而至吗?

  奇缘,奇缘啊!难怪诗云:“琼崖人士有奇缘”。

  又一阵凉风拂过,树叶沙沙,顿起凉意。待看,日影西斜,百鸟啼归。

  我只好挥别这“海南第一楼”,回头望,依然是紫红的题词、紫红的椽柱、紫红的围墙……那紫红的辉煌不是无数先辈英杰用鲜血染成的吗?

  (孤岛,本名李泽生,中国作协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副主席,中国游记名家联盟副主席、《新疆文艺界》执行主编。出版诗文集《孤岛诗选》《沙漠上的胡杨树》《孤岛散文选》等9部。作品荣获冰心散文奖等。)

  

                                                                                      《望海》 瓷板画操弛/作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