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收藏
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红日冉冉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20-07-13

  大河澎湃是你奔腾的血脉,千万年不曾改变。

  谁还记得,那个黄河边稚嫩的幼年,一笔笔在兽骨上刻写着古老而神秘的文字。你的尊严,是那不可侵犯的九鼎。三千世界,悲伤断了琴弦。或是披下青丝,哼唱着“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烽火不断,铜镜掩埋了如花的容颜。冷风习习,汨江水寒,前途未卜,何其漫漫。直到晨曦破晓,雄鹰飞过这片土地,震至九天!

  渭水青青,容颜在水波潋滟中变换,似乎还是那个逍遥的少年。春风得意马蹄疾,可如何看尽长安花?长城似乎凝结了胭脂香,公主的琵琶声是无法归故园的幽怨。一抹妖艳的红消失在天边,金发撩拨着你的心弦。玉门关外那最后一眼流连了千百年,等待的却是最后一只鸿雁。

  还记得那个辉煌灿烂的故国,如同闪光的锦缎。洛阳的牡丹,美人鲜艳的蔻丹。倚在夜楼头,遥望圆月,回以少年稚嫩天真的笑颜。长安夜夜一片捣衣声,湘江楚宫翠竹泪斑斑。昔人如河水,一去不复还。沧海桑田,少年白了头,浑欲不胜簪。

  七下南洋,巨龙的光辉散落大千世界,梦中,麒麟惊鸿一瞥,醒后叹息。从此,朱门却锁,鎏金重重葬花颜。

  失去土地的耻辱,背上醒目的伤痕割裂了虚伪。血染大地,龙鳞褪去,血雨腥风中站起了新的灵魂。看那五星耀于血海的荣光!

  如今,钢筋铁骨,重重危楼掩盖了曾经。你的眼前,仲尼的话语还萦绕着,阿房宫的富丽堂皇却覆灭在破碎的字纸里,骊山下,石榴裙,金步摇,步步胡旋。还有谁记起?

  等待着五千年,披戴着层层厚重的枷锁。花开花又落,落下的尘埃化作春泥。白鸽飞上云霄,你的青丝飘散,红日冉冉。就是这样的你,琥珀色的眼眸,凝结了五千年。

  (刘和凝,留学生。写于加拿大亚历山大麦肯齐中学。)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