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手机版 收藏
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秋夜忆爱

作者:贺利娟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20-10-19

  每年的中秋之夜,在家人团聚喧嚣过后,我都会带着一颗虔诚的心,面对当空皓月,望着点点繁星,遥祭远在天国的父亲,随着思绪,不免常常泪流满面。

  1997年那个中秋节,罹患结肠癌的父亲永远离我们而去。从此,每年的中秋节除了一份团圆的温暖,还多了一份缠绵的哀伤。

  父亲是一位再普通不过的供销社职员,在他46岁那年,我来到人世,也许是老来得满女(“满女”意为家里最小的女儿)的缘故,父亲对我,比对哥哥姐姐少了一分威严,多了一分宠溺,这份特别的爱,一直延续到我上小学、中学、大学、工作,直至他离开我。父亲虽没能给我特别富足的生活,但给了我世上最好的父爱,每每忆起,总是幸福满满。

  小时候,在外地工作的父亲只要一进家门,就会不停唤着“满女”满屋子找我,一会儿把我抱在腿上,一会儿把我扛在肩上,时不时还带着我出门会朋友、串门子,我享受着公主般的待遇。

  当时家境并不富裕的我,是小镇街上第一个戴风雪帽、第一个围纱巾、第一个穿白球鞋的女孩,几乎引领了小镇的时尚,女孩子们都很羡慕我,天性臭美的我,心中的满足感无以言表。家里经济条件有限,妈妈又很会过日子,几乎不会给我买,帮我次次达成心愿的,都是父亲。

  记得有一次父亲把一条金黄色、滑滑软软的尼龙纱巾围到我的脖子上,我高兴地跳了起来。一旁的母亲对父亲说:“你就惯她吧,一条纱巾这么贵,都够我们家好多天的生活费了。”父亲只是笑眯眯地看着我系纱巾。

  再大一些,开始流行尼龙袜。父亲很快就给我买了一双,让我“尝个鲜”,我至今仍清晰记得袜子上蓝底红花的图案。而那时,他依旧穿着母亲补了又补的棉袜。

  小学毕业那年,开始时兴白球鞋。因为毕业考试成绩好,父亲立即带我去买白球鞋作为奖励。穿上白球鞋的我,显摆了好几天,逢人就说:“这是我爸奖励我的!”

  父亲不仅给了我无尽的宠爱,还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我不到2岁的时候,一次大姐抱着我跟同学玩牌,往常我都会抢牌玩,可那天我不仅不抢牌,叫名字也没反应。大姐着急忙慌地把我抱回家,略懂点医学常识的父亲到家见状,挎包都来不及放下,当即抱着我一路快跑去医院。“好险啊,再晚来几分钟就没救了!”接诊的医生说。那次生病,父母守护我两天一夜没合眼,直到我醒来,他们紧绷的神经才松懈下来,父亲紧紧搂着我,高兴地哭了!此后,母亲常对我说:“你的命是你爸捡回来的!”

  父亲对我的爱一直浓烈和深厚,没有因为我长大而减少。我结婚后,父母第一次来北京旅游,得知我怀孕后,当即决定留下来照顾我。父亲每天在家里小心翼翼地锤一小碗核桃,等我下班到家,就会把核桃端到我面前,说:“闺女,赶紧吃了吧。”我妊娠反应强烈,特别想吃红果,当时已过了红果销售的旺季,父亲二话不说,去商店市场一个一个摊位地找,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终于有一天把洗好了的红果端到我面前。红果吃在嘴里酸酸的,我心里却是甜甜的。

  父亲对我并不是一味宠溺,平常寡言少语的他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潜移默化地教育我勤俭、正直、善良,热情……父亲的爱和人生态度,对我形成健全的人格起到了关键作用。

  不知从何时起,我萌生了要好好报答父亲恩情的想法,尽我所能地满足他的每一个愿望。父亲喜欢听广播,上世纪90年代,我托人从美国给他带回了当时最好的收音机;父亲喜欢看京剧,我给他买了29寸彩色大电视、VCD和京剧光盘;为了方便与父亲联系,我花5000块钱给他安装了电话……

  遗憾的是,在我长大成人后,好像再没有拥抱过父亲,更没再对父亲说过一句“我爱您”!

  父亲虽然离开我们已经有23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永远铭刻在我的脑海中,一幕幕父女亲情的画面如电影般浮现眼前。今年的中秋之夜,当我再一次站在阳台上,触景生情,我想大声地对远在天国的父亲说:“爸爸,我爱您!真的好想您!”

  (贺利娟,中国财经报社新媒体部主任、高级编辑。在30年的新闻从业生涯中,多次参与组织策划重大新闻战役报道,发表的各类稿件有上千篇,先后有多篇报道获全国性好新闻奖和省级报道奖,多篇报道入选《记者眼中的中国财政》《大数据时代的地方理财智慧》等书,曾与人合著《当代中学生隐秘解析》。)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