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手机版 收藏
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吟给霜叶的恋曲

作者:全秋生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20-10-19

  夏季疯长的心事已枯萎成一截乌黑的木炭,等待着冬的火苗来焚烧,燃成一段草长莺飞的季节,放飞花红柳绿的鱼鹰,去捕捉生命长河里活蹦乱跳的游鱼。

  轻盈的寒气从头顶一路轻吻下来,浸透书本上每一行娟秀的文字,雪白的稿纸如雪白的大脑,空洞成一段无缘的故事,思想的热点已骤然冷却,封冻青春的每一处港湾,任鸟儿在春的枝杈上鸣叫,诅咒猎人手中高高举起的气枪,鹅黄的草根透过大地的墙壁,遥听南来北往的脚步声,感觉飘摇的风筝带来无穷的乐趣:美丽无季节!

  翻开尘封的扉页,一缕幽香如你往日天真的身影轻轻袅出,围绕在周身上下,曾经令人羡慕的青梅竹马早已随风而去,窗外枯枝上的爱情鸟号叫不出任何嘶哑的声音,塑成冬的身影走进我的心里,任凭炭火的烤炙久久无法苏醒,远处高楼飘出的LOVE跟随屋顶袅袅的炊烟,在殷勤地编织一幅美丽的黄昏。

  冰凉的书桌贪婪地吸吮我手臂仅存的余热,台灯如鬼火一般照不亮遥远的前方,苍白的信封正忘情亲吻花俏的邮票,公开一段海誓山盟的表演,儿时“过家家”的温馨陡然在心中升起,如浓雾慢慢淋浴我清醒的思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轻轻一按手中的遥控器,曲线迷人的身姿婀娜地扭进干渴的目光,厚重的棉被从此不再温暖孤独的心事,寂寞如蛇愈缠愈紧,随疯狂的节奏摇头晃脑在眼前翩然起舞,那年户外封冻的一段风景悠悠苏醒过来,搅动一潭平静多年的死水,翻滚咆哮成一川江水向东流。

  挂历上的“比基尼”从水中飘然升起,凝在半空张贴成一处永不褪色的“旅游圣地”,四散飞溅的水珠喧闹地吹奏一支风花雪月的赞歌,走过春夏秋冬的脚步如鼓点时时敲击灵魂的鼓膜,传递着向往已久的欲望:让我一次爱个够!

  橘黄的灯光把孤独的身影拉长张贴成一幅油画,遥听隔壁传来的锅碗瓢盆交响曲,一如你往日美妙的歌喉轻轻吟唱青春的风采,翻开影集的日子,让我时常咀嚼你那白净凝脂般的小手搂紧脖颈的娇嗲。

  厚重的稿纸在无声翻译我们前世约定的姻缘,窗外的细雨飘成记忆的涛声,让思念的白鸽搭乘轻舟一路顺风抵达你的窗前,遥寄我一路风尘里的忏悔。

  墙上闹钟有条不紊的脚步声,优雅地伴奏我养育多年的孤独,放飞我任性的思维追逐你离去的身影,远处工地上切割钢筋的噪声遥遥传来,大呼小叫我酝酿已久的构思:给我一个空间,没有人走过!

  独坐窗前,思念如云集的风景,纷纷裁剪我生命的自由,岁月的沧桑如芝麻纷纷扬扬漂浮在相思的茶杯里,一如家乡儿时做客茶馆“上不见水,下不见底”的厚道热情,让我品味“天不下雪天不放晴天上没太阳”的悠长而单调的日子。

  夜幕沉沉从天空中低垂下来,孤月静静从大海里漂浮上去,滚烫的茶杯已然握成一截岁月的支柱,撑起户外一轮满月,呼唤“对影成三人”的典故,丰满的茶叶如载乘采茶姑娘的轻舟,荡起层层碧波低低吟唱千年不变的韵律: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远离你的日子早已被潇潇春雨淋湿。

  思念的绿叶始终不见你娇羞的身影袅袅而来,只好坐在书桌旁默念一路平安的祝福,放任冰凉的秃笔悄悄勾勒你的匆匆行程。我怕你的突然出现会烧伤我已成近视的目光,只好戴上一副大号墨镜,遮盖满是清泪的双眼。

  窗外的细雨轻拍古老的窗户,敲打我一夜的无眠,树枝上的鸟儿驮满童年的纯真渐飞渐远,我的相思已被闪电曝光成一段记忆,高高挂在满身尘土的房梁,任凭蜘蛛得意地来回编织罗网而不吭一声。

  深巷里的犬吠声遥遥传来,追逐着远远而去的汽笛,影集里的照片已被翻成一叠旧的船票:何时才能登上你的客船!

  凝视你的目光如潮再次涌上心头,往日孤独的身影开始自由地放飞,一路寻觅你的微笑,潇洒飘逸的牛仔短装一如你紧闭心扉的大门,飘扬成小街的一路风景,招惹南来北往的眼神和冲动。

  四方书桌紧锁你的温柔,悄悄挑灯品读你十年来的日子,美妙的歌喉轻吟一路忏悔,任凭手中苍老的笔杆轻轻涂抹远山的音符,缠绵悱恻的洞箫悠然穿窗而来,牵引我生命里苍白的文字,去装潢一段无奈的雨季:

  我在等你如鸟般悄然入梦!

  隐隐的雷声不时从天边滚过,一如你亢奋时的娇喘吹奏我生命里灿烂的辉煌,飘扬的黑发如柳丝细细编织一帘幽梦,远离你的夜晚,灵魂如影随形拥抱电话听筒,等候铃声的召唤,让生命的船桨一路咿呀摇进温柔的港湾。

  闪电如鞭,无情抽打窗户上脆弱的玻璃,摇动苍白的墙壁放映围城内外飘扬的故事,雨线似弦,轻弹一路高山流水,应和风儿呜咽前行,残缺的记忆又在反复捉摸:

  今夜伊人能否入我之梦?

  当寂寞如潮涌上脚背时,我静静地坐在思念的危崖上,为你默念一生平安的祝福。孤独之浪时时拍击无聊日子的边缘,自由的鱼儿被抛向无助的空中,牵挂你的心思,已风干成一截枯黄的枝丫,晾晒在遍地的鹅卵石上,我在苦苦寻找一道美丽的风景。

  等你如鱼一般游回儿时的浅滩,寻找那一片原始阳光的温暖。

  深秋的日子渐渐变短,树上的黄叶开始依恋昔日同甘共苦的枝桠树梢,并不情愿地回归树根肥沃的胸怀,过往的路人如雁匆匆而去,任凭嘶哑的哭叫在秋风秋雨中盘旋,那无牵无挂的轮回,不是人人都乐意接受的安排,有一只鸟儿在最后一片黄叶上翩翩起舞,吟唱一支不老的恋曲:

  霜叶红于二月花。

  (全秋生,笔名江上月,江西修水人。作家、资深编辑,先后在多家杂志报纸发表散文随笔、文艺评论,有散文随笔集《穿过树林》面世。现供职全国政协中国文史出版社。)

  牵牛花 老树/作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