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手机版 收藏
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窗外的秋叶黄似金

作者:王彦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20-11-16

  夜半,大风呼啸奔突,犹如困兽出笼。我躺在枕上,辗转难眠,突然担心起窗外的银杏树。我们身处暖室,听到呼号,尚觉寒意,而无遮无挡的那片金黄,可还安好?

  由秋入冬,我身处北京,却不觉萧瑟、凄凉,很大程度因了这片金黄吧。每天晨起,拉开窗帘,望见院子里那一树璀璨,顿时没了倦意。其实,小院里花木不少,夏日里竞相登场,争奇斗艳,好不热闹,但到了这个季节,大多绿意衰退,花蕾凋敝。唯独这银杏,偏偏在一片黯淡中,色彩越发明亮,姿态越发超脱了。特别是在有太阳的日子里,片片叶子幻若金色羽扇,在丝丝阳光的精心梳理下,像是披上“黄金甲”的古典美人,从盛唐气象中款款走来。一阵风微微拂过,美人们轻摆衣裙,翩翩起舞,环珮相扣,簌簌作响。倘是正巧经过树下,偶拾点点碎金,随手夹入书页,哪天翻开看到了,定会心生欢喜。

  银杏越是美丽美好,越让我心生怜爱。我不禁担心这大风突袭,让她丢了颜色,失了风度。于是大风一过,我便马上出门,去看望这“老友”。还好,虽然“老友”头上的叶子被摇落不少,但枝干依然向上伸展,树根牢牢扎入泥土。此时的它,更像傲然独立的君子,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难怪在经历了亿万年风霜雪雨之后,同时代的远古植物都纷纷销声匿迹,它依然屹立于苍穹之下、大地之上,成为第四纪冰川运动后裸子植物中最古老的孑遗植物,被誉为“活化石”。

  当然,在沧海桑田的历史变迁中,银杏的形态、种类、分布也在不断变化。距今50万年前,冰川运动让地球骤然变冷,欧洲、北美和亚洲绝大部分地区的银杏都遭受了灭顶之灾,但令人庆幸的是,由于自然环境适宜,我国保存下了这古老的珍贵“火种”,之后,又通过各种途径逐渐传播,在世界各地开枝散叶。如今,我在异国他乡遇到那片熟悉的金黄,立于树下,心里不免又多了几分亲切和喜爱。

  有机会定要到山东莒县看看。那里有座浮来山,山上有座定林寺,寺里植有一棵4千余岁高龄的银杏。它冠如华盖,枝茂叶盛,硕果不断。它不只是世上最古老的银杏树,还见证了春秋时期莒子与鲁侯结盟修好的一段佳话。清顺治年间,莒州太守陈全国题诗赞曰:“大树龙蟠会鲁侯,烟云如盖笼浮丘。形分瓣瓣莲花座,质比层层螺髻头。史载皇王巳廿代,人经仙释几多流。看来今古皆成幻,独子长生伴客游。”

  到了这个季节,陪伴我们的不只是一树金叶,还有悬挂其间的颗颗白果。和金灿灿的叶子比起来,白果的模样似乎寒酸了些,而且有股酸腐味,像不小心过期了的奶油,令人闻之皱眉,掩鼻疾走。于是,银杏叶常常被文艺青年捧在手心,以各种造型出现在朋友圈里,而这小小白果,倒像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落寞女子。那日,偶遇一位老者手提布袋,在树下弯腰捡拾。我发现他捡的不是漂亮叶子,而是那小小白果。这果子也像是终于等来了“知音”,纷纷跳入老人囊中,不一会儿,竟装了半口袋了。

  细看袋中果子,很像挂了白霜的杏。老人说:“别看这果子不起眼,还不香,用处却不小,在宋代,人家可是皇家贡品呢。”我一查《本草纲目》,果不其然:“熟食温肺、益气、定喘嗽、缩小便、止白浊;生食降痰、消毒杀虫。”难怪欧阳修写诗赞曰“绛囊初入贡,银杏贵中州”,《文选?吴都赋》也提到“平仲果,其实如银”。

  “如银”是不是也包含着古人对白果“来之不易”的珍视?银杏树生长缓慢,从栽种到结果要二十载,而想达到硕果累累的盛况,则要等上四十年。因此,人们叫它“公孙树”,有“公种而孙得食”之义,又因其寿命绵长,亦被称为树中“寿星”。这样的好彩头,是不是也更合老人心意?

  在我看来,不管是那耀眼的一树金黄,还是隐藏其间有味道亦有内涵的小小白果,都是大自然的美好馈赠,是这寒凉时节熨帖人心的一剂温暖。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