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手机版 收藏
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梦里黄河总是情

作者:谢克忠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21-06-21

  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惧水之人。

  像我这样对水有惧怕心理的人,十几年来却经常梦见同一个场景:雄浑的黄河之水从天边滚滚而来,黄河岸边上站着一个年轻男子,他手执指挥棒,神情坚毅,气势磅礴,像是在舞台上指挥演奏,也像是在指挥着千军万马……

  他就是我们伟大的人民音乐家冼星海。

  “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一个民族的呐喊和抗争,给我的灵魂带来极大的震憾。因为它形成一股摧枯拉朽的民族力量,向世界发出中华民族的最强音。

  2002年底,我几经周折,从江西上饶来到广州市南沙区榄核镇谋生。到了这里,我才知道我居然来到冼星海的故乡。更幸运的是,从2014年起,我作为镇驻村干部,在冼星海的祖籍湴湄村驻守了长达五年之久。

  关于冼星海的生平事迹,我了然于心。冼星海的父亲冼喜泰是湴湄村的船工。冼星海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父亲就因为海难而离世。他在母亲黄苏英的抚养和教育下,一步步走进音乐的殿堂。对于一个穷苦家庭的孩子来说,能读书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事艺术更是一件极其奢侈的事。冼星海把自己对于艺术的追求,和国家、民族的前途命运联系起来,从而成就了他短暂而光辉的一生。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紧要关头,外强入侵,内乱不断。无数中华儿女抛头颅、洒热血,投身到民族抗争的历史洪流中。1935年,冼星海放弃了在法国的优越生活,毅然决然地回到自己的祖国,用自己的艺术才华激发民众的斗志,唤醒整个民族的力量。1938年,他奔赴革命圣地延安,坚定了共产主义的信仰,成为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

  1940年,冼星海受党中央的派遣赴苏联工作。那时,他唯一的女儿冼妮娜还在襁褓之中。为了组织的重托,他毅然告别新婚不久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远赴苏联。这一去就是五年,直到1945年10月30日病逝。他远在苏联,曾经贫病交加。在他的日记里,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美丽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但他却仍然坚持音乐创作,写下了《中国狂想曲》等大量不朽的篇章。

  榄核镇作为冼星海的故里,引来无数文人墨客。榄核镇已成为文艺家们的精神朝圣之地。因为工作关系,我曾经接待过一大批文学艺术家。他们被榄核这块神奇的土地所折服,写出了大量文学作品。这些艺术大伽常常来到冼星海的母亲黄苏英停泊渔船的地方,驻足停留,凝神遥想。每当这样的时候,我总是很安静,不和他们说一句话。因为我知道,他们不但是在寻找创作灵感,也是在对一位伟人默默追思。

  水是无形的,也是伟大的。当我梦见黄河,梦见冼星海时,水带给我的不再是惊惧,而是一种无比强大的精神力量。我喜欢在下雨天,一个人关起门,一遍又一遍地聆听《黄河大合唱》。

  因为这样,我能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谢克忠,现供职广州市南沙区榄核镇政府。)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