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手机版 收藏
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发掘共产党人灵魂中闪光的宝藏

——读《一位财政部长的两份遗嘱》随想

作者:石英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21-07-05

  据我所知,作家宁新路在他二十几年的文学创作历程中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举凡散文、小说、纪实文学等方面多点开花,目前已有3部长篇小说和17部散文出版,均有非同一般的特色与光彩。近日,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他的长篇散文《一位财政部长的两份遗嘱》,不仅如许多权威人士所言,“为财政系统做了一件大好事”,而且在整个文学创作领域也是一桩相当可观的成就。

  作者不仅成功地表现了原财政部长吴波无愧于人民、真实澄澈为官为人的一生,而且更不遗余力地“发掘”了这位优秀共产党人灵魂中闪光的“宝藏”。正因为《一位财政部长的两份遗嘱》发掘了共产党员闪光的精神品质,引起中央领导同志的高度重视并作出重要指示,掀起了党员干部学习吴波的热潮,也成为当下全党开展党史教育活动中,鲜活而又生动的现实教材。

  为什么我用了“发掘”一词?因为吴波身上拥有极为鲜明的独特品质,这是最值得大书特书的,但他却毫不张扬,别人认为最了不起之处,在他眼里却很平常。一般人认为他很低调,他却认为本应如此。他不仅从不为自己“评功摆好”,而且教导家人也低调为人……由此不难看出,写这样的人物,还真得下一番至真至诚的“发掘”功夫。所以说,宁新路写吴波这样一位特定人物,只靠一般的“写”不行,更要有一种不同寻常的心境,去探究,去发掘,去寻求问题的答案。

  由于吴波的“太不平常”蕴含在“太平常”当中,做出答案自然更要费些功夫,阅读中也需细加品味。

  仅举几例:吴老在组织关系中始终坚持原则,绝对实事求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计个人得失,不仅不诿过于人,甚至不惜承揽责任,真正做到了襟怀坦荡、胸无纤尘。他把职权视为一种责任,一种担当,一种党和人民赋予的使命,从不将其与个人利益挂钩。如有必要,他会毫不犹豫地慨然“让贤”,积极推荐年轻有为的同志提前接任,而他也不做“甩手掌柜”,继续做他该做的事。

  他从来不计较“名分”,只当了一年部长(正职),不是因为他当不了,更不是因为不让他当,而是他觉得后继的“贤者”早些上任对国家的事业更有利。只要退了,便与那些哪怕是象征性的待遇完全脱离,就连按规定应给原部长留的一间办公室也主动上交,不再保留,真正做到了“一清二白”。然后,回到西城区大酱坊胡同年久失修的旧平房里,过他真正的“平民生活”。

  几次分新房,单位都按规定分给了他,但他都让了出去。他说住原来的平房挺好,能够与老街坊相处,更接地气。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才不得不接受单位的“硬性”安排,搬到了海淀区万寿路的住房。然而,当他生病住院自感不适之时,毅然决然地征得全家同意,将住房如数交还给财政部。并且立下遗嘱,彻底实现“无产者”的夙愿。遗嘱上说:“我去世后,后事从简,不发讣告,不开追悼会,不搞遗体告别,火化后就地处理,不予保留。”遗嘱由吴老本人口述,其子吴威立记录。而吴威立和所有的吴老儿孙一样,谁也没沾父亲的半点儿“好处”,甚至从未进过他当过部长的财政部大门……林林总总,举不胜举。

  吴波老部长如此清廉,如此无私,甚至如此超凡脱俗,竟使有的人听了觉得难以置信,这是因为他们还未能洞悉吴老的精神境界和价值追求。对此,我觉得本书作者所做的深层探索,较一般地罗列人物事迹更加可贵。比如文章中写道:“因为他感受了旧社会生活的贫穷与苦难,那是刻骨铭心的饥寒交迫和艰辛羞辱;他感受到了一种光明与黑暗的斗争;他感受到了正义之师与人心所向的党魂、军魂,那是共产党员与延安精神之魂……所有这些,让他知道了什么是满足与幸福,让他的精神世界找到了一种超然与高贵,让他决意为了国家和人民放弃自我,淡泊名利。”

  这段文字,言简意赅,但可谓掷地有声。我觉得,本书作者的最难得之处,就是回答了“不只是怎样做,更重要的是为什么那样做”的关键问题。

  此外,本书之所以会有那么强烈的感人力量,当然还与作者成功地驾驭了这个非常题材密切相关。这里包括见识的高度、提炼的纯度和语言表达的精度等方面。我初读此书时,就明显地感到叙述文字自然流畅,表现力很强。看似不经意的叙事文本其实浸润了作者的一腔真情,所以才能把感人的故事带到读者的心中。

  再者,作者也极其重视细节的描写,在这方面可谓不遗余力,不吝笔墨,让细节享有充分的“发言权”。如当他写到吴老与身边工作人员和普通群众的关系时就是这样:“慷慨,无微不至,亲如子女,胜过亲子。”每读此类文字,顿使人深深感到这确非常人所能为。

  不仅如此,作者在本书行文中也不时“蹦”出经过高度淬炼的文字,给作品增彩不少。且举几例:“高寿者未必都尊贵。吴波留给人们的点点滴滴,折射出一个人的高贵灵魂。吴波精神的高贵,使得他的灵魂达到了无尘的境地。”“享受近百年人生美好岁月的吴波,他的长寿不是上帝的赐福,也不是用钱买来的。他的善良、宽厚、俭朴、淡泊、真诚等等,应当是他享受长寿人生的‘营养素’。”“每当经过万寿路,我总会注目吴老住过的那栋楼。这情不自禁地回头和张望,因为吴老高洁的精神,定格在了遗嘱和他交公的那两套房子里。”“如此一来,你会发现人生不需要被许多的东西奴役,像吴波那样,可以活得如此淡然。”是感叹,也是箴言。

  综观上述,本书既是对隐誉拒享的吴老合理而必要的“发掘”与实录,又充分展示出作家宁新路在驾驭长篇散文上的可喜成功。我的拙文,两者兼顾,一则尊仰贤者,德泽后辈,二则点赞作者,敬畏文字。二者都值得我虔心学习——为人为文,皆应以德为上。

  (石英,著名作家。曾任《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编审,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著有长篇小说《火漫银滩》《血雨》《密码》等70余部。)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