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手机版 收藏
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秋天的沉醉

作者:戴荣里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21-09-13

  雾还是那样的雾,却渐渐地凉起来了。昨夜在路边思念亲人的人,赶走了一个炎热的季节。我顿了顿,想起高远天空里的母亲,风一阵阵紧吹,地瓜枝蔓匍匐在大地上,看一眼阳光,像柿子一样迎接风的摇晃。

  这个季节的田野最好看,处处都是硕果。知了默默地哭泣,蚂蚱做着最后的挣扎,鱼儿也没有夏天欢快。我行走在已经不再泥泞的乡间小道上,北方的天空这时最美,好像整个儿被洗过了一般。

  那一年从广州回来,刚翻新的泥土,散发着季节的芳香,对应着南方的潮闷。那一刻,我真想大喊一声,想一嗓子一嗓子地呼应那越来越高的蓝天。高大的银杏树,刺向天空,金黄的叶片,是它向大地求爱的热泪,当所有的泪滴抛洒完毕,银杏树就剩下华美的躯干,倔强地刺向天空。躲进书房里,门窗也关不住这个季节别有情调的冷。那冷,从雾里抽出来,从月光里洒下来,从古人的目光里流出来,从无尽的思绪里迸出来。无尽无涯的天空啊,年年诉说着一个季节的甘苦。

  回忆也凉起来,像挂在枝头的苹果表面凝着的一层霜。“磨剪子来——修菜刀”的声音也缓慢起来,如蝉儿们最后的挣扎。我在懒散的梦境里醒来,这个季节的梦开始变得琐碎、冗长,又没有任何关联的情节。没有人去猜测一朵花和一个果实的联系。好像顷刻之间,那些瓜果一股脑儿跑到厅堂里来开会,就像一个个天真的少女,不知不觉间变成了陌生的美丽面孔。花让人充满想象,而果让人停止想象。在这个季节,我一个人呆在书房里,读着一本本果实一样的书,脑海里却泛起花儿最初的模样。

  故乡的这个季节太美,似宏大的画师画出的层次丰富的画。年龄是残酷的法律,隔开童年的想象,代之以严苛的分格,把这个时令的美,一点点攫走。我只能从长大以后零碎的段落里,感受这个季节的美丽。城市一个个来,季节一个个去,说不清哪一条皱纹记录着城市的沧桑,也说不出忘记了多少属于这个季节的金黄。

  一个季节的来临,带来的是又一次轮回。不管当初多么热烈,不管未来多么寒冷,在这个过渡的季节,纯然想着这世上的一切,回忆那最初的花朵,娇艳的美丽总会被粗粝的果实所代替,尽管那上面泛着一层冷光。

  我只有沉醉在这果实里了。

  (戴荣里,散文作家,北京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副理事长,北师大等六所大学校外导师。冰心散文奖获得者,现供职北京市某央企。)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