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手机端>思享汇
发动扭转服务贸易逆差的投资引擎

0

2020-02-10 17:02:43     中国财经报网

  与货物贸易长期存在巨额顺差完全不同,我国服务贸易一直存在着逆差。综合商务部与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的数据发现,今年前8月,我国服务贸易逆差1629.6亿美元,不仅超过了去年全年的规模,而且高出10年前的18倍之多。总体来看,我国存续了20年之久的服务贸易逆差状态至今并未改观,而且呈现出逐年扩大之势。 

  服务贸易繁盛的另一面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我国服务贸易总额达到了30357.6亿美元,连续8个月保持着两位数增长。同时,伴随服务贸易规模的持续扩大,其在外贸整体中的占比已上升到18%以上,较去年全年同比提高了近3个百分点。如果再稍微拉长一点时间也可以发现,最近5年我国服务贸易的年均增速总是以高出世界平均增速的两倍前行着。

  不过,由于历史欠账太多,服务贸易倍数追赶步伐并未能改写自身的逆差生态。分析发现,在我国服务产品的进出口结构中,人力资源密集型行业一直是贸易顺差的贡献者,而技术知识密集型服务、资本密集型服务、环境资源密集型服务,以及与货物贸易紧密相关的服务贸易长期均现逆差,尤其是旅游服务贸易以及运输服务贸易、金融保险服务成为逆差的最主要来源。服务贸易结构失衡的背后反映出的是相应投资结构以及资源配置的不合理。

  激活国内投资量能 

  扭转服务贸易的逆差实质就是要增强服务商品的出口能力。为此,必须培育竞争优势明显的国内市场替代,即通过发展与做强国内服务业扩展出口口径,重点是通过明确的投资政策指引激发生产性服务业与生活性服务业的造血功能,同时突出比较优势,将要素优势尽快转化为产业优势。

  比较发现,与欧美生产性服务业占GDP比重的70%相比,目前我国生产性服务业占比只有15%左右。为此,需要进一步放开生产性服务业的投资准入,为社会资本释放更大的腾挪空间;需要通过完善财税政策、金融创新和价格机制等措施,投资创建生产性服务业聚集的平台,进而引导生产服务业的分工协作和产业集群的发展;需要大力扶持发展服务产业专项基金、产业风投等服务型公司,为服务业注入持久的资本血液等。

  服务业的发展无疑需要资本、人才以及相应的技术支撑。令人欣慰的是,目前我国部分高级生产要素优势正在局部形成,新型生产要素正在加速积累,劳动力优势正逐步向劳动力资源、人力资本优势转化,资本优势正逐步传导到技术、品牌、质量、服务、知识产权、标准等高级生产要素优势的积累中。因此,我国一方面要大力投资发展人力资本密集型服务贸易,包括建筑服务、信息和计算机服务、咨询服务、商务服务,以及离岸服务外包等;另一方面要在相关领域投资培育出一批世界知名的服务产品和服务型跨国公司,如高铁、桥梁、电站等建筑服务品牌,以及软件外包、信息技术服务、呼叫中心等服务产品。同时,要加大在运输服务和保险服务地带的投资,搭建传统货物贸易优势转化为运输与金融优势的平台。

  加大双向投资开放的“油门” 

  目前我国服务贸易额在外贸总额中的占比,仍比全球平均水平低4.2个百分点。同时国内人均服务贸易额仅为美国的12%、德国的6%以及日本的16%。为此,商务部在《商务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中提出,到2020年,我国服务贸易将超过1万亿美元,占世界服务贸易总额的比重从目前的7.2%提高至10%。这也意味着,今后5年服务贸易要实现约3000亿美元的增长,届时中国有望成为全球第一服务贸易大国。而实现以上目标,必须利用13亿人的市场优势,推动服务业市场的双向、对等、互惠开放。

  国内11个自由贸易实验区应当成为促进服务贸易自由化以及投资便利化的先行阵地。一方面,要在自贸区内进一步探索与推广“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准入前国民待遇”的开放模式,减少负面清单中的投资与贸易限制性措施,打破开业权、人员移动、技术性等服务贸易投资与经营壁垒。同时可以考虑在《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和《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框架下投资创办服务业开放试验区,为推进服务贸易自由化积累经验,并在试验基础上形成全国推广的时间表,借此将外资企业打造成我国服务业出口能力的一支重要力量,放大我国服务产业的外向化程度。

  加大企业“走出去”的步伐是提升服务业市场开放的重要方向。目前,我国拥有显著的资本要素优势,外汇储备高达3万多亿美元,而据商务部的最新数据,去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创下了1456.7亿美元的历史新高,同比增长18.3%,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资本项净输出国,未来继续对外投资的资金非常充足。为此,需要进一步降低对外投资门槛和强化资本输出的政策力度,激励更多中资企业的跨国投资愿望。而伴随着未来我国对外直接投资规模的进一步扩张,资本拉动我国金融、保险、运输、电信等产业向着海外延伸的力量会不断加强。

  必须正视,我国服务业双向市场开放不仅面临发达国家的贸易投资壁垒,也面临新兴经济体服务业市场开放不足的挑战。如根据WTO服务贸易总协定的标准,印度仅承诺开放12项、占比21%的服务贸易市场,还有发达国家在电子技术、航空、信息通讯技术、生命科学技术、能源环境等领域都尚未对发展中国家开放等等。为此,我国必须加快建立区域服务贸易投资协定的进程。从服务业在全球的分布看,欧洲是服务业最发达的地区,同时也是全球服务业最大的进出口市场,经济服务化的特点十分突出,尤其是电子技术、航空、信息通讯技术、生命科学技术、能源环境等生产性服务业和健康管理等生活性服务业,欧洲占有先进的技术和成熟的管理经验,且市场相对比较开放。因此,欧洲应成为我国谋求签署服务贸易投资协定的主要伙伴。作为过渡性措施,可以考虑以服务贸易为重点,投资建设中欧贸易园区和产业合作园区,先行试验中欧自由贸易的制度与政策,积极探索中欧贸易投资规则和标准的对接,同时在医疗健康、设计研发、养老服务、职业教育等服务市场放宽对欧盟企业的投资市场准入。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0
我要评论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中国财经报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中国财经报社新媒体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