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收藏
首页>新媒体>中国财经报微信

刘士余赴任证监会挑战超前任 目前有两件大事要完成 | 观察

来源:中国财经报微信 发布时间:2016-02-22

  2月20日上午,新华社发布消息,中共中央决定任命刘士余同志为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免去肖钢同志的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职务。国务院决定,任命刘士余同志为中国证监会主席,免去肖钢同志的中国证监会主席职务。

  对于肖钢的下一步,此前有传闻他会回央行任职,投资界人士认为肖行事稳健,或适合央行担任要职。也有金融界人士分析,肖钢也不不排除再次执掌某国有大行。

  刘士余长期在央行系统工作,2014年10月,刘士余由央行副行长任上调至中国农业银行任党委书记、董事长。

  2015年6月以来,A股经历了异常波动,股指在较短时间内出现了大幅度下跌。因此,时任证监会主席肖钢受到市场较多关注,同时,证监会主席一职是否更替备受市场关注。

  此次,对于刘士余担任证监会主席,业界并不感到奇怪,历来证监会主席来自于央行或银行系统居多。

  在经历了股市异常波动之后,资本市场所面临的问题与改革复杂艰巨,这一被业界称为“火山口”位置的职位对刘士余充满了挑战。

  改革派刘士余 

  在央行期间,刘士余担任银行改革领导小组副组长,在上一波拯救国有银行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任职央行副行长期间,刘士余负责监管支付领域,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起了推动作用。

  此外,刘士余在央行期间,参与推动了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建立。有了银行间债券市场,大大扩大了中国直接融资市场的大规模发展,促进了企业债券规模。

  债券市场是直接融资的重要渠道,对中国金融发展意义重大,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的发展均是资本市场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业界人士评价,从刘士余过往履历看,其对资本市场并不陌生,反而有较多监管经验。

  刘士余的挑战 

  对于刘士余而言,赴任证监会并不轻松,目前,有《证券法》修订和实施注册制两件大事需要去完成。 

  据《财经》记者了解,注册制在证监会内部紧锣密鼓的推动,但较为保密,目前,交易所方面已开始对接规则。

  在经历了股市异常波动之后,资本市场的改革复杂艰巨。作为资本市场最基础的法律《证券法》修订工作本来有望于2015年推出,但股市异常波动打乱了这一节奏。

  而注册制的改革需要《证券法》作出法律保障,因此,在改革紧迫之下,2015年年底,全国人大授权务院调整法律适用范围。在《证券法》未修订之前可以推出注册制。

  注册制对中国资本市场是一个全新的事物,因此在推动时必须谨小慎微,稳妥推进。

  同时,市场在经历一场波动之后仍相当脆弱,改革的推进需要充分考虑市场承受能力,否则容易引起风险。之前股市的连续下跌,造成部分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风险,进而存在将资本市场风险外溢的可能。

  因此,刘士余接任证监会之后,第一要务和挑战即是如何稳妥推进注册制改革并保持资本市场稳定。

  在成熟市场,注册制的核心是让市场起主导作用,监管者不为投资者及市场做出判断和调节。但在中国,注册制难以全部照搬,为了兼顾市场承受能力,在发行节奏及价格上,监管层仍需把控。

  此外,对资本市场中长期建设而言,《证券法》的修订是重中之重,注册制改革实施后,诸多问题依旧需要法律作出保障。比如相关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问题,现行法律处罚程度较轻,难以适应注册制下的市场需要。

  《证券法》修订亦面临较多博弈,比如证券的定义等,涉及诸多部委原始监管格局。从这次股市异常波动成因来看,分业监管的体制下,证监系统难以把控全部风险。信托、银行资金的大规模入市使证监会监管有时力不从心。

  对于刘士余而言,除了注册制改革和《证券法》修订两大攻坚任务,关于资本市场的基础性制度建设仍亟待解决。

  比如上市公司退市问题,长期以来,A股公司退市力度较小,造成“炒差”盛行,产生劣币驱逐良币效应,不利于价值投资理念的形成;市场违规行为的打击问题,虽然证监会近两年来加大了对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力度,但囿于现行法律制度及稽查力量薄弱,市场违法违规现象仍旧严重;投资者保护方面,上市公司大股东侵害中小投资者利益的现象时有发生,且投资者在权益受到侵害后维权索赔困难已经是常态。

  因此,刘士余接任证监会主席后,正是改革的推进阶段,其面临的挑战更甚前任。刘士余如何应对挑战,市场拭目以待。

  肖钢三年 

  肖钢自2013年3月入主证监会以来,已经在北京金融街19号工作了3年,肖钢的3年注定成为资本市场重要的一段印迹。在他的任上,有褒有贬,股市重返5000点又迅速回到“2”时代,其中冷暖也许只有肖钢自知。

  2013年3月,执掌中国银行10年的肖钢,调任被称为“火山口”位置的中国证监会主席一职,接替被市场称为改革派的郭树清。

  肖钢到任证监会主席后比较低调,但调研力度很大,重视各方面意见,对新闻媒体的报道也很关注。肖钢推动建立了证监会的例行发布会制度,每周五收市后证监会将召开记者会发布和回答市场关心的问题。

  证监会的例行发布会制度走在了国务院部委前列,“这是正确的制度,因为资本市场本身就是基于信息的市场。”证监会的人士说。

  很多人注意到肖钢在证监会主席任上,头发变得花白,有人说这是为资本市场操心所致。肖钢上任主席后,每周都召开主席办公会,很多事情都在主席办公会上讨论和决定。

  肖钢这三年亦是资本市场深刻变革的三年,新三板正式扩容,为更多企业登陆资本市场创造了条件。沪港通的开通,进一步促进了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

  2014年,证监会重启之前暂停的新股发行,这次新股发行改革意在解决三高问题,但却加重了市场的行政手段烙印,限制市盈率、募资金额、老股转让等条件,使新股发行的价格几乎可以通过计算得出,导致了市场对新股的炒作。

  时间进入2015年,上半年A股一路上涨,沪指冲上5000点,市场和舆论集体疯狂,“改革牛”的论调不断被强化。然而,危机隐藏在虚荣之下。杠杆资金泛滥,融资余额飙涨。

  由于大量资金通过外部接入系统进入股市,各方在利益驱使下听之任之,待证监会着手清理之时,场外杠杆资金规模已大。然而,在缺乏完善的应对方案之下,监管猛踩刹车,强力去杠杆,股市如多米诺骨牌一般瞬间倒下。

  A股接连出现千股跌停,流动性丧失殆尽。证监会开始领导救市工作,大量资金购买蓝筹股强拉指数,然而效果甚微,中小盘股继续急剧下跌,带动蓝筹股被抛售。有市场人士批评,从股灾到救市,证监会至少有以下过失:前期监管杠杆资金不力、中期去杠杆太武断以及救市不及时和救市策略失当。

  市场的剧烈波动,使熔断机制被提上日程并被快速实施,然而,2016年年初熔断机制仅推出4天,市场便遭遇两次熔断。熔断机制因吸磁效应的缺点旋即被迅速叫停。A股在2016年年初又一次出现了大幅度下跌。

  肖钢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肖钢在2016年年初的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坦承,股市的异常波动暴露了证监会监管有漏洞、监管不适应、监管不得力等问题,必须深刻反思。

  附:刘士余简历 

  1987年至1996年先后工作于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中国建设银行;

  1996年至1998年任中国人民银行银行司助理巡视员、副司长;

  1998年至2002年任中国人民银行银行监管二司副司长、司长;

  2002年至2004年任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党委办公室主任;

  2004年7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行长助理;

  2006年6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2014年10月任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执行董事候选人

  2014年12月任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