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要新闻>编辑推荐

生态补偿换回绿水青山

作者:戴正宗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7-11-30

  嘀嗒,嘀嗒……从黄山市休宁县海拔1629米的六股尖岩缝中渗出的山泉,一点一滴聚成率水河,千滩万潭,百转千回,万千淙淙小溪相汇,漫延成新安江滔滔之势,奔流200多公里,经歙县街口村入境浙江,借千岛湖、富春江、钱塘江,扑入东海。

  经过6年的不懈努力,横跨安徽、浙江两省的新安江水变“清”了。据安徽省黄山市市委书记任泽锋介绍,目前新安江流域水质稳定向好,跨省界断面水质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二类标准,每年向千岛湖输送60多亿立方米干净水,占千岛湖年均入库水量的68%以上,初步走出了一条上游主动强化保护、下游支持上游发展的互利共赢之路。

  近日在安徽省黄山市举行的2017(首届)新安江绿色发展论坛”上,与会者普遍认为,新安江流域近年来水质稳定向好,横向生态补偿试点机制功不可没。

  新安江模式为跨省流域生态治理提供借鉴 

  “源头活水出新安,百转千回下钱塘”。发源于黄山市的新安江,蜿蜒迂回359公里,在浙江省淳安县汇集成为千岛湖。为保一江清水,按照“谁污染谁治理、谁受益谁补偿”的生态补偿原则,我国于2011年11月在新安江流域开展了首个跨省流域横向生态补偿试点。补偿资金为每年5亿元,其中,中央财政补助3亿元,安徽、浙江两省各出资1亿元。两省以水质“对赌”,以两省跨界断面高锰酸盐指数、氨氮、总氮、总磷4项指标为考核依据,年度水质达到考核标准,浙江拨付给安徽1亿元;反之,安徽拨付给浙江1亿元。不论上述何种情况,中央财政每年补助的3亿元全部拨付给安徽。

  2014年10月,财政部、环保部下发《关于明确新安江流域上下游横向补偿试点接续支持政策并下达2015年试点补助资金的通知》,启动第二轮试点工作。中央财政生态补偿资金3年仍为9亿元,按4亿、3亿、2亿退坡的方式补助,两省“对赌”资金每年各增至2亿元。与首轮试点相比,第二轮试点突出了“双提高”,即提高资金补助标准、提高水质考核标准。

  经过两轮试点,皖浙两省断面水质检测全面合格,作为试点“主战场”的黄山市顺利拿到了补偿金。据黄山市常务副市长刘孝华介绍,这部分钱只能用于新安江流域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布局优化、流域综合治理、水环境保护和水污染治理、生态保护等方面的投入。

  不仅如此,为建立常态化生态补偿机制,撬动更多的社会资本参与新安江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2016年黄山市与国开行、国开证券共同设立全国首个跨省流域生态补偿绿色发展基金,按照1∶5比例放大,基金首期规模20亿元。同样,这些款项只能用于生态治理和环境保护、绿色产业发展等领域。

  “把资金用在了源头治理和拆迁企业安置、人员安置等方面,新安江财政资金在转移支付使用上可谓做到了重点突出。”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白景明表示,根据涉及补偿主体的不同,流域生态补偿机制一般划分为纵向生态补偿(中央对地方的转移支付等)、横向生态补偿(地方之间的补偿等)。新安江的生态补偿既有地区之间的横向联动,又有中央和地方间的纵向生态补偿,既有中央参与,又有省际之间的出资,这一模式更有利于解决生态治理问题。

  与会者认为,跨省流域的生态补偿是大国生态治理的特有难题。在我国,跨省流域生态补偿已在多省份推开,如跨广西和广东的九洲江、跨福建和广东的汀江、跨江西和广东的东江、跨河北和天津的滦河、跨陕西和甘肃的渭河等,但成熟模式的探索仍是任重道远。率先起步的新安江流域试点,为跨省生态治理提供了借鉴,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生态补偿是实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有效通道  

  生态补偿的目标是追求“绿水青山”保护者与“金山银山”受益者之间的利益平衡。据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院长王金南介绍,在我国原有592个贫困县中,499个位于重点生态功能区或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我国对这些地方进行生态补偿,是实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有效通道。

  据他介绍,国家生态补偿发展路线图已基本明朗。《关于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意见》明确了森林、草原、湿地、荒漠、海洋、水流、耕地等分领域的重点任务,提出了建立稳定投入机制、完善重点生态区域补偿机制、推进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健全配套制度体系、创新政策协同机制、结合生态保护补偿推进精准脱贫、加快推进法制建设等体制机制。

  “目前,我国的生态补偿框架正在不断延伸。”王金南介绍说,这体现在三个方面:补偿范围从单领域补偿转向综合补偿、补偿尺度由省内补偿到跨省补偿、补偿方式从资金补偿向多元化补偿转变。从单领域补偿看,流域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已经成为我国流域共同开展综合治理的重要手段,森林生态补偿机制正在不断完善,草原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稳步推进,湿地、耕地等其他领域生态保护补偿也在积极推进。

  生态补偿离不开真金白银的扶持。据了解,在新安江流域上下游横向补偿两轮试点中,中央财政共安排资金18亿元。其中,2012—2014年首轮试点期间,中央财政每年安排资金3亿元;2015—2017年第二轮试点期间,中央财政每年安排补偿资金仍然为3亿元。同时,作为试点主体的皖浙两省也安排补偿资金,其中,首轮试点两省每年各安排补偿资金1亿元,二轮试点两省每年各安排补偿资金2亿元。中央与地方生态补偿资金的投入,为保持新安江一江清水提供了财力保障。

  王金南表示,绿水青山要守住,金山银山要建设。两者之间的关系,是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生态补偿是“绿水青山”保护者与“金山银山”受益者之间的利益调配机制,因为生态补偿机制是一种生态资源环境价值“市场化”的公共制度安排,通过对生态利益的重新分配,建立社会经济发展和环境资源保护之间的矛盾协调机制。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