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要新闻>编辑推荐

求创新控风险保障高质量发展

作者:任焱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8-03-09

  如何看待政府下调经济增长目标?怎样解决经济发展中的诸多难题?在3月8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的记者会上,多位政协委员各抒己见,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献计献策。

  对增长速度升降不必大惊小怪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将经济增长目标定为6.5%,比去年经济的实际增速6.9%低,并且有十余个省份下调了2018年经济增长目标。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副主席钱颖一表示,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把今年的预期目标定在6.5%,比去年实际增长低0.4个百分点,是为了给转变留有空间。

  从地方的角度看,钱颖一认为,十几个省份调低了增长目标,应解读为地方政府在经济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过程中行为的一个变化。“这个变化是非常有意义的,是一个重要的信号。”他说,长期以来,地方政府追求经济增长,向质量方面的倾斜不够,这一次“降速”表明了地方政府在这方面已经开始有所转变。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强调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分析说,稳中求进,最核心的要义就是遵循规律,把握好各项工作的度,既不要盲目冒进,也不要无所作为、无所事事。

  他介绍,从其他国家发展规律来看,追赶型国家在前期经济增长速度都是比较快的,但是当量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质的提升就必然要提到日程上来。相对于以量的扩张为主的阶段,在质的提升阶段,增长速度下行可能是一个必然趋势、必然规律。“对于某一年增长速度提高了几个点,或者某一年某个季度下降了零点几个百分点,没有必要大惊小怪,也没有必要惊慌失措,应该保持平和的心态,朝着高质量发展的大方向持续努力。这就是稳中求进的要义所在。”杨伟民说。

  钱颖一表示,虽然增长速度的预期目标低了一点,但是工作的压力和挑战更高了,因为高质量的发展不像GDP增速这么简单明了,也很难用一个指标来衡量。

  杨伟民认为,高质量发展其实是一个包容性很强的概念。一方面,投入是高效率的。也就是说生产要素投入后要有效率,而且这个效率要高。另一方面,效益要比较高。投资要有回报,同时企业要有利润、员工要有收入、政府要有税收,而且这四大主体得到的报酬或者收益都能够按照市场决定的价格来获取,也就是说收入的分配能够比较合理。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高质量发展要建立6大体系和1个体制。在杨伟民看来,这些都是长期的任务。从政府的角度看,六大体系中最主要的是政策体系。

  来一场中国制造的品质革命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来一场中国制造的品质革命”。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宁高宁认为,“革命”二字提得非常有必要、非常及时,指出了中国目前制造业比较核心的问题。

  “今天就是没有创新、没有技术就不要投资、不要扩大规模、不要再做重复性的建设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他说,中国制造业已经悄悄地在起步了,在向制造业升级、向高质量提升的阶段转变。这里面有几个因素,特别是坚决执行中央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起了很大作用。

  “市场本身也非常有力量。”宁高宁表示,今天中国市值最大的企业、做得最好的企业都是因为技术的发展,这对市场本身也是很好的教育。

  此外,政府在产业政策、技术政策以及税收政策上的支持,都带来很大的变化。“身在企业界,我相信中国制造业的升级,很有可能像对待互联网技术应用一样,在几年以内会有很大的提升。我对中国目前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和技术含量提高是非常有信心的。中国人的创造力在这方面很快会显现出来。”宁高宁说示。

  打好防风险攻坚战  

  政府工作报告指出,今年依然要统筹推进防风险的各项工作。杨伟民认为,首先要防范的是债务风险,这其中包括地方政府债务、居民债务、企业债务。

  他说,我国总体上债务存在增长比较快的问题,不过在政府债务中,中央政府债务及地方政府限额范围之内的债务都是比较稳定的,但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值得关注。我国已经出台政策控制新的隐性债务增量,逐步化解隐性债务的存量。

  对于居民债务,杨伟民说:“我们要通过控制好房地产泡沫来防范居民债务过快增长,这就需要通过建立新的住房制度和房地产的长效机制来控制。”

  去年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已明确,要把控制国有企业债务作为今后控制总债务的重中之重。杨伟民表示,首先要控制中央企业的债务。

  他说,只要经济能够保持平稳持续增长,保持在6%—7%的水平,同时让债务的增长能够低于这样一个水平,我们的债务率就会逐步得到下降,债务风险就会得到有效控制。

  近期,安邦、中信能源等的私营企业被中央或者地方政府接管,有人担忧类似机构的风险会影响到金融体系的稳定。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表示,这样的问题不会出现。

  她说,这些机构高负债的扩张及经营、规避监管,再加上公司治理结构不健全造成了这样的后果。“目前,我们对风险一定要早识别、早预警、早处置、早化解,同时在处置风险中,监管当局采取了分类施策而不是‘一刀切’的做法,并积极地填空白、补短板,都为我们控制防范这类风险奠定了基础。”

  另外,当前有的金融控股集团在经营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违法违规的问题,形成了巨大的风险隐患。胡晓炼直言,对于这种风险隐患是必须要及时消除的。

  作为政协委员,她建议,首先,监管机构应该把着力点放在强化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上。第二,对于监管的空白点要及时弥补,消除一些灰色地带,让那些“浑水摸鱼”的能够现形出来。第三,监管在各个领域、不同机构都要有效协调。此外,她还建议监管机构在出台监管规定的时候要加大和市场的沟通力度。“我们最希望监管要提高效率,增强针对性,不能把审批当成监管,要让金融机构在明底线、知边界的情况下努力做好经营工作,为实体经济的发展创造更大的空间。”她说。

  “我相信随着监管的到位,把制度的笼子补齐扎牢,这样风险会得到有序化解,防止一个小的点的‘蝴蝶’引发系统性的金融风险。”杨伟民说。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