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要新闻>编辑推荐

“撕掉”政府采购“质次价高”的标签

——浙江省财政厅推动政采云平台建设纪实(中)

作者:乐佳超 杨文君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8-06-12

  “洗刷”了政府采购效率低的“恶名”,政采云平台还要“撕掉”政府采购“质次价高”的标签。

  让质价回归理性 

  记者点开政采云平台的网上超市,选择了电话机这一品类,找到销量最高的一款某品牌黑色固定电话机。网页显示,该款电话机供应商自营电商平台价为80元,在政采云平台的网上超市中销售价为75.2元,旁边还详细标注了该价格较供应商自营电商平台价的优惠率为6%。记者查询了京东的品牌自营店,同款产品价格为79.9元,在天猫中近九成商家销售的同款产品价格都在79.9元,甚至更高,可见优惠并非“空头许诺”。

  再打开其他几个品牌电话机的产品页面,可以看到,平台上列明了同款产品的多家供应商的产品链接及报价,方便采购人选择价格更优的供应商。

  此外,在打印机等通用类产品页面中,记者还注意到,除了电商平台价、不同供应商的报价,还有市场参考价和成交均价的提示。根据平台网页上的备注,电商平台价为供应商自营平台或主流电商平台同款商品销售价。市场参考价是以主流电商平台同款商品近期成交均价为基础,结合政采行业成本科学计算而成,作为政府采购参考价。成交均价是该商品在政采云平台成交平均价。

  “解决价格和质量的问题,关键是建立平台标准商品库,并明确价格的内涵。”政采云有限公司CEO钱国兴介绍说,公司用互联网的方式将商品数据化、标准化,把几家大型电商的相关数据按照统一的标准接入平台,实现了商品类目、属性和数据接口标准化,商品功能在线可比。目前平台商品库入库商品数量已达600多万件。

  “为实现商品价格体系标准化,我们将送货、安装、保修等配套服务价格从主商品价格剥离,售后服务价格单独标注,确保服务内容与服务价格的透明,实现商品价格可比。然后,再引入‘销售价’‘电商平台价’‘市场参考价’‘成交均价’,从四个维度为商品价格提供参考依据,给采购人最直观的比较依据。”钱国兴说,网上超市的供应商本身就是集采机构通过招标入围或者承诺入围的方式选出的,入围前会在招标文件中要求供应商承诺一定的价格优惠率,一般是较主流电商或者自营平台价格低2到5个百分点。

  平台建立了“上架前审核、上架后巡检”的机制,从源头做好商品价格、参数等信息的审核把关。也就是说,政采云平台在售商品均需供应商发起上架申请。供应商在商品发布页面所填商品的信息均需真实、准确,并及时根据商品最新情况进行修改或调整。供应商上架申请需求会自动推送到集采机构管理后台,经集采机构人工审核确认后才能在网超货架上展示。商品上架后,政采云平台还将通过技术手段,按照价格管理的要求和标准,定期对商品进行巡检,并形成商品巡检报告报送给监管部门。

  政采云平台还设置了黄色、橙色、红色预警机制,从质量、价格、诚信评价等维度对供应商行为进行监控。如果供应商存在发布的商品质量不合格、提供假冒伪劣商品或者存在擅自更换配件、降低配置、超出承诺价格等不良行为的,将触发预警。平台将根据违规程度进行黄色、橙色、红色预警并视情扣减诚信分值。同时,任何单位和个人如发现网超商品质量、价格、服务有问题的,可随时举报,平台查实后由监管部门予以处罚。

  网上超市主要适用小额零散的商品采购,更多的是突出便携高效的特点,同时兼顾价格因素,通过电商自由竞争及主流市场价格参照两种机制实现价格可控,而“协议+批量”模式则结合了传统协议采购的服务优势及规模效应下的价格优势,在服务和价格中找到平衡点,性价比优势更为明显。据介绍,“协议+批量”模式也由集采机构通过招标入围或承诺入围等方式,确定供货商品入围的种类、数量和价格。参加入围竞争的一方要求必须是生产厂商或者生产厂商授权的代理商。同时,厂商要把自己参加响应的产品系列型号参数按照要求事先维护到平台中,以便于专家评审及后续上架审核等管理。为更好地归集需求以及后续控制价格,集采机构事先委托第三方机构开展市场调查,从厂商提交的产品中筛选出市场热销商品,并按节能环保、资产配置等管理要求分档设置标项,厂商承诺的优惠率及服务内容是评标的重要因素,后续还要根据市场价格动态调整报价,代理经销商按照厂商入围的标准商品提供报价,这样可有效排除某些“特供产品”,实现真正的公开透明且价格可比可控。在具体采购时,采购人可根据采购计划自主选定拟购商品,对于适合批量的产品通过区域内(跨机构)批量集中打包,供应商(或供货商)二次竞价,以最高优惠率确定成交供应商(或供货商)的方式,充分体现政府采购的批量购买优势。

  推进政府采购治理能力现代化  

  事实上,降低的不仅仅是商品的价格,还有平台的建设成本。以往,浙江各地都会建设自己的政府采购信息化系统,但低层次重复建设,分散配置软硬件资源,开发、运维成本不断快速增长,造成财政资金的严重浪费。根据浙江省财政厅的测算,以往一个县自建政府采购信息化系统,单从硬件建设上说,机房建设、硬件设备、系统软件等就要投入150万元,再加上系统硬件运行维护费用、软件开发及日常运维费用等,费用着实不低。而如今采用云计算技术架构建设方式,应用政采云平台,每个县每年仅需30余万元,相较传统建设运营模式每年可以节约一半左右的成本,而且还能得到客服热线、培训、商品及供应商交易运营等一系列的增值服务。

  “除了网上超市和‘协议+批量’,其他的几种采购模式更多地是通过政府采购本身的制度要求去实现供应商的充分竞争,以此达到价格的合理性。我们做过统计,截至2017年年底,网上超市、在线询价、协议供货、项目采购节资率分别达15%、8%、3%、15%。不过总的来说,我们并不单纯追求最低价。”浙江省财政厅政府采购监管处处长郭定方认为,政府采购要通过合理的价格,既要给供应商保留合理的利润空间,也要让采购人买到真正符合需求的商品。“以往政府采购更多的是注重节资反腐,通过复杂的线下采购程序限定,保障采购结果的公平公正,但在互联网时代,我们对政府采购的重新定义就是尽可能地摈弃或简化这些复杂程序,让采购变得更高效。”他表示,他们按照法律法规要求,将采购程序优化、固化到政采云平台系统中,把传统的线下采购活动搬到线上,一切都在网上完成,在确保采购人或项目负责人操作程序规范的同时,让“数据跑”代替“人跑”,以此打开采购效率提高的“天花板”。同时,通过营造公平公正公开的采购市场环境,促进供应商在价格、服务、质量等全方位的合理竞争,提升采购人对采购结果的满意度,实现了规范与效率的统一,达到政府采购“物有所值”的目标。

  在浙江,质好价优高效成为政府采购的新标签。政采云平台初见成效,同时也希望浙江的“互联网+政府采购”发展经验能惠及全国,为全国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和精细化管理提供有效助力,推动提高政府采购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为此,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浙江省财政厅厅长徐宇宁提交了《关于构建全国政府采购信息化平台推进政府采购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建议》。他指出,“政府采购之所以存在价格高、质量差、效率低、权力寻租、透明度不高等问题,除了市场发育不成熟、制度顶层设计不完善外,很重要的是缺少一个全国统一、规范、透明的政府采购信息化平台”,建议由财政部牵头,依托政采云平台,通过省部共建、制定电子政府采购制度、统一技术标准、优化业务流程体系等措施,将政采云平台打造成为全国政府采购信息化平台,实现政府采购“全国一张网”。

  云程发轫,改变才刚开始,浙江省财政厅还希望借助政采云平台对政府采购的更多方面进行重新定义。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