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要新闻>编辑推荐

诗画浙江 用心守护

——浙江省财政支持生态文明建设纪实

作者:苏望月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8-08-10

  “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古往今来,浙江的山水景色屡屡出现在文人骚客的诗词篇章之中,钱塘潮、梅时雨,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不胜枚举。也许,诗词中总能出现浙江的原因在于它本身就充满了诗意,山峦叠嶂、水线蜿蜒,有起伏、有停顿;林木葱郁、兰蕙飘香,有对比、有呼应;头顶的蓝天恰似诗人开阔坦荡的胸襟,吹拂而过的清风是不经意间的“点晴之笔”。

  大自然将这方好山好水慷慨赠予浙江,用心守护好它便更显使命光荣、责任重大。近十余年来,浙江省各级财政部门支持生态文明建设的初心始终不改,标准不断提高,通过加大财政投入与创新财政制度政策“双管齐下”,对治气、治水、治土、护林、小城镇环境综合治理、美丽乡村等多方面实现全覆盖。

  如今置身浙江,看蓝天碧水、绿意葱茏,在享受“画随人影动,人在画中游”的自在惬意的同时,更能感受到财政人“积跬步以至千里,积小流以成江海”,持之以恒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那份责任与自豪。

  坚持“两条腿走路” 

  浙江省是“两山论”的诞生地,也是财政支持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者。十余年来,为守护这一片“绿水青山”不褪色,并引导其适时转化为“金山银山”,浙江省财政一直坚持加大投入与创新制度“两条腿走路”,实现财政政策支持生态文明建设“量”与“质”的协同优化。

  据浙江省财政厅有关负责人介绍,该省不断加大生态环境保护投入力度,过去5年中,省级财政生态环境保护投入767.42亿元,年均增长24.31%,大大高出同期财政收入与支出的增幅。

  若将财政投入规模视作“愿不愿支持”“能不能支持”,那么各项制度政策的制定完善是否科学、创新、符合实际则体现出了“会不会支持”。

  以2004年探索实施生态公益林补偿机制作为起点,十余年时间,浙江省财政围绕生态文明建设不断完善财政制度与政策的实践并非仅仅留下些许足迹,而是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创新之路。

  2005年浙江省率先建立生态环保财力转移支付制度,2008年将该项制度推广至八大水系源头地区的45个市县,2011年进一步推广至省内所有市县;2014年建立重点生态功能区建设财政政策、实行工业税收收入保基数、保增长,建立与污染物排放总量、出入境水质、森林质量挂钩的财政奖惩机制;2015年在省内全面推广实施与污染物排放总量挂钩的财政收费制度。

  2017年绿色发展财政奖补机制的建立,则是浙江省财政支持生态文明建设历程中的一座里程碑。该机制主要包括建立与“绿色指数”挂钩的生态环保财力转移支付制度、完善主要污染物排放财政收费制度、实施单位生产总值能耗财政奖惩制度、完善出入境水水质财政奖惩制度、完善森林质量奖惩制度、提高生态公益林分类补偿标准、实施“两山”建设财政专项激励政策、建立省内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等8项内容,涵盖了水、林、气等多方面的治理保护,内涵丰富,形式多样。

  其中,单位生产总值能耗财政奖惩制度、“两山”建设财政专项激励政策、省内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为首次“亮相”,其余5项制度政策均实现了在原有基础上的创新完善。

  创新完善体现在哪些方面?据浙江省财政厅有关负责人介绍,一方面,资金分配标准设置更具针对性。以建立与“绿色指数”挂钩的生态环保财力转移支付制度为例,相较于以往与相对稳定的自然禀赋因素挂钩,与综合反映区域内水、林、气等生态环境因素质量的指标挂钩,更能动态反映地方环境状况变化与地方政府环保工作努力程度,使资金分配体现结果导向、绩效导向。

  另一方面,资金分配方式更加优化。以实施“两山”建设财政专项激励政策为例,政策在资金分配中引入竞争机制,即在综合评估各市县设置的预期目标、拟采取措施、体制机制创新等因素后择优确定激励对象;同时明确3年后,将对获得激励的相关市县进行考核,如其生态文明建设成效未达到预期目标,则相应扣回专项激励资金。

  “2017-2019年,浙江省级财政共安排资金108亿元,择优支持30个市、县的生态文明建设工作。绩效考核机制有助于解决重分配、轻管理的问题,推动市县财政部门更加关注财政资金支出绩效水平的提高。”浙江省财政厅有关负责人表示。

  除此之外,绿色发展财政奖补机制还通过进一步提高多项制度的奖惩标准,强化“谁污染、谁交费,谁保护、谁受益”的导向,充分调动激发各地保护生态环境的积极性与主体责任感。“对于市县而言,奖罚分明的激励约束双重机制是压力,也是动力,通过奖和罚,激励与倒逼市县落实生态文明建设,坚持走绿色发展之路。”一位市县财政局负责人告诉记者。

  “保护生态环境也是一种生产力。2017年绿色发展财政奖补机制的建立是浙江省财政按照集中力量办大事原则,对原有生态环保财政政策‘制度+政策’整合的集成创新。下一步,我们将进一步完善上述机制,更多地以制度政策创新来支持浙江省生态文明建设。”浙江省财政厅有关负责人表示。

  白云飞动蔚蓝天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在衢州,人们相传这首脍炙人口的《石灰吟》是青年于谦在探亲途中经过常山港口,得知当地石灰石开采、烧制过程后挥笔写就的言志诗作。

  据了解,常山县早在明代就已经是浙江省内石灰资源最丰富、品位最高的地区之一,直到5年前,依托于石灰石资源的轻碳酸钙产业依旧是当地创收发展的支柱性产业。

  相较于重钙产业,轻钙产业的生产能耗更大,废水、废气、废渣排放更多。作为常山县钙产业的主要分布地区,地处县城北部的辉埠镇长年累月笼罩在一篇白茫茫、雾蒙蒙之中。“以前我们看到远处的天是灰的,山是白的,就知道辉埠镇快到了。”当地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而现在,走进辉埠镇,无需再穿过一条灰白色的“分界线”,头顶是一方蓝天、四周是重重青山。

  站在辉埠镇宋畈乡的一个山坡上,辉埠镇副镇长余志纲指向山对面向记者介绍道,以往那里是轻钙生产企业聚集点,大大小小的立窑、靠山窑错杂林立,整日生产导致的“三废”排放对周边生态与人居环境造成较为严重的污染。为避免生态环境日益恶化,2013年常山县开始实施“蓝天三衢”生态治理工程,开展矿山整合与淘汰落后产能、环境综合治理、推动钙产业转型等多项工作。

  据余志纲介绍,自整治行动实施以来,常山县全县已关停小矿山170个,石灰钙棚246个,石灰立窑89孔,钙加工生产线201条,轻钙企业4家;开展企业“三废”治理,实现削减二氧化硫1.5万吨、粉尘1.2万吨。

  各项工作的推进落实离不开财政的支持。据常山县财政局有关负责人介绍,2013年以来,县财政大力支持“蓝天三衢”生态治理工程建设,财政投入逐年提高。截至2018年,县财政对工程累计投入达4.2亿元,其中用于矿山治理与大气污染的累计投入分别为6513万元与6054万元。

  “落实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确实使得常山县发展工业的机会受到限制,但省级财政转移支付实现了对生态文明建设成本的一定补偿,使得常山县坚定不移推动‘蓝天三衢’生态治理工程的信心更强、底气更足。”常山县财政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2017年,常山县获得省级绿色发展财政奖补资金共5.97亿元,其中已落实至“蓝天三衢”生态治理工程的资金规模为2.9亿元。

  目前,常山县已将多个矿山遗址、立窑群遗址改造为旅游景观。“我们希望能留住常山人对家乡石灰的‘乡愁’,同时通过展示常山县百余年悠久繁荣的石灰产业发展史,让旅游观光成为常山经济发展的新门路。”余志纲说。

  柳暗花明又一村 

  前有威严庄重的宗族祠堂,后是扎根于此的寻常百姓人家,时光流逝,江山市大陈村已在晨雾暮霭中伫立了600余年。走在大陈村纵横交错的巷弄之中,仿佛迈入一幅鲜活灵动的田园风景画。青石条铺成的村道一尘不染,路两边草木葱茏,清澈见底的山泉水从家家门前潺潺流过,抬眼望去,白墙黛瓦,庭院中的绣球花正开得热烈。

  昔日的大陈村与今天可有着天壤之别。大陈村党支部书记汪衍君对记者说:“以前,我们村是靠‘一石一煤’吃饭,石灰石与石煤的开采、运输使得村里通往江山县城的路上积满了灰尘,孩子们进城上学11公里的路走下来,裤管里全是尘土。”

  “乡村要美,须内外兼修,其中‘外在美’是乡村美的直接体现,也是大陈村迈向‘最美乡村’的第一步。”汪衍君告诉记者。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想解决“脏、乱、差”的沉疴旧疾须得花些时间、费些力气。幸运的是,2016年,浙江省开展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三年行动,大陈村所属的大陈乡入选,在省级统一部署与市、县、乡的协同推动下,大陈村环境卫生治理改善的步伐大大加快。据介绍,近两年,大陈村实施了生活垃圾收集处置、生活污水排放改造、重要节点整治与绿化彩化等多项工作,形成了看得见、摸得着的成果。

  的确,走在大陈村中,路面草丛中不见一点垃圾杂物、烟头碎屑,墙角缝隙也不再藏污纳垢。那么,村民的生活垃圾都去哪儿了呢?顺着汪衍君的视线,记者找到了答案。在大陈村中,村民家门口、村里拐弯角落处大都伫立着形制相同的“古风”分类垃圾箱,箱体上都被装点以鲜花绿植,与周围景色毫无违和感。据介绍,像这样的垃圾分类处置点,大陈村内共有36个。村民每天将生活垃圾分类投置在垃圾箱中,村中的两位保洁员定时予以收集,收集完毕转送大陈乡后再由乡运送至江山市做统一处理。

  现在的大陈村已是“山果熟、水花香、家家风景有池塘”,美丽乡村也渐渐催生了美丽经济。走进一家名叫“就是黑”的特产专卖店,店主汪晓玲面带笑意迎面走来。汪晓玲说,她是土生土长的大陈村人,几年前,已经嫁人的她决定回到大陈村,用她的话说,是因为“住在这里比较幸福”。幸福感来自哪里?汪晓玲说,一是村里的卫生环境明显改善了,住在这里舒心。二是不同于以往的冷清,现在来大陈村旅游的人越来越多,使大陈村村民多了一条增收的门路。板栗,笋干,自家店里的黑花生、黑轧糖、黑蛋卷等江山特产颇受外地游客青睐。“现在,只要有心和勤快,多多少少都能添一份收入。”汪晓玲笑着说。

  越来越美、越来越好的大陈村是浙江省乡镇发展的缩影。根据浙江省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三年行动计划,到2019年年底,全省所有乡镇将实现环境质量全面改善、服务功能持续增强、管理水平显著提高、乡容镇貌大为改观、乡风民风更加文明、社会公认度不断提升,小城镇将成为人们向往的幸福家园。

  2017年与2018年,浙江省财政分别下达衢州市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资金共7.5亿元、4.5亿元。衢州市财政局有关负责人介绍,除省级专项资金外,各市县财政也安排相应资金,以衢州市本级为例,自2016年开始,衢州市财政每年安排专项资金2000万元以奖代补,统筹用于市区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考核奖励。

  澄江静如练 

  “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蜿蜒于崇山峻岭之间的乌溪江是钱塘江上游南塬—衢江的一级支流,浙西南的重要生态屏障之一。同时,它也是浙江省第一个立法保护的河流,衢州市唯一的饮用水源地,被当地人民亲切地称作“大水缸”。

  据乌溪江饮用水源保护管理局有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衢州市对乌溪江库区生态环境保护费了一番心思、下了一番工夫。2017年,对处于乌溪江下游的黄坛口库区组织开展饮用水水源地环境问题整改,整改内容主要包括景点、农家乐、码头、船舶、网箱、各类标识标牌和水上浮动设施的关停、拆除,以及对牛头湾自然村的整体搬迁。

  牛头湾村就坐落在黄坛口水库边,一直以来,这里的村民们都是靠水而生。两岸“澄明远水生光,重叠暮山耸翠”的风光使牛头湾村具有发展旅游服务业得天独厚的优势,近些年来,村里的农家乐经营、土特产销售、游客运送服务等渐渐发展起来。但由于临近取水口,农家乐经营的生活污水、餐厨污水等对黄坛口库区一级保护区水域水质造成了破环。

  出于对水源地生态环境与水质的保护,2017年年底,牛头湾村65户村民实施整体搬迁。据衢江区财政局有关负责人介绍,2017年,区财政共投入1.9亿元用于乌溪江水源地保护,其中用于牛头湾村拆迁、安置、政策处理等工作的财政投入达8500万元。

  除了以一定的财政投入作为保障外,为使得对水资源的保护实现更高效率、更可持续,浙江省财政部门也致力于继续完善、建立跨省与省内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机制。

  在跨省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机制方面,浙江省与安徽省共同参与的新安江流域横向生态补偿机制试点实施6年来已经取得显著成果。生态环境部生态环境规划院编制的《新安江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试点绩效评估报告(2012-2017)》指出,根据浙皖两省的联合监测数据,2012-2017年,处于下游的千岛湖湖体水质总体稳定保持为Ⅰ类,营养状态指数改善,与新安江上游水质向好变化趋势保持一致。

  “考虑到新安江流域横向生态补偿机制实现了两省环境效益、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多赢,下一步我们将继续推动建立长效机制,实施第三轮试点。”浙江省财政厅有关负责人表示,在第三轮试点中,浙皖两省将共同探索跨省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机制的“升级版”。

  “升级”之处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上述负责人表示,一是补偿方式更为多元化,即在前两轮资金补偿的基础上,按照产业互补、生态共建、发展共享的原则,积极推进在园区、产业、人才、文化、旅游等方面加强合作;二是考核标准更有针对性,即根据第二轮试点结束后绩效评价中各项考核指标的实际变化,对各项指标考核评分所占权重及水质稳定系数予以微调,实现水质“优中更优”。

  不仅要合作双赢,也要内部优化。2017年年底,浙江省建立省内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明确省内各市县建立上下游流域横向生态补偿机制时应遵循“权责对等、合理补偿”“市县为主、省级主导”与“分年实施、全面推广”等原则。

  其中,在补偿标准方面,流域上下游地区根据流域生态环境现状、保护治理成本、水质改善收益、下游支付能力等因素,每年在500万—1000万元范围内协商确定补偿金额;在实施进度方面,计划从2018年开始探索实施,到2020年基本建成。

  “为推动自主协商更为顺畅并尽早达成共识,省财政会对已签署协议的市县予以适当资金支持。”浙江省财政厅有关负责人表示,2017年,浙江省因跨省流域上下游横向补偿机制实施效果显著,获得中央财政奖励资金1.5亿元,部分将用作对2018年签署省内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协议相关市县的奖励。目前,浙江省内钱塘江流域衢州市域与浦阳江流域上下游地区已完成签约,如期建立横向生态补偿机制。

  绿树村边合 

  盛夏之际,浙江大地,满眼都是沁人的绿意。在衢州市衢江区举村乡,两岸绵延的山脉遍布郁郁葱葱的茂林修竹,山风掠过,枝叶连成一片、摇曳万里。

  “举村乡区域面积为11万余亩,其中生态公益林面积占地8万余亩,总体森林覆盖率为93%,道路库区两侧绿化率达到100%。”举村乡乡长马卫东望着办公室窗外一片盈盈绿意,向记者介绍说,全乡有竹林面积4.24万亩,有树龄超过100年的野生草榧树60余棵,有红豆杉、香榧树人工培育基地达千亩。

  乌溪江水库流经举村乡的水域面积为16平方公里,占库区总面积的20%。水与树往往是相伴而生、息息相关,想要一库好水,加强林业生态建设势在必行。近年来,举村乡从“稳增量”与“保存量”两个角度推进森林培育与防护多项工作,实现森林覆盖率、林木蓄积量与林地保有量的稳定增长。

  在“稳增量”方面,举村乡积极推进植树造林工程,落实浙江省“一村万树”行动计划取得阶段性成果。目前,全乡已有茶山村、洋坑村两村完成每年每村新植1万颗树的要求,今年继续在西坑村、举村村两村全力推行。

  同时,从2017年年底开始,结合“五水共治”(治污水、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四边三化”(在公路边、铁路边、河边、山边等区域开展洁化、绿化、美化行动)与“三改一拆”(旧住宅区、旧厂区、城中村改造和拆除违法建筑)行动,举村乡已投入420余万元用于库区两侧共计18个节点的涵养林建设。“2017年全乡实现新增森林面积270亩。”马卫东告诉记者。

  在“保存量”方面,举村乡高度重视森林防火。“我们这里山高树多,一旦发生森林火灾,后果不堪设想。”马卫东说,为防范森林火灾,举村乡一方面在山路乡道两旁定点安插“林区禁止野外用火”彩旗予以预警,并在进山各条道路旁共计放置126只消防水桶,作为消防水泵灭火备用水源。另一方面,建立由各村村干部与村民组成的护林员队伍,负责日常深入群众宣传森林资源保护与森林防火知识,同时定期上山巡查,发现并及时汇报安全隐患。

  作为森林覆盖率列全国前十的省份,浙江省高度重视森林资源保护,财政部门也一直致力于提供资金保障、完善制度政策,推动省内林业生态建设。

  据衢州市财政局有关负责人介绍,完善森林质量奖惩制度与提高生态公益林分类补偿标准是财政支持绿色发展奖补机制中的重要内容,通过强化对各市县的激励与约束,提升了地方对推进林业生态建设的积极性与责任感。衢州市坚持山水林田湖一体化保护,在护林方面,严守森林和林地、湿地、物种三条林业生态保护红线,市森林覆盖率始终稳定在71%以上。衢江区财政局有关负责人表示,2017年,衢江区对区内林业生态建设财政投入规模达7988.6万元,包括“一村万树”行动投入830万元、义务植树投入25万元、发展森林康养产业投入6064.2万元等。

  “绿水青山越来越珍贵,对于举村乡来说,保护好生态也是一种发展。”看着已经在公路两旁建起的星级公厕,谈及日后将与旅游业同步发展的民宿产业,马卫东对举村乡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