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要新闻>编辑推荐

宁夏财政:向脱贫做最后的冲刺

——宁夏财政支持脱贫富民工作纪实

作者:本报记者 李忠峰 通讯员 唐夕建 王都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8-09-18

  “剁开一粒黄土,半粒在喊渴,半粒在喊饿。”诗人的笔墨写尽了宁夏西海固地区过往的悲苦。

  如今,通过组织开展吊庄移民、生态移民、劳务移民、教育移民、插花移民等,西海固地区先后进行了6次大规模移民搬迁,累计移民130万人,这部分贫困群众走出大山逐步脱贫。

  放眼整个自治区,变化更是天翻地覆。从六盘山到贺兰山,沿黄河两岸城乡锦绣、生机勃勃,处处旧貌换新颜。

  党的十八大以来,宁夏累计投入各类扶贫资金313.06亿元,特别是2017—2018年,大幅增加投入力度,投入各类扶贫资金192.5亿元,全区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从58.8万人减少到23.9万人,贫困发生率由15.4%下降到6%,自治区脱贫攻坚工作实现了落后向同步的跨越。

  在“投”字上出实招 创新贫困地区的“输血”方式  

  130多年前,陕甘总督左宗棠曾上书清廷,称陇中“苦瘠甲于天下”。奏疏中的“陇中”包含了宁夏南部的西海固地区,被称“赤地千里,十室九空”。因当地山大沟深、气候干旱、土地贫瘠,直至1972年,西海固仍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认定为“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区”。

  为了彻底挖掉“穷根”,1983年,国家将西海固列为扶贫开发区域之一,以前所未有的决心向干旱和贫困宣战,首开中国乃至人类历史上有计划、有组织、大规模“开发式扶贫”的先河。

  党的十八大以来,宁夏累计减少贫困人口71.9万人,贫困发生率下降16.9个百分点,贫困地区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11.4%,增幅高于农民收入年均增幅1.8个百分点。

  贫苦面貌发生巨大改变,得益于一系列扶贫措施的实施。其中超大规模的移民搬迁令人瞩目。

  步入原州区生态移民搬迁点和润社区,一栋栋漂亮的住宅整齐排开,幼儿园、便民超市、路灯、公厕、健身器材一应俱全,每家屋顶上的太阳能热水器整齐美观。尤其是两侧新颖别致的文化墙让人记忆深刻。

  “我们现在用的是自来水,出门就是柏油路,打工、种地、上学都方便。老家山大沟深,娃娃上学要步行好几公里,看病也不方便。”52岁的社区居民马克选告诉记者。

  马克选是原州区寨科乡大台村二组村民,2013年,通过生态移民搬到了和润社区。“原来村子离镇上有20多里山路,出行极不方便。吃水依靠水窖,天旱时要用马车去镇上买水,加上运费,要100元一吨水呢。”马克选告诉记者,他家里5口人,原来有40多亩山地,种植玉米、高粱、土豆等,雨水好的年景种些小麦,靠天吃饭,产量很低,土地收入只能维持基本生活。

  “现在日子好多了。靠政府扶贫资金帮助,我家里养了3头牛,每年有1万多元的收入。平时我在附近的厂子打零工,130元一天。村集体办了养殖场,年底有分红。每天早上和晚饭后,小区里还可以锻炼身体,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马克选说。

  和润社区支部书记苗永俊介绍,该社区是2013年县内生态移民安置点,安置移民580户2539人。每户有54平方米住房,0.9亩的院子,其中234户户均配套1栋日光温室,346户户均1栋牛棚加2亩耕地。5年来,当地政府主要围绕“搬得出、稳得住,逐步能致富”的目标,积极培育致富产业,帮助移民发展种养殖。

  原州区财政局副局长安云介绍,为精准实施产业配套,政府给安置户每户补助资金1.2万元,根据移民意愿,发展黑山羊、蜜蜂、生态鸡、育肥驴、肉牛养殖、红梅杏、中药材等特色种养殖业;同时,培训提高移民就业技能,确保每户至少1人稳定就业。

  和润社区是固原市移民工作的一个缩影。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固原市已累计搬迁生存条件差、生态恶劣地区的贫困人口83万人。

  这一切,都离不开财政扶贫资金的强力支撑。

  2013年到2017年,宁夏累计投入各类扶贫资金233.83亿元。其中,2017年投入各类扶贫资金95.27亿元,新增扶贫小额信贷58亿元,帮助全区19.3万人脱贫。

  宁夏财政厅厅长陈春平告诉记者,近年来,宁夏各级财政充分发挥脱贫攻坚投入的主体作用,建立了“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多方筹措”的脱贫投入保障机制,不断增强贫困地区的“输血”功能。

  ——建立扶贫投入稳定增长机制。逐年加大扶贫资金投入力度,增加贫困县(区)的一般性转移支付额度,将新增财力向贫困县(区)倾斜,财政专项扶贫资金、脱贫攻坚地方债等资金重点向深度贫困地区倾斜,做到扶贫资金“只增不减”。

  ——加大扶贫资金整合力度。深入推进贫困县统筹整合使用财政涉农资金试点工作,涉农资金整合捆绑使用,统筹整合的涉农资金向贫困地区倾斜,专项扶贫存量资金和新增资金重点用于深度贫困地区。严把贫困县资金增幅和切块下达关,指导县区开展实质性资金整合,应整尽整,资金使用紧紧围绕脱贫攻坚规划和年度脱贫攻坚任务,瞄准脱贫人口。

  ——推行扶贫资金因素法分配。自治区财政围绕脱贫攻坚规划和年度脱贫攻坚任务,实行因素法分配,并加大对资金使用规范、效益较好县区的奖励。同时,将项目审批权限下放到市县,提高资金使用的精准度。

  ——创新扶贫融资机制。采取贷款贴息、补贴、以奖代补等方式,扩大信贷资金投放,做大扶贫资金“蓄水池”。设立扶贫产业担保基金,建立覆盖全区的农业信贷担保体系,健全完善扶贫信贷风险补偿和分担机制,鼓励和支持社会资本以PPP或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实施扶贫项目。

  在“扶”字上做文章 发挥精准扶贫的“造血”功能  

  向贫困地区“输血”只是救急之策,而且资金数量有限;而培养“造血”功能才是精准脱贫的有效途径。

  一直以来,宁夏回族自治区财政厅突出财政政策的导向作用,做到政策精准、资金精准、项目精准,摒弃“大水漫灌”的做法,力求“精准滴灌”,实现从输血式、救济式扶贫向造血式、开发式扶贫转变。

  宁夏财政厅农业处有关人员介绍,为了打赢脱贫攻坚战,宁夏财政加大产业扶贫力度,注重扶贫与扶志、扶智相结合,新增扶贫资金重点向产业倾斜,立足贫困地区实际,大力支持草畜、枸杞、马铃薯、中南部山区肉牛养殖等传统种养业。

  塬上铺陈,山谷尽染,梯田流芳……4000亩万寿菊染黄了草庙乡赵洼、新洼两条山谷,100多名采花工在花丛中忙碌着。

  30岁的赵洼村村民刘强告诉记者:“前年试种万寿菊,尝到甜头后,今年流转土地160亩,估计纯收入能达到30万元。这里的土地以往都是种玉米,好年景时一亩地收入也只有800元。去年旱灾,幸亏种了花,要不地里啥都收不上。”

  赵洼村村支书韩志龙介绍,村集体也种植了200亩万寿菊,由于人手有限,采花不及时,收入要比百姓种植的亩产低。尽管这样,收益还是比传统作物收成高得多。2016年,彭阳县春夏连旱,旱地小麦、玉米、马铃薯等农作物减产严重,唯有万寿菊依然绚丽绽放,成了当地农民的“铁杆庄稼”。

  万寿菊鲜花富含叶黄素,是提取纯天然黄色素的理想原料,也是一种性能优异的抗氧化剂。天然黄色素广泛应用于食品、饲料和医疗等领域,是重要的添加剂。

  彭阳县农牧局副局长梁林介绍,彭阳县域土壤以黄绵土、黑垆土为主,有机质含量丰富,日照充足,适应万寿菊种植。2016年,彭阳县孟塬乡与广州立达尔公司签订种植协议,引进试种万寿菊5000亩。据县农经站调查分析,除去生产投入,农户在自家承包地种植亩均纯利润2026元,农户土地流转种植亩均纯利润1686元,亩均收入是地膜玉米的3倍。

  2017年,彭阳县加大产业扶持政策,补贴标准提高到每亩500元,当年面积迅速扩大到2.3万亩。在当年特别旱灾影响下,其他农作物严重减产,万寿菊抗旱避灾优势明显,平均亩产鲜花2000公斤左右,跟踪管理到位的种植户鲜花亩产量达3000公斤。

  2018年,彭阳县万寿菊种植继续推行“公司+基地+农户”订单生产模式,创新补贴方式,实现育苗大户与农户有机衔接;以建档立卡贫困户为重点,全县种植万寿菊2.6万亩,涉及8个乡镇4878户。

  彭阳县财政局副局长丁会林介绍,2018年,彭阳县积极调整扶持政策,由以前补贴种植面积变为补贴鲜花交售,群众每交售1公斤鲜花,企业按每公斤1元价格收购,同时政府给予0.4元补贴资金,预计鲜花交售补贴资金2000万元。

  目前,万寿菊种子和鲜花收购由立达尔公司负责,全县设立6个收购点、1处颗粒加工厂,日加工鲜花220—240吨。育苗由县农业合作组织和大户负责实施,种苗价格0.1元/株,农户自筹0.075元/株,政府补贴0.025元/株,总计补贴资金100万元。

  “在今年雨水充沛条件下,万寿菊鲜花亩均产量达到2000公斤以上,亩收入2800元以上。预计年产鲜花5.2万吨,种植户户均收入超过1.5万元。”丁会林说。

  彭阳立达尔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是集万寿菊种植、加工、销售为一体的企业。公司副总耿纪军告诉记者,该公司在彭阳县8个乡镇建立了鲜花收购站,每个站点配备3—5名人员,还新建了一条年加工5000吨万寿菊颗粒的生产线,目前已正式投产。

  “通过这些措施,每年增加就业岗位1万多个,帮助农民增收2000多万元,仅彭阳县带动了2000多户贫困户脱贫致富。”耿纪军说。

  产业兴,农民富。

  和彭阳县一样,宁夏财政在大力支持传统产业的基础上,因地制宜,积极发展“一村一品”,着力培育特色优势产业,推进光伏扶贫、旅游扶贫、电商扶贫等新业态,增强贫困地区的“造血”功能。同时,实行税收优惠政策,积极培育发展新型农村经营主体开展生产经营、产品加工、市场营销等经营服务,壮大村级集体经济。

  在“管”字上下功夫 突出扶贫资金的“活血”作用  

  到2020年,宁夏要确保所有农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村全部销号、9个贫困县全部摘帽,脱贫攻坚任务十分坚巨。

  2018年,自治区本级安排财政扶贫资金6.6亿元,较去年增长21.3%。自治区资金占比达到了中央资金的31.2%,增幅和占比全部达到中央考核指标要求;自治区财政安排脱贫攻坚地方债资金15亿元,较去年增加3.7亿元,增长32.7%。

  “扶贫资金到位了,如何花好、管好更为关键。”陈春平介绍,在加大投入的同时,宁夏财政从源头上入手、在关键处着力,全程抓好扶贫资金监管,打通中梗阻和解决好“最后一公里”问题,把有限的扶贫资金用在刀刃上。

  在资金安排上,自治区财政采取“因素法”分配切块下达,在与年度脱贫攻坚任务相匹配的基础上重点向深度贫困地区倾斜。在资金使用上,要求县区围绕脱贫攻坚规划和年度脱贫攻坚任务,加大产业扶贫投入力度。

  为了加强扶贫资金监管,自治区财政厅依托财政一体化信息平台,开发了宁夏扶贫资金动态监管系统,实现对扶贫资金从预算安排到实际支付全过程穿透式监管。通过与其他部门数据比对,有效提高了对建档立卡户的精准识别和精准帮扶;通过资金流向过程动态监测,有效预警和管控资金使用的管理风险,确保资金规范使用。

  自治区财政厅还加强与扶贫、审计、监察等部门的工作配合,构建常态化、多元化、全方位的监督格局;积极引入社会组织等第三方力量,独立开展专项扶贫资金审计和绩效评估。

  同时,自治区财政厅加大信息公开力度;全面推行扶贫资金、项目公告公示制,将扶贫项目名称、投资额度、实施地点和建设内容等进行全面公开,保障资金在阳光下运行;实行最严格的扶贫资金管理责任制,扶贫资金必须专款专用,对发生挤占、挪用、套取、骗取扶贫资金的单位,严肃查处当事人和追究单位领导责任。

  在实践中,宁夏各地扶贫资金监管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原州区财政局全面推行“123”(即“一个机构、双向审批、三级审定”)监管模式,确保扶贫资金使用安全。一个机构即成立涉农资金统筹整合领导小组;双向审批即“申请上报”和“资金下拨”两个环节都报政府领导审批;三级审定是对每一笔统筹整合的项目资金,先由使用单位申报,扶贫部门审查项目是否属纳入项目库;财政部门审核资金投向性;最后报请政府主要领导审定后拨付。实行扶贫资金绩效评价,将评价结果作为资金分配的依据。

  丁会林介绍,彭阳县坚持“资金跟着项目走”的原则,资金使用按照“谁使用、谁管理、谁负责”的原则实行归口管理。同时,对财政扶贫资金实行“负面清单”管理,明确不得用于与脱贫攻坚无关的各项支出。财政扶贫资金支付严格按照规定执行,属于补贴(补助)到户的,一律通过“一卡通”直补到户。

  无缝监管的诸多措施,筑牢了扶贫资金的“高压线”,让扶贫资金发挥了最大效益。

  到2017年年底,贫困人口从2011年的101.5万人减少到23.9万人,贫困发生率由25.5%下降到6%,贫困地区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1年的4193元增长到8347元。

  “苦瘠甲于天下”的西海固,用改天换地的容颜告诉历史,告诉世界。在精准扶贫措施的推动下,宁夏一批又一批的贫困村逐渐摘下“贫困帽”,走上致富奔小康的发展之路。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