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要新闻>观察

基本公共服务央地权责划分改革先下一城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8-08-16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医疗卫生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以下简称《方案》),自2019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

  自今年2月份国务院印发《基本公共服务领域共同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明确将分领域推进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以来,医疗卫生成为基本公共服务中第一个调整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的领域。

  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财政医疗卫生与计划生育支出约14451亿元,同比增长8.2%。相关专家表示,此次医疗卫生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的推行意味着该领域超1万亿元的支出将面临调整。

  医疗卫生成为改革“先行军”  

  上海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研究院副院长于洪认为,将医疗卫生作为公共服务领域央地权责划分的“先行军”主要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方面,从公共服务的几个基本领域来看,优先顺序和重要性不相上下,选择医疗卫生领域先出台,说明相较其他领域,这个领域在中央与地方间的权责划分已经梳理得比较清晰,权责比例也能够明确了,这是一个先决条件。另一方面,从当下的社会背景来看,我国的医疗卫生体制正面临着进一步的改革,一些重大的公共卫生项目引起了公众的高度关注,因此,在公共服务范畴内的特殊地位也是促进医疗卫生成为改革“先行军”的重要推动力。

  《方案》指出,目前,尽管医疗卫生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的体系框架已经初步形成,但也存在一些问题。主要是划分体系不够完整,缺乏系统的制度规范;部分事项财政事权划分不明确,地方执行缺乏依据;部分事项财政事权划分不科学,职责交叉重叠;存在多种中央与地方分担比例,支出责任划分不尽合理;部分项目分散、多头管理,财政资金使用效益不高等,需要通过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加以解决。

  “从以往我们的一些研究来看,在公共服务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的划分是带有一定随机性的,换句话说,这种划分究竟是如何进行的,中央与地方之间的比例是如何确定的,都是模糊不清的。”于洪表示,《方案》出台前,对于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的划分并不规范,也没有以法规形式进行明确的先例。此次《方案》的出台,无疑为基本公共服务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开了个好头。

  按照今年2月份《基本公共服务领域共同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的大体框架,民生领域的一些基本公共服务或将逐个出台比较细化的央地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特别是涉及到一些跟社会保障密切相关的领域,国家应该会逐一对其央地之间的责任予以明确划分,各级财政也将在这个明确的框架下面给予适当的预算安排。”于洪说。

  事权调整 分档担责  

  相关专家表示,以全国性或跨区域的公共卫生服务为重点,适度强化中央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是此次《方案》的一大亮点。

  《方案》明确,重大公共卫生服务(全国性或跨区域的重大传染病防控等)中央所属医疗卫生机构改革和发展建设、中央卫生健康管理事务、中央医疗保障能力建设4个事项均属于中央财政事权。

  于洪认为,《方案》以全国性或跨区域的公共卫生服务为重点,进一步强调了中央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实际上传达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即中央政府在基本公共服务领域承担着主体责任。

  “理论上,对于全国性的或跨区域的公共卫生管理和支出,应当是由它的上一级政府,也就是中央政府来承担,这是由公共服务的属性决定的,毋庸置疑。”于洪表示,然而,在这以前,中央在基本公共服务领域的主体责任地位不够明确,因此,各地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可能会存在一些偏差,这也是此次《方案》对其予以重点强调的原因。

  《方案》对属于中央和地方财政共同事权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支出等实行中央分档分担办法,由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共同承担支出责任,并明确了划分比例。

  “《方案》中对五档支出比例的确定基本上比较符合中央和各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所呈现出的现有支出比例格局。”于洪告诉记者,由于与实际情况较为贴合,这种分档方式更容易得到地方政府的认可,在操作层面上对各地来说更可行。同时,权责比例具体化也令央地之间的权责更清晰了,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要受到这种比例的约束和规范。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