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收藏
首页>重要新闻>观察

面对疫情,政府如何过紧日子

作者:陈龙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20-07-13

  近年来,各级政府坚持过紧日子,采取了诸多措施,保障了财政经济平稳运行和各项事业发展的资金需要。然而,经济及财政收入下行、减税降费力度持续加大,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对财政收支两端都造成显著影响,政府过紧日子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更加凸显。为此,需要坚持节支与改革有机结合,以体制机制改革来提高政策效能和资金效益,将政府过紧日子抓出实效。

  政府过紧日子是今后财政工作长期坚持的方针

  政府过紧日子,是应对外在压力,保障经济社会发展各项资金需要及财政可持续的必然举措,也是财政人民性的集中体现,应成为财政工作长期坚持的方针。

  政府过紧日子,是应对财政紧平衡的迫切需要。今年1—5月,全国财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降了13.6%。同时,财政支出的刚性需求有增无减,抗击疫情、打好三大攻坚战、保市场主体、保就业和民生,都需要财政资金支持,财政运行将长期处于“紧平衡”状态。因此,需要长期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将政府过紧日子的要求切实贯彻和体现到财政工作的全过程和各方面。

  政府过紧日子,是积极财政政策提质增效的必然要求。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其目的在于以政府收入的“减法”,换取企业效益的“加法”和市场活力的“乘法”。积极财政政策提质增效,一方面要围绕“量”做文章,巩固和拓展减税降费成效,并保持合理适度财政支出强度。另一方面,要围绕“效”做文章,进一步优化资金配置和支出结构,加大对教育、“三农”、疫情防控、三大攻坚战等重点领域的保障力度。为此,政府要坚持过紧日子,大幅压减非刚性、非重点项目支出,从严控制新增项目支出。

  政府过紧日子,是勤俭办事业的应有之义。艰苦奋斗、勤俭节约,不仅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艰苦奋斗、勤俭节约落实到治国理政上,就是政府要树立长期过紧日子的思想,勤俭办一切事业。

  政府过紧日子,是财政人民性的集中体现,是构建服务型政府的内在要求。人民财政为人民,政府带头过紧日子,目的是让老百姓过好日子,提升老百姓的满意度。同时,政府过紧日子,意味着降低政府运转成本和公共服务供给成本,提升国家治理能力。从这层涵义而言,政府过紧日子不能仅着眼于压缩一般性支出,还要围绕国家治理能力,降成本、提效能,加快职能调整,构建真正的服务型政府。

  坚持过紧日子保障各项事业发展的资金需要

  中央财政带头过紧日子,坚持制度建设和调整支出结构两手抓,节约财政支出,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率,取得了显著成果。在制度建设方面,进一步完善厉行节约反对浪费相关制度规范,为过紧日子提供制度保障。例如,围绕备受社会关注的“三公”经费,出台了《因公临时出国经费管理办法》《关于进一步完善公车改革财政配套制度的通知》等制度措施。同时,坚持有保有压、突出重点,带头压减一般性支出,非急需非刚性支出压减50%以上。按可持续、保基本原则安排民生支出,重点加强对基本公共服务的支持力度,财政资金使用更加精准高效。

  各级政府也采取了诸多措施,坚决压减一般性支出,着力压减低效和无效支出、交叉重复支出,保障了财政经济平稳运行和各项事业发展的资金需要。一是按轻重缓急压缩一般性支出。例如,北京市在对一般性支出的经济分类科目界定、各预算单位在年初已压减5%基本支出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大对委托业务费、房屋建筑物购建费、会议费、培训费等一般性支出的压减幅度。二是严控新增支出。例如广东省坚持“先谋事,再要钱”,执行中新增临时性、应急性等支出主要通过部门已有资金解决,年中不得随意追加。三是提升公共资源使用效率,盘活变现政府存量资产。例如,统筹机构改革办公用房调配,推进办公用房集中统一管理和配套资源共享共用;减少资产购置经费,盘活变现政府存量资产。四是实施绩效管理,加强全成本预算绩效控制。建立以服务质量、投入成本和实施效果为重要考核内容,以结果导向配置公共资源的预算管理模式,进一步优化支出标准、控制支出成本。

  节支与改革有机结合将政府过紧日子抓出实效

  政府过紧日子,需要加快体制机制改革,提高政策效能和资金效益,降低政府运行成本和公共服务供给成本,提升治理能力。当前严峻的形势是“危”也是“机”,是深化改革、转变政府职能的好时机。

  其一,确定财政支出的优先顺序及压减的范围和项目。当前,要一方面保证国家治理体系运转的基本支出需要,包括人员工资和基本办公经费;另一方面,要保证民生领域支出,提升防范社会风险的能力。医疗卫生、社保、教育、就业等民生支出的顺序,要依据各地公共风险演化情况和防控重点灵活安排。对于压减支出,建议继续压减一般性支出,尤其是压减各类非重点资产购置方面的支出;大幅压减非刚性、非重点项目支出,从严控制新增项目支出,坚决取消不必要的项目支出,原则上不开新的支出口子。尤其是通过预算评审、财政绩效评价等方式,甄别并大力压减低效和无效支出。同时,大力压减部门、项目之间的交叉重复支出。

  其二,减少资源闲置,提升公共资源使用效率。一是进一步清理盘活存量资金,加大对结余资金、沉淀资金的收回力度。对不具备实施条件、项目进展缓慢以及预计难以支出的项目,按规定收回资金统筹用于重点支出。二是盘活变现政府存量资产,与地方债治理相结合,在提升存量资产利用效率的用时,减轻地方政府债务支出压力。三是实施行政资源共享,包括会议室、基础设施等硬件方面,以及信息、服务等软件方面,降低政府自身运行成本。四是提高人力资本使用效率。利用信息技术,优化流程,推动智能化办公。

  其三,完善预算制度,打破支出固化格局,使“钱”与“事”有机统一。一是打破以往“基础+增量”的预算资金安排模式,根据实际需要科学核定预算,按照事业发展重点和业务轻重缓急合理安排资金。同时,健全预算支出标准体系。二是厘清部门职责,优化预算管理各环节权责划分,实现主体责任归位,促使从“要钱”向“做事”转变,促进“事”与“钱”的统一。三是强化预算约束,不得无预算、超预算安排支出,严控预算调剂追加,加强预算执行监管。对预算执行中偏离预算的行为,进行问责。

  其四,完善绩效评价的目标和方式,坚持结果导向,提升绩效管理水平。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是落实政府过紧日子、提高资金效益的重要抓手。在完善绩效评价指标体系、增强其科学性的基础上,注重绩效结果运用,防止过程性目标代替结果。根据绩效评价结果,大力削减低效和无效支出。同时,将绩效考评结果,与资源配置、监督考核以及问责机制联系起来。

  其五,充分利用市场和社会力量,创新供给方式,降低公共服务供给成本。要改变过度依赖政府供给,充分利用市场和社会力量,形成新的合作和互补供给方式,如采取志愿机制、委托代理机制与政府购买机制有机融合的方式,降低公共服务供给成本,提高老百姓满意度。

  其六,以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来提高政策效能和资金效益,降低政府治理成本。以系统整体风险最小化和治理效果最大化为目标,从全域、全部门角度统筹财政资源和政府事权的安排。增强决策和政策协调性,提升支出效能。优化协作机制,在资源共享、流程优化等方面形成部门合力。明确部门权责,避免各自为战或相互推诿扯皮,提高行政效率。

  (作者单位: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财政与国家治理研究中心)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