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手机版 收藏
首页>重要新闻>观察

中国正式提出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

对标更高标准 推动更高水平开放

作者:张衡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21-09-22

  9月16日,中国商务部部长王文涛向《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保存方新西兰贸易与出口增长部部长奥康纳提交了中国正式申请加入CPTPP的书面信函。

  作为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之后11国“另起炉灶”的成果,CPTPP条款内容虽然经过“瘦身”,但仍保留了TPP中95%以上的协议条款,被称为“面向21世纪的高标准贸易协定”、超越了亚太现有自由贸易协定水平的高标准协定版本,具有全球新一代贸易规则的典型特征。

  去年11月2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提出,中国积极考虑加入CPTPP。去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提出,中国积极考虑加入CPTPP。我国为何要申请加入CPTPP?会面临哪些难题?加入CPTPP对于我国又将带来哪些影响?记者就此采访了有关专家。

  推进全球经济治理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认为,CPTPP与中国改革开放的方向是一致的,这是中国决定申请加入的根本原因,即加入这个协定有利于推动中国的改革开放,也有利于与相关国家之间形成更加紧密的合作。

  屠新泉告诉记者,CPTPP代表当今较高标准和较高自由化程度的区域贸易安排,涵盖了大量新议题,如知识产权协定、竞争中立、电子商务、政府采购等;现有的成员国既有发达国家也有发展中国家,代表了区域经济一体化、区域经济合作的一种方向。

  屠新泉进一步解释,从国际经贸规则的发展来看,当前WTO的效率和效果受到较大影响,尤其是当前单边主义对WTO功能的发挥造成了很大障碍,在WTO推动比较困难的情况下,应当寻找一条新的路径,推动全球经济治理向更加合理的方向发展。从区域经济发展角度看,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暴露出全球供应链的脆弱性,更加凸显了区域合作的重要性。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副主任苏庆义向记者表示,中国申请加入CPTPP对内是为了促进改革开放,对外则是为了积极参与构建高标准自贸区网络及世界贸易体系建设。

  屠新泉说,中国与CPTTP现有成员的经贸关系都很密切,在已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展区域合作的空间和范围,形成一个更加巩固、更加稳定的区域供应链和产业链,对我国经济和贸易的稳定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谈判将是一个漫长的阶段 

  相比15国之间达成的RCEP,屠新泉表示,从贸易自由化的水平来看,CPTPP比RCEP更高,这体现在关税减让、服务贸易开放、投资开放,以及数据流动等方面。

  “虽然现在达到这些标准有难度,但是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对标对象来进一步推动改革。”屠新泉说,CPTPP也涵盖了RCEP本身未涉及的问题,如国有企业、劳工、环保、数据流动等。

  在成员国分布上,CPTPP与RCEP有部分重合,日本、澳大利亚等7个国家同时参与了CPTTP与RCEP。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白明向记者表示,在加入RCEP后,中国再申请加入CPTPP,表明中国不仅要扩大开放,而且要实现更高水平的开放。他举例说,CPTPP的开放水平比RCEP高,如RCEP货物贸易零关税产品比例整体上超过90%,而CPTPP这一比例接近99%,并在服务贸易和投资领域采用负面清单管理模式。

  谈到我国加入CPTPP的前景,苏庆义认为,从外部因素来看,要取得所有缔约方同意,谈判将是一个漫长的阶段。对内来说,要对标规则,这当中也有很大的难度。

  屠新泉也认为,CPTPP标准比较高,我们目前还存在一定差距。此外,CPTPP不仅涉及贸易问题或投资问题,还涉及一些所谓的社会标准,这将对我国的政府管理模式以及政府和社会之间的关系提出新的要求。

  “从目前整体环境和氛围来讲,世界处在全球化退潮的时期,一些国家一定程度上正在转向贸易保护,尤其是美国的政策转向比较明显。”屠新泉说,从贸易角度看,中国加入CPTPP后,成员国之间是互利共赢的,但从国际政治角度看较为复杂,这对于我国加入CPTPP带来一定影响。

  推进改革 

  加入CPTPP,对于我国既是机遇又是挑战。苏庆义说,为应对挑战,我国要有计划地对接CPTPP规则,针对国企、劳工等领域,要在完善法律法规、进一步提高开放水平方面提前做出安排。

  屠新泉认为,加入CPTPP将推动我国多个领域的改革。如坚持竞争中性原则,减少政府对国有企业的支持或偏向,避免造成歧视性竞争环境等。

  “我国国有企业有其独特的经济和社会使命,这跟CPTPP确立的规则并非完全对立,因为CPTPP涉及的主要是国有企业的商业行为。”屠新泉说,因此,我们在推进国有企业改革过程中,要进一步划清国有企业的商业行为和非商业行为的边界,对商业行为要按照公平竞争、透明度、竞争中性等要求进行管理。

  对于政府采购,屠新泉表示,RCEP没有涉及政府采购市场开放的内容,CPTPP则对政府采购开放作了比较明确的规定;中国正在加入WTO政府采购协议,这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共通性,目的都是为了扩大政府采购市场的开放、减少歧视,这也是市场化的重要内容。

  “数据作为一种跨境流动的生产要素,管理上存在较大困难。CPTPP对于数据流动的管理制定了一套基本规则,并保留了一定弹性,可以基于公共利益或者国家安全的需要进行管理,但总的原则是促进数据自由流动。”屠新泉说,哪些数据应该“管起来”,哪些数据可以自由流动,目前我们的相关制度还不完善。在这个方面,我们应加大改革力度,促进数字贸易和数字经济的发展。

  此外,从开放角度看,屠新泉认为,目前CPTPP农产品的开放程度高、零关税比例较大,这将对我国农业领域带来较大压力。如何处理好这一关系,将是我国巩固脱贫成果并实现乡村振兴,做好“三农”工作面临的新挑战。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