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脚步丈量贫困的人——访全国人大代表、广西壮族自治区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县长黄炳峰

作者:张思楠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20-12-09

  黄炳峰,男,毛南族,1975年10月出生,广西都安人。毕业于广西民族大学研究生班行政管理学专业,在职研究生学历。199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5年7月参加工作。现任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党委副书记、人民政府县长、一级调研员,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河池市第二届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共河池市第三届委员会委员。 

  第三次赴京参加全国两会,黄炳峰的随身行李中装着三份建议和一部手机。对熟悉他的人来说,其中的“含金量”不言而喻——三份建议是“一步步丈量出来的”,一部手机则是毛南族人脱贫致富的“代言”。

  环江毛南族自治县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西北部的河池市,作为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一县之长,这几年,黄炳峰的心思都扑在了脱贫攻坚上。去年的全国两会上,他更是拍着胸脯立下“军令状”——“环江的脱贫任务一定能完成。”

  敢于放出“豪言”,这样的底气源于对环江脱贫的“进度条”足够熟悉。刚接手脱贫攻坚工作时,黄炳峰就给自己定下“规矩”——发现问题在一线,解决问题在一线,脱贫成效在一线。

  为什么对“一线”如此执着?他的理由很充分:“脱贫攻坚是系统性工程,一定要掌握第一手资料,才能因地制宜、因户施策,光靠在办公室拍脑袋是行不通的。”

  深入一线办公,用最快的时间解决脱贫难题 

  在环江县,“深入一线办公”不仅仅是一句口号,还成为了一项成熟的机制。去年,环江143个村迎来了“大村长”——123个县直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和他们一起“下放”的,还有县政府的财权。

  长期扎根在基层,黄炳峰深知,一个难题可能制约着一个屯、一个村的脱贫摘帽。对于这项机制设立的初衷,他解释道:“无论涉及教育、医疗、住房、饮水、产业哪个领域,‘大村长’在基层发现问题后,就地办公,确保每个制约脱贫的难题都用最好的资源,在最快的时间内解决。”

  这两年,黄炳峰的工作时间被切割成两大块,“三分之一的时间参加必要的会议以及开展其他日常工作,剩下的三分之二时间都用在深入基层调研、现场办公上。”事实上,这“三分之二”的时间被利用得相当高效——去年一年,他走遍了环江148个行政村,深入1000多个村民小组,走访了近400户贫困户。

  就在这样不间断的“走村串户”中,片段式的思考被黄炳峰仔细记录下来,并结合环江的发展特点逐步完善成一项项具体的政策举措。

  正是因为对各项扶贫政策的“来龙去脉”和“细枝末节”都足够熟悉,这个平时有些寡言的少数民族人大代表提起环江脱贫工作时,往往会不自觉地提高音量,讲起各个乡镇的产业发展特色如数家珍,对各项扶贫举措的落实情况更是信手拈来。

  一部深圳华威世通出品的智能手机是黄炳峰和他的“扶贫队伍”去年促成的“最有成就感的事情之一”。这份被他带上今年两会的“骄傲”不仅联结着环江几千名群众的生计,还创造出招商引资的“环江速度”——2019年4月,年产2000万元的智能终端产品项目扶贫车间在环江县城正式落户,当年12月就实现了第一台手机顺利下线,用时仅8个月。

  像这样的扶贫车间,在环江县城还有100多间。

  一直以来,在异地扶贫搬迁规模达到2万人的环江,让贫困户“搬得出”不难,但使他们“能致富”不仅需要一番巧思,还要下上“苦功夫”。在黄炳峰看来,这些专门为了解决安置区贫困户的就业问题而建立的扶贫车间,其发挥的效果是实实在在能“量化”的:“智能手机项目达产之后能实现年销售40亿元以上,吸收易地扶贫搬迁群众就业3000人以上,这意味着上千个家庭的生活有了保障。”

  梳理黄炳峰这几年的扶贫工作不难发现,在他的视野中,既有对一个群体的关注,也不乏对每一个个体的关切。

  有一段时间,下南乡下南村的一户贫困户成为了黄炳峰的重点关照对象。一家5口人,大人在深圳打工,两个孩子还在读书,家里还有个老母亲,这样的家庭情况让黄炳峰对孩子的上学问题格外留心,“老大必须坚持读完大学,政府有各项政策可以帮扶;老二我们把他送到县城的学校。你们夫妻俩来扶贫车间就近务工,方便照顾老人和孩子。”每次与其谈心,黄炳峰总要这样苦口婆心地嘱咐几句。

  今年,这个五口之家的变化真不小——老大大学毕业有了收入,老二在县城读上了初中,夫妻二人除了务工,还利用县里的小额信贷政策养了4头菜牛。对此,黄炳峰看在眼里,喜在心里:“看到贫困户有了致富的愿望和动力,这是让我们扶贫干部最高兴的事了。”

  立足实践建言真抓实干富民兴县 

  对于黄炳峰来说,“用脚步丈量贫困”是一个扶贫干部的信念,当身份转换为人大代表时也该是如此。

  今年,一份建议的形成就源于一项政策落地时他听到的“不同的声音”——为了最大限度降低疫情影响,环江县及时出台了交通补贴政策,财政拿出300万元资金鼓励外地客商购买、运输环江县特色农产品。但在考察政策落地效果时,许多采购商却向黄炳峰“诉苦”:通村道路比较窄,大型物流车进不去,无形中增加了物流成本。

  “农村物流越来越繁荣,基础设施建设标准必须要跟上去。”经过精准测算,黄炳峰在这份《关于提高农村道路建设标准的建议》中写道:提高村级、屯级道路建设标准,其中,村级路达到三级公路建设标准,路面6.5米,路基7.5米;屯级道路建设标准达到路面4.5米,路基5.5米。同时,对已建成的村、屯级公路按照以上建设标准进行提级改造。

  “近年来,我们县结合实际提出的许多建议和需求,都得到了上级部门的积极响应与支持。特别是中央和地方各级财政一次次的‘雪中送炭’,为我们真抓实干兴县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黄炳峰说,粗略估计,2016年至今,各级财政投入环江的专项扶贫资金和统筹整合涉农资金已经达到了40亿元。

  “对于深度贫困地区,特别是我们这样的少数民族聚集地区,40亿元不仅仅是个庞大的数字,更是贫困群众真真切切能享受到的普惠性的红利。”眼看着一笔笔财政资金修成了路,架成了桥,建成了一栋栋安置楼,换成了贫困户手里能“造血”的产业,黄炳峰无比感慨。

  今年开两会,刚刚来到北京,黄炳峰就迎来了一则喜讯——习近平总书记对毛南族实现整族脱贫作出重要指示。尽管感到“十分激动、十分感动、十分幸福”,黄炳峰第一时间就提醒自己:“这意味着压力更大了,责任更重了。”他未来更关注的是,从脱贫致富到乡村振兴,环江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