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时间赛跑的“出警”医生——访全国人大代表、北京急救中心南区分中心院前急救医生班宇侠

作者:刘颖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21-01-04

  班宇侠,北京急救中心南区分中心副主任医师,九三学社北京市委医卫委委员,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先后提交多项建议,主要包括《各级政府加强应急体系建设,将各级院前急救队伍纳入相应的应急救援队伍体系》《关于“院前急救立法”的建议》《创新医保支付机制,关于“罕见病医保多方支付机制”的建议》《关于“退休返京人员”就医的建议》等。 

  2020年伊始,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国。在北京急救中心南区分中心从事院前急救的班宇侠再一次临危受命。凶险而又神秘的疫情面前,人们在这位处于第一道防线的全国人大代表脸上却没有看到丝毫的恐惧与紧张。

  “人在其位,责无旁贷。”在院前急救岗位已工作10年的班宇侠回忆当时的情景时也是极为淡定。

  与很多医务人员不同,班宇侠没有一张属于自己的办公桌,每天12小时的工作时间都是在不足4平方米的救护车上度过的。在这里,她的主要工作就是听命于调度中心指派的救护任务,然后以最快速度赶赴患者面前,以最快速度对患者伤病情况做出准确判断,并提供有效救治,然后同样以最快速度将患者送往医院。

  在长期直面死神与之搏斗的过程中,“最快速度”“准确”“有效”成为其制胜法宝。而要做到这些,需要极强的心理素质。刚走上院前急救岗时的一次“出警”经历让班宇侠记忆犹新。当时,一个20多岁的男性因与室友发生冲突,被室友拿刀刺伤了颈静脉。“我几乎是从血泊里把他捞出来的。”现场的状况给她带来了极大冲击。她一边竭力压抑着自己的恐惧,一边迅速为伤者包扎伤口,同时进行心电图等生命体征的测量。在急救车上,伤者脸色苍白、意识丧失,对周围的一切已经没有任何反应。班宇侠依然精神高度集中,一刻不停地坚持救治。一到医院,她像疯了一样,以最大的力气呼喊着人群让开通道,推着伤者冲进急诊大楼,送进了急救室。“从医院走出来的时候,(我)浑身上下都是软的,站都站不住了。”惊心动魄的经历让她警醒:自己所从事的职业是在与时间赛跑,容不得半点闪失。

  “我们习惯性将出车说成出警,因为‘军令如山、分秒必争’是这份职业对我们的要求。”班宇侠说,在一切以时间和速度为先的压力之下,许多问题变得复杂而艰难,疫情更是加剧了这种情况。

  疫情期间,班宇侠执行了高风险的“发热车组”任务,几乎每次当班都要跟着救护车到高风险区域开展救护。特别是在一些车辆难以进入的老旧小区或者平房区,面对狭窄的甚至仅容一人通行的过道,班宇侠都要在保证患者和周围环境安全的情况下,当机立断制定运送方案并实施。

  “回到家的时候,总发现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也不知道是在哪里磕碰的。”班宇侠说,“在高度紧张的时刻,你哪里顾得上自己?”

  除了这些客观困难,由于施救对象情况大多极为紧急,环境有时还非常特殊,与患者、家属及现场人员的沟通对于院前急救就显得极为重要。

  “尽力安抚患者、与家属保持良好沟通,获得现场人员的理解和支持,尽快把病人安全送到医院,是院前急救工作者最重要的责任,也是与其他岗位医务人员相比最为特殊的地方。”班宇侠说,院前急救是“一脚医院,一脚社会”的工作,为了及时对患者实施救治,她有时要“客串”友人或心理医生,迅速疏导家属或在场人员情绪。也正是源于这份同理心,班宇侠的院前急救工作收获了很多好评。

  10年间,粗算下来,班宇侠每年“出警”达1500余次之多,每班组24小时平均出车量在16次左右,最多的可达20余次,其中很多都是从疾病突发、自然灾难、车祸乃至刑事案件现场接诊的危重或急症患者。如今的班宇侠已经对这种快节奏、高强度、高压力的工作习以为常,但她总是难以忘却那些令人遗憾的场景,她最怕说出口的也是“遗憾”二字。

  几年前,一个男孩因脑瘤出血被接上了救护车,送医途中,男孩血流不止,凭经验班宇侠知道这是肿瘤侵蚀血管造成的,情况非常危急,必须马上做开颅手术,但班宇侠做出简单处理后,除了催救护车司机快点、再快点,就只能看着孩子在他妈妈无助绝望的眼神里渐渐停止了呼吸。那一天,她的情绪久久不能平复。

  “作为一位母亲,我可能永远也学不会消化这种‘遗憾’的情绪。”班宇侠说,正是这份与患者和家属的感同身受,让其坚定了要将工作做实做细的信心。

  2018年,当选为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后,班宇侠认真梳理了从事医务工作特别是院前急救工作以来的观察和感悟,先后提交了关于加强医疗应急体系建设、院前急救立法、加大孕期妇女保护等聚焦急救工作和弱势群体的建议。

  建议背后体现的是医者仁心。在工作中,班宇侠常常看到,一些患者患有多脏器疾病,但由于不符合专科医院的收治标准,很难找到合适的医院。家属们最大的困惑和不解是:患者明明需要救治,却找不到可以收治住院的医院。“曾有患者家属拉着我的手,请求帮他们介绍一个能收治患者的医院。”班宇侠认为,这些患者需要获得区别于“专科救治”的综合或整体救治,这就需要引入一个“综合内科”的概念,虽然从医学专业角度看“综合内科”不那么高精尖,不那么高大上,但却恰恰体现了“整体、协调、兼顾”的治疗理念。班宇侠表示,这是一种以人民的需求为中心的医疗理念,如果得以实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也有助于缓解医患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