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富路上一起走

——浙江财政支持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纪实之二

作者:本报记者 崔春雨 赵加仑 通讯员 冯健 陆海东 严琦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21-12-30

  从东海之滨到钱江之源,从太湖之南到瓯江之畔,初秋的之江大地,橙黄橘绿,海碧山青,城市繁华,农村繁荣。

  “我们农村的发展赶上了城市。”“浙江的城市美,农村更美。”“农民和市民已经没啥不一样了。”……一路采访走来,这样的话语不绝于耳。

  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通过不断深化改革、创新实践,浙江成为城乡收入差距最小、区域协调发展领先省份。2020年,浙江城乡居民收入水平分别连续20年和36年位列全国各省份首位,城乡居民收入比1.96∶1,为全国各省份最小。

  奋进新时代,改革再出发。《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对浙江提出了建设“城乡区域协调发展引领区”的战略定位。

  新征程上,浙北的数字经济和先进制造业两翼齐飞,浙中商贸流通繁荣驶入发展快车道,浙南的绿水青山捧出了金山银山,一个共建共享共富、区域均衡协调发展的浙江,正昂首阔步在东南大地。

  山与海携手同行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说的是杭州的富庶与美丽。但从全省来看,“七山一水两分田”的浙江,在资源型发展中优势并不明显。10.18万平方公里的陆域面积中,山地和丘陵就占了74.63%。

  山与海的差异,也是贫与富的距离。山区26县陆域面积为全省的44.5%,人口接近全省的24%,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经济和社会发展程度低于全省平均水平,这是浙江实现区域协调发展和共同富裕的“短板”。

  如何补“短板”,推动山区26县加快发展?勇于创新的浙江人,从不缺乏破解难题的智慧。凭借财政扶持、山海协作、打造飞地等一系列措施,浙江财政积极探索加快发展地区跨越式发展之路。

    

    图为金华市婺城区“熊猫猪猪·两头乌国际牧场”吸引了很多游客前来游玩。 

  不论是资金还是政策,山区26县都能拿到“优先级”。在工作制度方面,有省领导联系制度;在政策措施方面,有欠发达乡镇奔小康工程、低收入群众增收行动计划、绿色发展财政奖补机制等。浙江要求,省级有关部门在扶持项目、要素配置等方面向欠发达地区倾斜,并明确了部分专项资金对欠发达地区的配备比例。除“两保两挂”和一般转移支付政策外,在专项转移支付上,省财政把欠发达县全部纳入一类,享受最高档次的转移支付比例。

  其中,山海协作工程作为解决浙江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的有效方案,更是得到了财政的大力支持。“十三五”期间,省财政共安排资金14.54亿元,支持省级山海协作产业园提升工程和山海协作生态旅游产业园建设。同时,将山海协作“飞地”园区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纳入省发展与改革专项资金支持范围。

  在政策、资金的大力扶持下,山海协作结出累累硕果:衢州、丽水分别形成了高档特种纸、精工机械等特色产业,内生发展动力不断增强。“十三五”期间,山区26县城乡居民收入增速分别高于全省0.7个、0.6个百分点,18个县经济增速高于全省平均水平。

  如今,在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号角声中,26县新一轮跨越式高质量发展的文章已经开篇:浙江省从完善政策体系、构建特色产业平台、做强产业和补齐短板、提升公共服务共享水平、持续深化山海协作工程五个方面进行全方位布局,印发《浙江省山区26县跨越式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2021—2025年)》,明确推进做大产业扩大税源和提升居民收入富民“两大行动”。

  今年以来,浙江省优化调整山海协作结对关系,全省50个经济强县结对帮扶26县,并支持26县到省内发达地区投资建设产业、科创、“消薄”三类“飞地”。

  “我们和绍兴市柯桥区签订了‘削薄飞地’战略协议,5年内将为江山市的50个经济薄弱村带来良好收益。”江山市财政局副局长董志成说。目前,浙江全省30个“消薄飞地”已实现26县全覆盖,累计返利超2亿元。

  “产业飞地”也在加快打造。日前,首批总投资约6.6亿元的5个山海协作“产业飞地”项目在慈溪滨海经济开发区集中开工,这是宁波慈溪、衢州常山两地携手谱写的山海协作新篇章。

  “以前,山区26县被称为‘欠发达地区’,现在改成了‘加快发展地区’。”衢州市财政局办公室主任许见认为,这一称谓的改变,是对多年来无数人不懈努力的肯定,更寄托了对山区26县更上一层楼的殷切期盼。

  城与乡融合发展 

  葱茏的翠竹、苍茫的云海,细雨中的山色更显空濛。绍兴市平水镇岔路口村刻石山雅居民宿依山而建,仿佛只要伸出手就能触碰到那山、那竹、那云。

  “这些民宿都是由闲置农房改造的。除了每年支付村民租金,我们还将营业收入的3%作为分红,支付给村集体。”绍兴刻石山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任阿调介绍,公司目前已投资5000万元,建成高端民宿13幢,共有客房45间、床位71个。

  通过盘活利用闲置农房,岔路口村集体经济收入来源增加了,包括租赁闲置农房土地所有权权益费、流转土地管理服务费等。

  的确,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是实现乡村振兴的必由之路,是实现共同富裕的重要保障。2017年,浙江省作出全面开展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三年行动的重大部署,一场“消薄”攻坚战迅速打响。

  在江山市“红色物业”产业园2000多平方米的标准厂房里,雄伟塑胶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童小雄对记者说:“我从业18年了,之前开的就是家庭小作坊,2018年搬到产业园里才有了公司的模样。虽然看起来成本比原来高了些,但入驻产业园的都是塑胶制品相关企业,形成了集聚效应,可以降低采购、物流等成本。况且,厂房的租金财政部门还按照每平方米第一年30元、第二年20元、第三年10元的标准给补贴呢。”

  建设标准厂房总投资3650万元,31个村自筹620万元,其余3000多万元分别由江山市财政局、农办、农业农村局、经信局补助资金和水库移民扶持资金等构成。“我们将各条线的惠农资金统筹整合起来,特别是将一些效益较低的资金纳入到项目的资金盘子里,让原本‘输血’式的扶持资金产生‘造血’功能。”董志成说。

  “一期标准厂房项目每村每年的物业租赁租金收益6万—8万元。二期的电商产业园也建起来了,每村每年增收不少于5万元。”江山市青湖街道办公室主任刘善祥说。

  通过“消薄”三年行动,江山市村级集体经济不断发展壮大,其中经营性收入从2017年的4339万元增加到2019年的8787万元。2019年底,浙江省全面完成“消薄”目标,全省累计安排扶持薄弱村发展相关资金7.29亿元。

  岔路口村和江山市用产权“小市场”激活了农村要素“大资源”。金华市婺城区“熊猫猪猪·两头乌国际牧场”打造的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模式同样让人耳目一新。

  两头乌是世界级珍稀猪种,因“一头一尾黑黝黝,中间肚皮白花花”而得名,被誉为“中华熊猫猪”。与传统印象中的牧场不同,“熊猫猪猪·两头乌国际牧场”以国家4A级旅游景区标准设计建造,是第一个将饲养全过程可视化并可参观旅游的5G智慧养殖牧场,也是集科普教育、研学团建、休闲游乐、美食体验、亲子趣玩、网红打卡于一体的复合型乐园。

  走进“熊猫猪猪·两头乌国际牧场”,像是走进了一座欧洲庄园。竹林间错落有致的城堡花园、满目碧绿的千亩茶园,孩子们流连忘返的游乐园,还有建在现代化猪舍边的会堂、主题餐厅、水吧、民宿,让许多游客直呼新奇。

  “牧场是今年8月开园的,最多的一天接待游客5000多人。”金华熊猫猪猪两头乌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运营总监高丽清介绍,牧场总开发面积1200亩,总投资3.6亿元,预计年接待游客100万人次,实现年产值15亿元,带动辐射周边23个村、2.6万人。

  “缩小城乡差距,实现共同富裕,需要有一批大项目、大企业和大平台来推动城乡统筹,加速城乡融合发展。”婺城区宣传部部长赵燕华介绍,作为婺城区“十乡百村”共创共富七个文化IP龙头项目之一,“熊猫猪猪·两头乌国际牧场”以“旅游+”“生态+”与都市农业、乡村振兴各个环节深度融合,将在共同富裕示范区浙中板块新图景上绘就浓墨重彩的一笔。

  据了解,婺城区创新推出农旅融合、效益农业、村企结对、政银合作等“共创共富十二法”,推动村集体创富、农民致富。今年上半年,全区村集体实现经营性收入5757.3万元,同比增长65.1%;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17698元,同比增长16%,城乡收入比为1.94∶1。

  为带动农民增收,促进共同富裕,金华市武义县的龙头企业同样不遗余力。在该县白姆乡更香有机茶基地,浙江更香有机茶业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俞学文指着漫山翠绿的茶树对记者说:“我们在浙江、广西、江西等地建了6万多亩有机茶园,每年销售茶叶1000多吨。”

  该公司与茶农建立“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和“收购保护价”的利益保障机制,以高于市场40%的价格收购茶青,带动10余万农民增收致富。茶农说,给更香公司供青叶,从来不用担心卖不上好价钱。

  在更香有机茶基地几公里之外的浙江寿仙谷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则采用“统一租地,标准生产”的种植模式,从周边农户手中流转土地5068亩。为此农民可从中获得三项收入:一是土地流转租金,每亩每年约1000元。二是成为产业工人挣工资,公司每年支出农民身份员工薪资共计6000余万元。三是公司向合作社及家庭农场收购原料,农户也会因此增收。

  “辐射周边农户离不开产业的兴旺,产业的兴旺需要科技创新,而这其中,国家的支持至关重要。近3年,我们累计获得财政科技研发推广奖励资金3000余万元。”公司行政人事总监徐子贵说。

  为了加快推进城乡一体化,浙江集聚省级以上产业类资金,重点支持发展休闲农业、生态农业、观光农业等新产业新业态,促进农村三产融合深度发展。截至2020年,全省启动创建省级以上现代农业园区69个、特色农业强镇113个,单条10亿元以上农业全产业链达到80条。

   

    图为金华市金东区澧浦镇下宅村居家养老中心里,老人们幸福地生活。 

  你与我机会均等 

  秋日的阳光,柔和而温暖。86岁的王晓春坐在门口的小藤椅上晒太阳,收音机里播放着她最爱听的戏曲。

  王奶奶双目失明,今年已是她在金华市金东区澧浦镇下宅村居家养老中心住的第10个年头了。“子女都在外打工,我早就把这儿当成了家,每天吃得好睡得好,有人帮忙洗澡、洗衣服,多幸福!”王奶奶说。

  记者看到,王奶奶的房间窗明几净,空调、电视机、独立卫生间一应俱全,院内还设置了保健室、娱乐室、洗衣室、谈心室等。下宅村村民委员会主任王根俏介绍,目前,有47位老人在该中心就餐,23位老人入住,周边各地前来咨询预定床位的人络绎不绝。

  老有所依、老有所养,是关系人民生活质量的民生大事。为有效解决农村老人基本养老问题,澧浦镇率先试点农村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建设,按照“保基本、全覆盖、可持续”思路,逐步推进农村居家养老服务。

  “居家养老中心建设资金以政府补助为主,也积极引入社会力量奉献爱心。”澧浦镇镇长杨婷燊表示,截至目前,该镇已建立34个居家养老服务中心、25个配送餐服务点,适龄老人用餐每餐只需2元钱。

  不只是努力建构老有所养的服务体系,浙江省聚焦实现更高水平的“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在探索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

  浙江基本公共服务主要指标全国领跑。率先在全国建立起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率先实现了全民医疗保障制度统一。全省公共体育设施已经100%向社会开放,基本达到了免费或低收费开放的要求。

  浙江基本公共服务的城乡和区域差距全国最小。在全国率先统筹了城乡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实现城乡低保标准一致。浙江还特别注重基本公共服务资源向基层下沉,让广大群众能够在家门口享有服务。

  此外,浙江基本公共服务体制机制创新也走在全国前列。省级建立了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工作领导小组。“最多跑一次”改革提升了基本就业创业服务的效率,还率先将基本环境保护、基本公共安全作为基本公共服务向全省居民提供。

  数据显示,2019年,浙江全省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实现度为98.7%,基本公共教育、基本就业创业等8大领域均等化实现度全部达到95%的目标要求,呈现均衡发展趋势。

  “到2025年基本公共服务实现均等化”,这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对浙江提出的要求。坚决扛起使命,不负殷切嘱托,浙江正朝着实现更高水平、更协调、更均衡的发展砥砺前行。(本版图片均由本报记者陆恺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