谱写万物共生的美好画卷

——云南财政支持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纪实

作者:本报记者 李忠峰 杨文君 张修权 通讯员 朱瑞东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21-12-30

  每年11月份前后,成千上万只红嘴鸥从西伯利亚飞抵云南昆明滇池越冬,成为春城一道美丽的风景。

  昆明,就像为红嘴鸥专门准备的一个温暖安全的避寒乐园。自1985年以来,每个冬天,红嘴鸥都会从遥远的西伯利亚如约而至。

  人与鸟儿和谐相处的美好画面背后,离不开财政部门的支持。“十三五”期间,云南各级财政部门共投入149亿元(含6亿元中央资金)支持滇池环境保护治理工作。同时,积极完善翠湖、海埂大坝等海鸥聚集地的基础设施建设,让红嘴鸥更“愿意”在昆明逗留。

  云南省财政厅有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云南把保护良好的生态环境和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作为生态文明排头兵建设的重要内容,不断增加“森林云南”建设和野生动物保护体系投入,有效改善野生动物栖息环境,进一步维护好生物多样性宝库,筑牢西南生态安全屏障,取得较好成效。

  “决不让一个物种消亡” 

  当天气变冷时,生活在青藏高原的黑颈鹤会飞到云南省昭通市大山包自然保护区越冬。保护区内丰饶的草地和沼泽,成为黑颈鹤舒适的栖息地。

  黑颈鹤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2014年以来,云南财政共投入资金8000余万元,对大山包自然保护区实施了湿地保护与恢复。在完成核心区8000亩湿地生态功能补偿的同时,开展保护区群众易地搬迁安置,共完成建档立卡贫困户易地搬迁1545户7306人,降低了人类活动对湿地草甸的影响。

  目前,大山包湿地已经形成了人鹤共生的良好生态,到此越冬的黑颈鹤数量从1990年的200多只增加到2020年的1938只。

  黑颈鹤的“美好生活”是云南开展极小种群物种拯救保护成效的一个缩影。

  2005年,云南省率先提出“极小种群”保护倡议,对个体数量以“个、十、百、千”计种群规模已低于最小可存活种群而濒临灭绝的物种,启动拯救保护行动。

  2010年,《云南省极小种群物种拯救保护规划纲要》颁布,明确了112个保护对象。“十二五”和“十三五”期间,云南省财政等部门共同推进行动落实,围绕保护对象,累计实施120多个保护项目。针对极小种群野生植物,建设了30个保护小区(保护点)、13个近地和迁地基地(园)、5个物种回归实验基地,形成了较为完善的拯救保护体系。

  据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在自然保护区就地保护的极小种群野生植物共64种。通过人工繁育和回归,野外已经灭绝的富民枳在原产地得到种群重建,巧家五针松、华盖木、漾濞槭、滇桐等15种迁地保护的植株已开花结实,20余种极小种群野生植物达到了拯救保护目标。

  针对极小种群野生动物,云南省组织实施亚洲象栖息地恢复、监测预警和安全防范3大工程,启动实施绿孔雀人工繁育与野化放归项目,发起成立“滇金丝猴全境保护网络”,建立绿孔雀、印度野牛等多处社区公益保护地。目前,极小野生种群数量稳定增长,滇金丝猴从2000年的1400多只增长到3000多只,在云南越冬的黑颈鹤从1996年的1600多只增加到3000多只。

  政府为野生动物肇事“埋单” 

  云南是我国17个生物多样性关键地区之一。野生动植物种类占全国“半壁江山”。其中,有陆生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385种,占全国重点保护动物的56.12%,在中国仅分布于云南的有65种。

  近年来,云南省生态环境明显改善,野生动物种群数量不断增加。与此同时,野生动物和人类的生活空间出现了重叠,野生动物肇事造成的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失逐步上升。

  为有效解决野生动物肇事问题,2010年,在此前建立的野生动物肇事补偿制度基础上,云南在全国率先运用市场机制,引入商业保险模式,开展野生动物肇事公众责任保险试点,由政府全额出资投保,在发生野生动物损害案件后,依法补偿受害群众的人身和财产损失。2014年,云南省野生动物公众责任保险实现全省范围全覆盖,实现由政府直接补偿向商业保险补偿方式的逐步转变。

  “十三五”期间,云南省级财政累计筹集省级资金2.4亿元,支持全省16个州市开展野生动物肇事公众责任保险工作,全省各级累计投入保费3.52亿元。2021年,省财政厅再次筹集资金5000万元下达全省各州(市),预计受益户数大于2万户,简单赔付率达70%以上。

  据了解,“十三五”期间,因野生动物肇事,江城县所在的普洱市兑现人身伤亡保险补偿1057万元。此外,因农作物、房产、畜禽等损失,普洱市兑现保险补偿8381万元。进入2021年,截至9月21日,普洱市野生动物肇事公众责任保险已经赔付963万元,涉及农户5310户。

  普洱市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赵斌告诉记者,自2011年起,普洱市在思茅区、澜沧县开展野生动物肇事公众责任保险试点。2012年,将全市10县(区)纳入保险范围。2011—2020年,共计投入保费1.31亿元,理赔补偿1.31亿元,9万多农户受益。“保险补偿标准不断提高,野生动物致人死亡由2016年以前每名受害者赔付20万元,提高到自2020年起的60万元。”赵斌说。

  “开展野生动物肇事公众责任保险工作,在保障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的同时,也调动了群众保护野生动物的积极性,有效平衡野生动物保护与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之间的矛盾,推进实现了人与动物和谐相处、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云南省财政厅厅长张岩松表示。

  “人为古茶树腾地方” 

  双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县勐库镇冰岛老寨,是一个拉祜族、傣族、汉族杂居的自然村,全村有72户、272人,少数民族人口占一半以上。目前,该村有茶地面积2000亩,可采摘面积1500亩,树龄百年以上的古茶园面积335多亩,古茶树共两万多棵,其中,500年以上古茶树4954株。

  去年,冰岛村干毛茶产量564吨,产值3亿多元,平均亩产干毛茶84公斤,亩产值4.5万元。今年,冰岛古树春茶鲜叶价格最高达每公斤2万元,晒青毛茶价格最高达每公斤8万元。

  随着古树茶效应显现,冰岛茶价格持续高涨,老寨面貌日新月异。然而,随着村寨内建筑物扩张,有些楼房直接把茶树包围,加之每年春茶季,涌入老寨的车辆、人员众多,加重了对古茶树的污染,甚至造成部分古茶树死亡。保护古茶树资源势在必行。

  “人为古茶树腾地方”——当地政府果断决定,将冰岛老寨74户村民整体搬迁至山下。

  “冰岛老寨的整体搬迁,将进一步提升冰岛古茶园及冰岛茶文化资源的保护传承。”双江县财政局长刘刚表示,双江县还建设了冰岛茶特色小镇,目前累计完成投资2.72亿元,其中,政府投资1.13亿元、社会资本投资1.59亿元。同时,该县积极谋划冰岛旅游景区、古茶山国家森林公园、勐库镇古茶村茶旅融合发展园区等重点项目。

  双江县所属的临沧市有野生茶树面积40多万亩,曾发现迄今世界上面积最大的野生茶树群落,面积约5600亩。临沧市财政局副局长王明华介绍,临沧市按照“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总体思路,在实施好“森林临沧”建设的同时,大力发展生态农业。

  目前,“森林临沧”建设成效显著。全市森林面积达2487.3万亩,森林蓄积量1.17亿立方米、森林覆盖率70.2%。临沧市先后被评为“国家森林城市”“全国森林旅游示范市”。

  随着环境不断提升,生态持续见好,临沧野生动物也频繁“出镜”。在南滚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首次发现“三豹同框”和有“蜘蛛巨人”之称的捕鸟蛛。在永德大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首次拍摄到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西黑冠长臂猿。

  临沧市还成立了生物多样性保护委员会,划定生态保护红线面积约占全市国土面积的25.6%,各类环境管控单元70个,将生物多样性保护内容纳入环境影响评价,从源头上保护生物多样性。

  近年来,云南各级财政部门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推动云南争当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守护好祖国西南生态安全屏障。

  “十三五”以来,云南财政筹措资金447亿元,加快“森林云南”建设,大力实施退耕还林还草、陡坡地生态治理,构建以国家公园为主体、自然保护区为基础、各类自然公园为补充的自然保护地体系。截至2020年底,全省林地面积4.24亿亩,森林面积3.59亿亩,森林覆盖率达65.04%,森林蓄积量20.67亿立方米,天然林面积2.48亿亩,各项指标均居全国前列。一大批珍稀、濒危、极小种群物种得到保护和恢复,生物资源可持续利用水平明显提升;全省90%的典型生态系统和85%的重要物种得到有效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