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稳质升 贸易大国地位更加巩固

——2021年我国外贸发展综述

作者: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22-01-20

  本报记者 张衡

  2021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冲击,我国外贸依然展现了强劲韧性、实现较快增长,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39.1万亿元,比2020年增长21.4%,与2019年相比增长23.9%。

  专家认为,取得这一成绩来之不易。这既与全球经济形势好转需求回升有关,也与中国依托完备的制造业体系、及时有效填补外部需求缺口有关。商务部有关负责人表示,2021年我国外贸进出口结构进一步优化,高质量发展加速推进,贸易大国地位更加巩固,圆满完成“量稳质升”目标任务。

  货物贸易创历史新高

  据海关统计,2021年,我国货物贸易出口21.73万亿元,增长21.2%;进口17.37万亿元,增长21.5%。与2019年相比,我国出口、进口分别增长26.1%、21.2%。

  以美元计价,2021年,我国进出口规模达到6.05万亿美元,首次突破6万亿美元关口,外贸增量达到1.4万亿美元。在2013年首次达到4万亿美元的8年后,连续迈上5万亿、6万亿美元两大台阶,达到历史高点。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副主任苏庆义向记者表示,外贸取得这样的成绩,主要原因是我国对新冠肺炎疫情控制得好,生产恢复得好。同时,2021年世界经济反弹,也拉动我国外贸增长。

  “在世界贸易复苏的背景下,我国外贸增长可以说是顺势而为,也与我国出台系列稳外贸举措、东南亚国家部分订单转移到中国等因素有关。”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从价格因素看,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进口增速有较大拉动作用。2021年,铁矿砂、原油、大豆等商品进口量减价升,煤、天然气进口量价齐升。“全球大宗商品上涨导致的贸易额增加并不是我们希望的。”白明表示,有关部门及时推出了释放煤炭产能、引导价格回归合理水平等保供稳价举措,部分大宗商品的价格下半年开始回落,受到挤压的外贸盈利空间不断扩大。

  从全球贸易形势看,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布的全球贸易更新报告预计,2021年,全球贸易额将达到约28万亿美元,同疫情前相比增长了11%,其中货物贸易在第三季度达到创纪录的水平。

  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1—11月,我国服务贸易继续保持快速增长态势,服务进出口总额为46767.8亿元,同比增长14.7%;服务贸易逆差下降69.9%,为2039亿元,同比减少4731.2亿元。与2019年同期相比,服务进出口下降4%,两年平均下降2%。

  量稳质升的基础持续巩固

  数据显示,我国外贸量稳质升的基础持续巩固。其中,一般贸易进出口比重提升,对东盟、欧盟和美国等主要贸易伙伴进出口均实现大幅增长。2021年,我国前五大贸易伙伴依次为东盟、欧盟、美国、日本和韩国,进出口分别为5.67万亿元、5.35万亿元、4.88万亿元、2.4万亿元和2.34万亿元,分别增长19.7%、19.1%、20.2%、9.4%和18.4%。同期,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增长23.6%,比整体增速高2.2个百分点。

  外贸经营主体活力有效激发,民营企业进出口更加活跃。2021年,我国有进出口实绩企业56.7万家,增加3.6万家。其中,民营企业进出口19万亿元,增长26.7%,占48.6%,提升2个百分点。同期,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14.03万亿元,增长12.7%;国有企业进出口5.94万亿元,增长27.7%。

  新型业态发展更快,开放平台的作用更强。2021年,我国跨境电商出口同比增长24.5%,市场采购出口增长32.1%,综合保税区进出口增长24.3%,自贸试验区进出口增长26.4%,海南自由贸易港进出口增长57.7%。

  优质产品进口不断增加,先进技术、重要装备和关键零部件进口维护了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2021年,我国出口机电产品12.83万亿元,增长20.4%,占出口总值的59%。同期,进口机电产品7.37万亿元,增长12.2%,占进口总值的42.4%,其中集成电路进口增长15.4%。

  2021年,我国外贸对国民经济和世界经济的贡献日益凸显。据商务部副部长任鸿斌日前介绍,这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在带动经济增长方面,2021年前三季度,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19.5%,拉动GDP增长1.9个百分点。在稳岗就业作用方面,2021年前10月,新增备案登记的对外贸易经营者数量达15.4万家,其中绝大部分为中小微外贸企业,有效带动了就业增长。在改善民生方面,通过积极扩大进口,保障重要农产品和能源资源供给,增加消费品进口,满足人民多样化需求。2021年,脱贫地区共有超2000家企业通过广交会成功开拓国际市场,边境贸易带动400万名边民增收,为兴边富民稳边固边作出贡献。在推动全球经贸复苏方面,深入开展抗疫国际合作,已累计向全球出口口罩超过3600亿只,助力各国应对疫情、恢复生产,促进了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畅通稳定。

  打造新的外贸增长点

  白明表示,当前外贸发展仍然面临诸多不确定、不稳定、不均衡因素。从内部环境看,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从2021年3月起连续下行,10月份达到最低点49.2。从外部环境看,美国开始缩减购债规模,后续可能加息;而英国、日本等国央行已开始加息,带来流动性收缩风险。

  苏庆义表示,由于2021年增速高导致基数高,2022年再实现高增长很难,而随着外部疫情逐步缓解,国外的产业链供应链也在不断恢复。

  任鸿斌也表示,在中国外贸高速增长的背后,必须清醒看到,许多外贸企业特别是中小微外贸企业经营压力增大,困难增多,“有单不敢接”“增收不增利”现象较为普遍。对此,他总结为四大宏观风险和六大微观困难。

  宏观风险方面,一是疫情仍在全球蔓延;二是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抬头,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三是全球通胀上升,并沿产业链从上游向下游传导;四是国际产业链、供应链加速重构,区域化、近岸化、本土化、短链化趋势明显。微观企业主体六大困难可以总结为“三多三少”。“三多”即贸易风险多,很多企业的订单被延迟或取消,收汇风险加大;成本上涨多,海运运价仍处高位,原材料价格上涨;供应链堵点多,多国仍未全面复工复产,港口持续拥堵,全球主干航线准班率从2020年5月的73.6%下降至2021年10月的17%。“三少”即订单少,制造业PMI中,新出口订单指数从2021年5月至12月连续位于荣枯线以下;芯片少,机构预测供应紧张情况可能持续至2023年;制造业劳动力偏少,部分地区外贸企业面临季节性用工短缺。

  对于稳外贸,白明认为,要做好疫情防控保住外贸订单,特别是长三角、珠三角区域做好疫情防控尤为重要。此外,要大力发展外贸新模式新业态,夯实外贸发展的产业基础。

  针对当前我国外贸面临的不确定、不稳定、不平衡因素增多等情况,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做好跨周期调节进一步稳外贸的意见,从挖掘进出口潜力、保障外贸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稳市场主体保订单3方面提出15条政策措施。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外贸新业态蓬勃发展,为国内外消费者提供了便利服务和多元化选择,成为国际贸易合作的新赛道。2021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外贸新业态新模式的意见》,提出了外贸新业态新模式持续健康创新发展的方向。《“十四五”对外贸易高质量发展规划》进一步围绕跨境电商、市场采购、外贸综合服务企业、海外仓、保税维修、持离岸贸易等6种贸易新业态作出规划。

  外贸新业态新模式已成为推动外贸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束珏婷日前表示,在促进外贸新业态新模式发展、打造新的增长点方面,将扎实推进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建设,提升市场采购贸易方式便利化水平,完善市场采购贸易方式试点动态调整机制。同时,培育一批优秀海外仓企业,完善便利服务各贸易市场的海外仓网,稳步推进外贸综合服务企业、保税维修与离岸贸易发展。

  对于如何稳外贸稳产业链,束珏婷表示,要加大稳市场主体力度,进一步发挥出口信保、出口信贷对外贸企业的支持作用,提高企业应对汇率波动风险能力,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为外贸企业切实纾困解难。高质量培育好外贸转型升级基地、国家加工贸易产业园、国家进口贸易促进创新示范区等各类平台等。